首页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
被故事缠绕的人


 雷苙言彻底被静安的态度怒,两只放在身侧的手死死地握成拳,指节因为用力太大,都泛起了白。

 他承认自己隐瞒了很多,但这一切的隐瞒,都是出自对静安的保护,很多时候,很多事,他不想把静安卷进去,他想或许等到合适的机会,静安就会懂,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现在这样。

 虽说生气,但看着眼前脸色惨白的静安,他的心疼超出了所有情绪。

 一直以来自以为是对她的保护,都变成了刺伤她的利器,这是雷苙言绝对不想看到的。

 “所有的事,我都解释给你听,但收回你刚刚说的话。”静安若无其事的把离婚说出口,这无疑是对雷苙言的致命一击。

 他不可能放过她的,他们之间,从来都谈不上放不放过。

 静安感觉眼睛越来越不聚焦,脑袋也越来越晕,醉意渐渐噬着她,正想要张,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可当她听到雷苙言说要把事情全部解释给她,她还是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强着自己保持清醒。因为她太想知道了,所有的疑问,她都想马上解开。

 雷苙言掏出手机拨给了安振衡,让他送苏果回家,可出来的却是林辰,理由是安振衡正在钓妹子,不方便,所以把这个差事交给了林辰,如果搁在平时,林辰是肯定拒绝的,可听到要送的人是苏果,他便没有犹豫的出来了。

 “小辰,她就交给你了,我还有重要的事,就先走了。”雷苙言从果果手里把静安扶了过来,然后又嘱托林辰要安全的把果果送回家。

 “可是…”苏果还是不放心。

 “没事的果果,我需要跟他聊聊。”静安打断了苏果的关心,又拍了拍一旁的林辰“一定要把果果送回去哦。”

 静安的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了,可脑子还是清醒的“走,走吧。”她无力的靠在雷苙言身上,两只腿越来越没力,如果再不走,她可能马上就要站不住了。

 雷苙言弯下身,将静安打横抱起,跟林辰示意以后,大步的走向车子,因为实在晕的厉害,静安这次也没有抗拒,任由雷苙言抱着自己。

 相比来时的速度,雷苙言回程时的速度,可以用‘爬’来形容,因为考虑到静安会不适,所以才开的极慢,回到家,已经是一个钟头以后了。

 静安早就在车上睡了,这倒也让雷苙言松了口气,一方面那么多的问题,他是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解释起,另一方面,雷苙言真的担心静安太累了,又加上她发烧还不知道有没有好。

 想到这,雷苙言蹑手蹑脚的把手轻贴在静安的脑门上,确认了她没在发烧,才稍微松了松气。

 他没有选择把静安抱下车,而是把车里的冷气调高了几度,而后下自己的外套盖在静安身上,就让她在车上睡。

 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雷苙言的眼睛布了血丝,下巴周围也冒出了许多的胡渣,整个人看上去只有疲惫,他的双眼始终没有离开一旁睡得安稳的静安,生怕她突然醒来走掉。

 另一边的林辰并没有按照雷苙言的嘱托把果果送回家,而是带她去了自己的住所,他和家人是分开住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车祸出院以后吧,那个时候的他想尽办法想要逃,从家人身边,从朋友身边,甚至是从以前的自己身边。

 果果和林辰是在上次酒吧之后走到一起的,他们的发展速度快到,几天的时间,他们已经做过情侣之间该做的一切了,只是他们的关系就仅限他们知道,就连林梓都不知道。

 果果时常在想,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其实说白了,他们不算情侣,更像是**,每次林辰打来电话,她就去为他解决他的需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但也许是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开始,她就注定沦陷,一步一步让出自己。

 “林辰,对你来说,我是什么?”果果躺在林辰的怀里,身上还残留在未干的汗记。

 林辰显然没有想到果果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其实也搞不懂在自己心里,果果是什么样的存在,也不懂为什么每次撞见她,他就变成了别人口中那种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生物,他害怕她的拒绝或者是怜悯,所以每次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占有她,这么多年以来,她是他唯一想要主动靠近的人。

 “我…”林辰想说什么,却被果果打断了。

 “算了,别说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享受当下就行了,我并不是那种会拖着男人要承诺的女人。”果果故作洒的自说自话着,其实只是害怕得到自己不想知道的答案罢了。

 果果的故作潇洒,在林辰眼里都变成了一刺,她的话在林辰理解来就是‘我随时做好了离开你的准备,所以不需要有负担。’

 林辰抱着她的手不断地收紧,带着一种想要将她进自己身体的力度,不断的收紧。

 “痛!”果果惊叫出声,林辰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松开了她。

 “你先回去吧。”林辰起身走进浴室,只通知了果果可以离开的消息。

 果果呆了几秒,回过神后便捡起洒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一穿回到身上,而后拿起包包离开。

 伴随着一声关门声,林辰从浴室出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果果的身影,他的手触上了眼上的伤疤,那块该死的伤疤,或许就是他和果果之间最大的距离吧。

 夜越来越深,睡着的不全是最安稳的人,醒着的却都是被故事绕的人…  M.ujIxS.cOM
上章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