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
永远都别离开我


 静安是在雷苙言的房间里醒来的,天快亮的时候,因为气温太低了,所以雷苙言把她抱回来了。

 静安起身,先是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发现雷苙言的身影,便赶紧起身下楼找他。刚走到楼梯便闻到一阵香味“炸排!”静安肯定闻到的是自己最爱的炸猪排的味道。

 “怎么不穿鞋。”雷苙言从厨房出来,就看到赤着脚杵在楼梯上的静安,眉头皱了皱,径直走来将她抱到餐桌那坐下。

 “没有说清楚事情之前,你别随随便便碰我。”静安的眼神里透出一种‘我很不好惹’,雷苙言好笑的看着她倒也没说什么。

 “吃过饭我就把一切你想知道的事,都告诉你。”期间,林管家已经端出了一大锅的粥。

 “静安小姐,这粥可是少爷一大早上亲手熬得,你可得多喝点啊。”

 “可是,我明明闻到炸猪排的味道了,我不要喝粥,我要吃猪排。”静安完全没有理会雷苙言的好意,心心念念的只有猪排。

 “你的状态不适合吃油腻的东西,猪排是买来喂豆丁的(豆丁是静安生日雷苙言送的宠物狗)。”雷苙言的话说的坚决,不给一点商量的余地。

 “那我不吃了。”静安赌气的说。

 “什么时候吃完这碗粥,什么时候我们再聊。”雷苙言盛了一碗粥放在静安面前,然后起身上楼。

 最终静安还是吃完了一整晚的粥,当然中途也是跑到了厨房偷拿了几块豆丁的猪排,穿上林管家递来的拖鞋,静安便蹦跶蹦跶的上了楼。

 雷苙言正坐在阳台上喝咖啡,见静安来了,便往座椅的一边挪了挪,为她腾了块地方。

 “吃完了?”

 “当然了。”静安一股坐在雷苙言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昨晚一觉到现在,感觉自己好像没昨天那么生气了,其实在她内心深处,好像还是相信雷苙言的。

 “有什么想知道的事,问吧,我知无不言。”雷苙言抿了一口咖啡,而后倚在椅背上,望着静安。

 “你和我家有仇么?”静安其实是想问为什么要害爸爸被抓,但想到林馨也不知所踪,便又换了个问法。

 “没有。”雷苙言倒是回答的爽快。

 “那你怎么解释我爸爸和林馨的事。”静安拿起一旁的报纸,将其卷在一起,假装它是一个话筒,放在雷苙言的嘴边。

 雷苙言好笑的看着静安,伸手拿过‘假话筒’,开始回答“首先你爸爸入狱是因为他的公司遇到了财务危机,我承认当时因为林家害你受伤,我很生气,特别代让他吃点苦,但害他入狱的不是我,是他自己,至于林馨,她伤了你,我不可能不追究。”

 静安听着雷苙言的回答,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可他们是我的家人。”静安低着脑袋,声音也变得很低。

 雷苙言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究竟是不是她的家人,这一点并不是那么确定的,当然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他不会让静安知道的。

 “林业华昨天已经放回去了,你可以打电话确认,至于林馨,我向你保证,她不会死。”雷苙言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下个问题。”

 静安本想在为林馨求个情,可看到雷苙言的脸色不太明朗,担心接下来的问题会受到影响,便只好跳过这个问题。

 “我爸爸说,你是回来讨债的,我们家欠了你什么吗?”

 雷苙言的脸色变的比刚刚更差了,可他却很快调试好自己的情绪,揽过静安的后脑勺,又将自己的脸凑到静安面前“欠了,你!”

 静安知道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

 “下个问题!”

 “好,下个问题。”静安一秒恢复了严肃的模样“我想问你,你有什么兄弟么?”

 “恩?”雷苙言被她问的一头雾水。

 “我昨天见到了一个人,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

 雷苙言瞬间猜到了静安所指的人是谁,Abel。“你在哪见到他的?”雷苙言没有想过他会回来,更没有想过他已经知晓了静安的存在。

 “酒吧。”静安有些恍惚,因为,她似乎从雷苙言的脸上看到了害怕的表情。

 “以后如果遇见他,有多远跑多远,听懂了么?”雷苙言死死地扣住静安的肩膀,语气急促,就像是在说什么高危的事情一样。

 “他是谁啊?”

 “你先答应我!”雷苙言根本听不进其他的话,手上的力气加重了几倍,强迫静安立即给他一个答复。

 “好,我答应。”静安把自己的手附在雷苙言的手上,示意他松手,她可以肯定自己的肩膀绝对是肿起来了。

 雷苙言听到她的回答才稍稍放了点心,意识到自己的用力,赶紧松开了静安。

 “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觉得你在怕他?他和你有什么关系?”静安边着肩膀,边问道。

 雷苙言沉默了片刻,开开口“他是我弟弟,亲生弟弟。”

 静安虽然大概猜到他们可能会有不一般的关系,但从来没想过,他们会是亲兄弟,那为什么从小以来,她都没有听说过这位弟弟的存在呢?

 雷苙言看出了静安的不解“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

 “同母异父?”静安这一下子更了。

 雷苙言看着静安张着嘴,一副像知道了什么国家大事的表情,只觉得好笑。“爸妈其实是我叔叔婶婶,我不是他们的孩子。”雷苙言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静安彻底惊呆了“我的亲身父亲,是爸的哥哥,不过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你所见到的那个弟弟,是在我父亲过世之后,母亲生下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我母亲已经离开雷家了。”雷苙言说的很轻松,可静安却听得很心痛。

 “雷苙言…”静安想要安慰,却话梗在口,怎么也说不出来。

 雷苙言看着静安自责的表情,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好了,下一个问题。”

 “可是气氛好沉重,我真的还能再问么?”静安扣着手指,想问又不想问。

 “问吧。”雷苙言不再让她继续扣手,把她的手反扣在自己手中。

 “那我就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恩。”

 “沐清歌…”静安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对“算了。”叹了口气,决定不再问下去。

 “她的父亲,救过我的命,对她,我只是在报恩。”

 雷苙言看出了静安对沐清歌这个问题的在乎,多少还是有些开心的,因为至少知道自己在静安心里还是很重要的。

 救过命?静安显然有些意外,可她没有选择继续追问下去,静安突然发现,在他们之间空白的这几年里,雷苙言真的经历了很多,经历了很多静安可能远不能想象的事情,而这些事都变成了雷苙言的伤疤,她不愿再去一一揭开这些伤疤,因为她知道雷苙言会疼。

 外边现在高照,透过阳台,静安看到园院里刚刚吃正趴在草地上补觉的豆丁,几天的时间,从一开始刚见时的小矮子,豆丁已经‘出落’成一个比花园里的板凳还要高的‘巨婴少女’了,也难怪,它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不长壮壮才奇怪吧。

 “雷苙言,我们去找豆丁玩,”静安拉着雷苙言,指向花园的位置。不是有专家说过么,宠物对人来说,有治愈的功能,静安觉得雷苙言需要治愈。

 雷苙言倒是没有拒绝,起身任由静安将自己拉去了花园。

 “小豆丁,快过来。”静安朝着正酣睡的豆丁叫唤着。

 可豆丁并没有理会她,只是在草地上打了个滚,继续睡着。

 “嘿,你是狗又不是猪,就知道睡,今天你必须起来跟我玩。”静安起袖子,大步的迈向豆丁。

 雷苙言站在原地,笑看着静安将地上的豆丁捞了起来。

 “雷苙言,快来快来,它太重了,快帮我。”豆丁在静安怀里大力的动着,想挣脱她的怀抱,本来对静安来说就超重的豆丁,这一下子就更难掌控了。

 雷苙言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就只有林静安能干出这种损狗不利己的事了,人睡得好好的,她非吵它,但雷苙言还是上前从静安怀里抱走了豆丁,可豆丁一到了雷苙言怀里就变得超乖,还时不时的伸出舌头着雷苙言的手。

 静安看着豆丁的反应,暴脾气瞬间上来了,又从雷苙言手中将豆丁抱回来,可一抱它它就又大力的挣扎起来,无奈只能又重新给了雷苙言。

 “这都什么时代,连狗都这么重轻友。”

 静安此话一出,雷苙言便没憋住笑了出来,就像阳光的暖度,卷走了所有的霾。

 静安心想,‘不是说宠物治愈人么,这一想怎么感觉是自己逗笑了雷苙言呢?’不过不重要了,雷苙言能开心就好了。

 静安和雷苙言的第一场大战,换句话说,是静安单方面发起的大战,在这个阳光正好的上午,宣告结束了。

 “雷苙言,为了弥补我错怪你这件事,可以允许你提一个要求。”

 他们并肩坐在花园的摇椅上,阳光洒在他们的背上,暖洋洋的,豆丁在雷苙言怀里睡得也比刚刚更安稳了些。

 雷苙言似乎对静安歉意感到很意外,因为这个小霸王,从来都是个不会主动服软的人。

 “你就提吧,除了要精神损失费,我什么都答应你。”静安扬了扬下巴,肯定的说。

 雷苙言看着静安一副信誓旦旦要弥补的气势,而后开口“那我说了?”

 “快说快说。”静安展现出一副摩拳擦掌要做大事的气势。

 雷苙言转头认真的看着静安,缓缓开口。

 “永远都别离开我。”  m.UJiXs.Com
上章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