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
终究是会过去的


 他们订了第二天下午的机票回国,临走之前,他们到医院和裴慧珊告别。

 那是裴慧珊第一次见静安,即使不止一次从Adel的手机里看过她,却总是没有面对面见到来的亲切。

 裴慧珊握住静安的手让她在她的病旁坐下,手掌无意碰到静安手上的戒指。

 “这戒指…”这是当年的那枚戒指,她记得,可她却不敢相信雷苙言竟然一直留着它。

 “这戒指很适合你!”裴慧珊用手指在那颗蓝色的宝石上摩挲着,眼里却在不知不觉中早已噙了泪。

 静安知道这枚戒指背后的意义,自然也能理解裴慧珊的眼泪。

 静安向裴慧珊讲述了很多雷苙言的事,她想这些应该都是裴慧珊会想关心的事吧。

 雷苙言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们有说有笑。

 此刻的静安好像变回了那个快乐的静安,她绘声绘的向裴慧珊讲述过去那些好玩的时光,甚至激动地时候还做起一些滑稽的动作,惹得裴慧珊哈哈大笑。

 “其实还有好多好玩的事,只不过我一时之间记不起来,没关系,等我想起来了再跟您说…”静安说到这才想起来他们马上就要回去了,突然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我可以跟您视频讲,反正也很方便。”

 “好!”裴慧珊点了点头,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笑,现在她终于知道雷苙言为什么会喜欢静安了,她这样的孩子,怕是很难有人会不喜欢吧。

 “苙言你去外边看看Adel来了没,我让他帮我去取东西,差不多也该来了。”裴慧珊有意支开了雷苙言,虽然看出了她的刻意,但雷苙言还是出去了。

 确定雷苙言的脚步声已经远了,裴慧珊才偷偷摸摸的从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铁盒递给静安。

 “这是?”那是一个看上去就有一定年代感的盒子,从锈掉的字迹中可以模糊的辨认,那是一个用来装糖果的普通的盒子。

 “孩子,这个盒子你帮我保管,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帮我把这个交给苙言,这里面是我这么多年想对他说的话。”

 “您一定会好的。”静安宽慰道。

 裴慧珊只是苦笑了两下,似乎是在笑静安这种笨拙的安慰。

 “还有这个。”裴慧珊把手腕上的玉镯拿下来,到静安手上“我没有什么能给你的,这个是我当年的嫁妆,希望你不要嫌弃。”

 “不,我不能要。”静安推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虽然我知道绍芬一定也对你很好,你可能也不缺这些,可我真的想要为你做点什么…”

 静安没有再推,因为她在裴慧珊脸上看到了一种渴求,当然还有一种荒凉感。

 “谢谢你能来。”

 医院天台,Adel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向雷苙言道谢。

 “她的身体?”雷苙言其实看出裴慧珊在强装,好几次在雷苙言借口看向别处的时候,裴慧珊都会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其实这些雷苙言都知道。

 “估计撑不过这个月。”Adel实话实说“她不希望你看着她走,这一次权当你是跟她告了别了。”

 “恩。”既然这是她的决定,雷苙言尊重“先走!”说罢雷苙言便转身。

 “哥!”

 雷苙言停住脚步,但却没有回头,Adel微笑着看着雷苙言的背影,而后大声的喊道:“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哥!”

 他的那声‘哥’叫的尤为的大声,至少在雷苙言听来是这样。

 雷苙言仍旧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Adel的脸,却挂上了一抹笑“国内见!”他留下了一句话,便扬长而去。

 Adel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这还是第一次,他感觉自己在面对雷苙言的时候,感觉这么轻松。

 曾经他们总是习惯把自己锢在怨恨和抱负的牢笼中,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跳出那个牢笼,外边的世界是那么的轻松和美好,他们把那个牢笼想的太坚固了,可事实上,只要你稍一用力,你就逃的出来。

 裴慧珊的葬礼在雷苙言和静安回国后的第五天举行,温晴在温晟慕的陪同下赶了回去,而应她生前要求,雷苙言和静安没有参加。

 葬礼按照她的意愿,办的很低调,只有家里人参加,可介于她和温德的关系,她的离开却无疑被记者们炒的沸沸扬扬。

 静安进到书房时,雷苙言正静坐在电脑桌旁,电脑屏幕上是葬礼会场外的相关报道。

 “这给你。”静安将裴慧珊嘱托她交给雷苙言的盒子递到雷苙言跟前。

 静安看到雷苙言盯着那个盒子久久的发着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们之间从回来就保持着一种微妙的状态,基本上静安都没怎么开口跟他说过话,他也不像之前那样总是贴着静安,尽量给了她一些空间。

 这还是这么多天他们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交流。

 “你,还好么?”静安当然看的出来雷苙言很不好,但她实在想不出更好地开场白了。

 “恩。”雷苙言应。

 “哦。”

 “这盒子是我百岁宴时候用的糖果,没想到她还留着。”雷苙言的声音听起来干涩到让听得人觉得心里苦苦的。

 他打开了盒子,里面零零散散的放着几张照片,都是雷苙言每年生日时候的照片,看拍照的角度,应该都是躲在远处偷拍的。

 每张照片的背后都有一句同样的话:对不起!

 可是这简简单单的这三个字,背后蕴含着的情感,却好像只有雷苙言和她两个人能够明白。

 雷苙言将照片紧紧的握在手里,坑着脑袋,泣起来“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他一次一次笃定的对着照片回应着,可残酷的是,她听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

 这还是这么久以来,静安第一次见雷苙言哭,她顿时觉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一直以来,她所见到雷苙言为数不多的几次脆弱,都是因为裴慧珊,即使他不说,他一直用怨恨用逃避来躲藏自己的真心,但静安看的出来,他心里应该是很在乎他的母亲的。

 因为在乎,所以害怕面对;因为在乎,所有畏手畏脚;因为在乎,所以恨,所以脆弱,所以手足无措…

 静安绕过桌子走到雷苙言面前,伸手揽过他,让他把头埋在她的腹前“没事的,都会过去的。”

 是啊,都会过去的,这件事她是有发言权的,可能未来你会无数次的想起,然后你会痛。

 但,这一切,终归是会过去的。  M.uJIxS.com
上章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