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
有些生离,就是死别


 “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们。”叶绍芬哭丧着脸,紧握着静安的手始终不肯放开。

 昨天才刚刚办完孩子的百宴,今天就要送静安离开,在这样的反差下,离别总是变得分外的伤感。

 “到了记得给我们报平安。”雷震海也在一旁嘱咐着,他虽然一向不善言辞,但眼神中的关怀却是让人一目了然的。

 “哥,你呢,你有什么话要说?”欣瑜见雷苙言一直不说话,便在一旁想要旁敲侧击出什么劲爆的离别感言。

 大家便把目光全部放在雷苙言身上了,期待着他的回应,看的他浑身不舒服。

 “我…”雷苙言张张口,却始终组织不起那些细碎的语言,最后只道了一句:“一路平安。”

 大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显然都比较失望。只有静安,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我走了,放心吧,我可能很快就因为外国的月亮没有中国的圆这样的理由而回来,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哦。”静安上前给叶绍芬和雷震海分别送上了拥抱,却在雷苙言面前止住了脚步。

 “再见,雷苙言。”她只是朝她挥了挥手,道了声再见。

 就在欣瑜拉着静安即将走到林梓的车前时,身后的一阵重力突然将静安拉了过去,转瞬间,静安便落入了一个熟悉却又久违了的怀抱中。

 “再见,林静安。”他的声音虽然很轻,却在静安的心里掀起了不笑的波澜。

 这个拥抱持续的时间很短,因为就在已经坐在驾驶座的欣瑜准备掏出手机将这一幕拍下来的时候,雷苙言已经松开了静安。

 静安是被雷苙言进车里的,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雷苙言的那个拥抱会让她觉得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不想被松开,她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种恐慌感,就好像,这将是他们之间最后的一个拥抱了一样。

 “我们走了,不然时间赶不上了。”欣瑜看了眼时间,再不出发静安可能就赶不上飞机了,虽然她也确实不想她赶上这趟飞机。

 “馨馨,你送完安安也早点回来,林梓接上他姑姑一会就到,你得赶回来招呼,但还是要注意安全。”叶绍芬趴在窗户口嘱托着。

 “知道了妈,你真啰嗦!”欣瑜边说边发动着车子。

 “我们出发了,大家保重。”静安说话间没有看向川外,因为她不愿意看到大家不舍难过的表情。

 车子缓缓的离开,雷震海扶着正泣的叶绍芬进了屋。只留下雷苙言始终站在那里,一直看着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也始终也不愿意离开,雷苙言从来不知道分别有这么痛。

 很多时候,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而又有些时候,生离就是死别。只是当人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太迟了。

 ——临时播一条重大消息:上午十点,本市通往机场的高架桥上发生了一场重大车祸,一辆车牌号的白色轿车,也就是失事车辆失控落入江中,车内人员生死未卜,我台将…

 车牌号?是馨馨和安安?!

 “嘭——”叶绍芬手中的杯子掉到了地板上,留下了一声闷响,而后便不省人事了。

 雷苙言拿上钥匙便冲出门,一路开往了新闻中所指的事发现场“不会的,一定不是她们,一定不是!”他在路上一遍一遍的否定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给他足够的力量撑到那儿。

 高架桥已经被封起来了,一律不许外人进入,所以自然有人拦住了雷苙言。

 “滚!”

 拦住雷苙言的小警察看到他脸上那嗜血的表情后不竖起了汗

 “先生,这里不让外人进入,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小警察硬着头皮继续对雷苙言施加阻拦。

 “我再说一次,给我滚!”雷苙言的表情越来越阴暗,他迫切的需要进去确认,自己的否定是对的。

 他推开阻拦自己的小警察,跨过警戒线进入了案发现场。

 两旁的铁栏已经被撞得变形了,还有部分烧焦的痕迹,车子的残渣被陆续的捞上岸,虽然雷苙言不想相信,可是残渣中掺杂的那颗散发着蓝光的戒指却让他不得不相信。

 “雷哥,你怎么来了?”这次出动任务的搜救队田队长,是雷苙言以前部队带过的兵。

 “人,找到了么?”雷苙言没有回应他的问题,而是问出了对他来说,可能这辈子最最艰难的问题。

 “还没有。”虽然不知道雷苙言为什么会过问,但田队长还是如实回答着。

 可这句话刚落,就有人朝着他们大叫道:“队长,捞到一个,但是已经死了!”

 听完他的话,雷苙言只觉得脑中像炸开了一样,他甚至比田队长更快来到那具被浸的尸体旁。

 虽然不想记得,可他还是记得,欣瑜早上出门穿的就是这件衣服,他该死的记得!

 “身体局部烧伤,应该是车子爆炸造成的,死亡时间大概半个小时。”法医想伸手去拨开她的头发,好看清楚她的脸,却被雷苙言扼住了手腕。

 “滚!”这是他所能想到唯一的话了,甚至连这个字都透支着他的力气。

 他小心的抱着欣瑜,深怕稍微用点力会让她更疼“对不起,哥来晚了,哥送你回家。”他抱着欣瑜刚走了两步,就看到了以和他同样的方式闯进来的林梓。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林梓站在和雷苙言相距不到一米的地方,却始终不愿再靠近一步。

 雷苙言走向他,将欣瑜送到他的怀里,动作轻微的像是在传递什么易碎的珍宝“带她回家!”

 “好,我是得带她回去洗洗,这丫头最怕脏了,现在这样她肯定受不了。”林梓说完便抱着欣瑜离开了,小警察本想克忠职守的拦住他,却被田队长用眼神制止了。

 “队长,雨越下越大,是不是停止搜救,现在来说就算有人,生还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的。”

 “那…”田队长刚想要求收队。

 “给我继续搜!”雷苙言却赶在他之前勒令。

 “继续搜!”田队长向下属重复道。雷队长从在部队就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对雷苙言的话言听计从。

 虽然雷苙言现在退下来,这些年轻的警察可能不怎么知道他,可是对于田队长这些人来说,雷苙言一直以来就是一个传奇人物。

 因为雷苙言的一句话,搜救队从上午搜到了下午,再到晚上。雨下了一天,雷苙言就站在雨地里看着搜救队的人搜救,他心里一直还存在着一丝期待,会不会静安还没有死?

 可当看到属于静安的鞋子,包包,衣服碎片被一件一件的捞上来,雷苙言的期待却不得不一分一分的减少。

 安安,就算你想离我再远都好,苏黎世,北海道,都可以。我也可以接受你离开一年,两年,甚至更久,我都愿意接受,只要偶尔让我知道你的消息就好。

 可为什么连跟我存在在一个同一个时空里,你都不愿意?…  m.UJiXs.Com
上章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