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
前所未有的恐慌感


 静安本以为能遇到果果已经够巧了,可却不曾想到,更巧的事儿还在后头呢…

 “苙言哥哥,是这间么?”

 静安刚从口袋掏出门卡准备开门,就听到电梯口传来了那个她恨到想要当即上去扼住她喉咙,送她去地狱的人的声音。

 沐清歌拿着房卡招摇过市走在前面,她的欣喜完全反映在脸上,看在静安的眼里格外的刺眼。

 当她略过静安的时候,因为那阵无法遏制的恨意,静安整个人都发抖起来,手上的房卡也是不自觉的掉到了地上。

 雷苙言将静安的一切反应都看在眼里,他尽量掩饰着眼底的心疼,他知道现在不是他可以心软的时候,他会用他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她,那些丑陋不堪的事,还是让他来吧…

 其实那天和静安聊过之后,雷苙言直接飞了一趟苏黎世。

 他到了温家,追问温德当年的事,温德起初不愿告诉他,可想到静安脸上越来越少出现的笑容,温德还是决定告诉他,因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谁比他更加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

 温德知道,或许也只有雷苙言可以帮助静安,保护她,让她重新做回那个不是一心想着复仇的快乐的静安,所以他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雷苙言从那天开始便按照静安的意愿无尽的疏离了她,他开始躲在角落里默默的将她从沼泽中出,而自己却只身陷了进去。

 他会用自己的方式为静安达成心愿,而他首先要做的第一步就是伤害她,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受到更深的伤害…

 雷苙言弯下身子,将静安的房卡捡起来,又重新递给她。

 “小姐,你的房卡!”雷苙言的开口惹得静安和沐清歌双双将目光投向他。

 静安的眼神中充了哀怨,她真的很想知道雷苙言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为了报复她?还是他真的爱上了沐清歌?如果他爱上了沐清歌,她又该怎么做?

 而沐清歌的眼神中则全是不解,因为在她印象中的雷苙言绝对不是那种会为了陌路人捡东西并客气的归还的那种人。

 静安长久的望着雷苙言,丝毫没有伸手接过房卡的意思。雷苙言拽过她的手,将房卡到她手里,而后绕过她走向沐清歌。

 静安看着雷苙言揽着沐清歌进了房间,却仍呆呆的站在原地。此刻她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感觉,伤心么?仇视么?无解么?可这一切最初不都是按照她的期盼在进行的么?

 ‘可是雷苙言,为什么偏偏是她?现在我要怎么做,要怎么做才可以为欣瑜报仇,如果她真的是可以让你忘记过去重新开始的人,我又怎么忍心?’…

 沐清歌的娇声,穿过墙壁延绵不断的传到静安的耳朵里,任谁都能听出那声音代表着什么,但隔壁的沐清歌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扯着嗓子一刻不停的叫唤着。

 静安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大,尽量让自己忽视隔壁的声音,可她的脑子里仍旧不停的出现雷苙言还有沐清歌在隔壁‘战’的场景,心里越发堵得难受,她拿起手机和房卡出了门。

 夜已经深了,街道上却还是人声鼎沸,一路上静安都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可每每回头却又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静安漫无目的的晃悠着,看着这所城市的喧嚣,静安反而觉得自己融不进去了,就像她在某首歌中听到的话,‘孤单是一群人的狂’,最后,静安进了一家百货超市,提了大大小小好几瓶酒出来,又重新折回了酒店。

 隔壁沐清歌的声音从开始的娇嗔转变为了声嘶力竭的哭闹,静安不解,就买了个酒的功夫,怎么隔壁就‘做’崩了?出于好奇,静安将耳朵贴在墙壁上,想要听清沐清歌在闹什么,可隔壁却突然静下来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不一会隔壁传来了开门声,静安飞速爬到自己门口,透过猫眼悉着外边的情况,从隔壁走出来的是一个她从没见过的男人,他穿着一件背心,看上去有些邋遢,而且长得凶神恶煞的。他肩上扛着衣衫不整的沐清歌,怪不得隔壁会突然安静下来了,原来是沐清歌晕过去了,至于是被敲晕还是哭晕的,静安就不知道了。

 这形式静安是越看越迷糊了,对面房间里不应该是雷苙言和沐清歌么,怎么会平白无故多了个人,而且还是他扛着沐清歌出来的,那雷苙言呢?

 正当静安不解的时候,猫眼突然被什么人从外面堵住了,接踵而至的便是急促不安的按铃声。

 “谁,谁啊?”静安的视线被完全挡死,根本看不清门外站的人是谁。

 外面的人完全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只是敲门声伴随着按铃声越发的急促了。

 静安被烦的不轻,便没好气的打开了门,她倒想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

 门刚一开,静安就被面走来的人吻住了,热烈而又急切的吻,像是要将静安所有的力气都离了一般…

 “唔…”静安看清了来人,是雷苙言,他不是应该在隔壁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她这儿,还不由分说的吻了她?

 静安拼命想要挣脱,可眼前的这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控制住了她,她根本难以动弹。

 等到雷苙言终于肯放开静安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久到静安被他钳制住的两只手臂都出现了淤青,嘴巴也都肿了起来,头发更是糟糟的贴在脸上…

 “你到底在干嘛!”这是静安被放开以后说的第一句话,她一只手整理着自己贴在脸上的碎发,另一只手不断地擦着嘴,眼神里带着无边的嫌恶。

 雷苙言自是将静安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了,但他很快收起了眼底的伤感,无所谓的开口道:“这,就当做是你送我的订婚礼物吧。”

 他的话里带着一种漠然,那种漠然与方才的火热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让静安觉得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而已,可嘴间的痛感以及手臂上的淤痕又向她证实着刚刚的一切。

 “疯子!”静安瞪着雷苙言,像是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可雷苙言的反应却轻描淡写到静安不得不收回了她的眼珠子。

 “或许吧。”说罢,他向静安挥了挥手,而后洒的离开,那感觉像极了那些吃了霸王餐拍拍股走人的渣渣。

 雷苙言像之前一样,有一次消失在静安的生活里了,对此,静安本是没有什么在意的。

 直到从温德那儿听说,雷苙言已经知道了一切,静安才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感,那种恐慌感一直持续着,直到一则新闻的出现,而彻底变为让她束手无策的慌乱…  m.UJiXs.Com
上章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