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
放弃与坚持


 那天之后,雷苙言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现,可每天早晨沐清歌出门回来,都会发现门口放着一些东西,有时候是补品,有时候熬好的汤,有时候是衣服,有时候是静安喜欢的小零食…

 她们都知道送来这些东西的人是谁,只是静安不愿提起他,沐清歌也就不提。

 因为他们都需要这样,慢慢放下。

 和平常的很多个早晨一样,这一天沐清歌依旧陪着静安在院子里晒太阳。可沐清歌却也能感觉到,静安的情绪从一早开始就不怎么高涨,甚至可以说有些萎靡,她们周遭的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连这么炽烈的阳光都驱散不开的阴郁气息。

 “心情不好么?”沐清歌清了清嗓子,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关心着静安。

 静安没有回答,仍旧眼光木讷的盯着头顶的那颗栗树,似乎并没有将沐清歌的问题听进去。

 隔了很久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将眼光从树上挪到沐清歌的身上,认真的问道:“沐清歌,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我这里,去过你自己的生活。”

 沐清歌一时间被她的问题问傻了,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其实四年前我说原谅你的那天,我就真的已经不怪你了。”静安用那双让人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眼看着沐清歌,像是想要沐清歌能从她眼中看出她已经选择原谅了她的诚意,她一直瞪着眼睛,一眨也不肯眨。

 “好了,我知道了,快别一直这么盯着我,我感觉瘆得慌。”沐清歌故意开玩笑道。

 “既然你知道,那你干嘛还一直留在我在这,你完全可以去开始你自己的生活啊。”

 沐清歌一眼就看穿了静安的心思,她无非是想把所有人都赶走,然后一个人自生自灭。

 静安因为之前的车祸肾脏受损,又加上长时间的劳心劳力,身体状况特别的差。四年前在伦敦的时候,经过了很多次抢救,进了很多次加护病房,医生说她的求生意志太弱,能不能撑下去要看她自己的。

 那段时间,沐清歌每天都在她病前跟她说话,跟她讲着她离开后,雷苙言过的有多不好;讲着因为担心她,温德现在的身体有多差;讲着大家有多么担心她;讲着如果她死了所有人会有多痛苦…

 也正是因为这些话,静安奇迹般的好了起来,沐清歌知道,她是放不下,放不下那些放不下她的人。所以她用了四年的时间,等待着,等待着总有一天,自己能被放下。

 不得不说,雷苙言那天的‘落荒而逃’,让她以为自己等到了,等到了被放下的那天。所以她现在在告别,她又想变回到之前那个连自己都放弃自己的林静安了。

 沐清歌突然从座椅上站起来,她强忍着失望,强忍着慌乱,对静安吼道:“林静安,你迫不及待的想把所有人的未来都安排好,淡出他们的生活,我不拦着你。你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自私的选择继续活着还是了无牵挂的去死,反正我也拦不住你。可我你就不用心了,因为毕竟我们非亲非故,你的死活也不会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要走要留全看我的心情。所以现在你当我是在弥补也好,在可怜你也罢,我都会一直留在这儿!”

 静安没有想过沐清歌会这么激动,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我只是觉得你牺牲掉自己的所有时间,在这陪我,对你很不公平。”静安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脑袋,不敢看沐清歌。

 “公平?林静安,你是不是忘记了,是我害死欣瑜,是我害你变成现在这样,是我害了所有人,如果要说公平,四年前,你就应该杀了我,而不是仅仅因为一个梦就放过我,让我现在能在这跟你讨论那所谓的‘公平’。”

 四年前,沐清歌刚开始被静安带到伦敦的时候,心的仇恨。被雷苙言毁掉了一切一无所有的她,那时一心只想着报复。她见人就咬,医生、护士,基本靠近她的人都会被她咬伤,她抗拒治疗,抗拒被人碰触。

 就在她的身体以及精神状态每况下的时候,是静安打醒了她。

 那是她们到伦敦后,静安第一次出现在她的病房。像往常一样,沐清歌赶走了每天都会被她以同样的方式赶出去的护士,正准备把自己蒙到被子里,可被子却突然被什么人给抢走了。沐清歌一边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一边想去抢回被子,可却在看到来人是静安的时候,突然安静了下来。

 其实当时沐清歌是惧怕静安的,谁有不惧怕那些自己曾经亏待了的人呢。

 “你想干什么?”沐清歌将自己蜷在病上,完全没有了对待医生护士的那种嚣张气焰。

 静安没有说话,只是一步一步的向沐清歌靠了过来。

 沐清歌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高级戒备的状态,她害怕静安的靠近,害怕静安会伤害她,因为对于静安的伤害,她没有资格像想对待雷苙言一样去报复回来,她只能承受,因为这是她亏欠她的。

 “你再等等,再等等,我会把我的命赔给你的,不是现在,你再等等…”沐清歌突然跪倒病上,冲着静安拼命的恳求着她。

 静安没有想过沐清歌的状态会差成这样,身体上的很多伤口因为她不配合救治的原因,都已经开始溃烂脓了,整个人瘦的更是了像。蓬头垢面,眼神涣散,她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伦敦街头的汉,甚至还不及那些汉。

 静安坐到她的病上,抬了抬手。沐清歌以为静安是要打自己,下意识的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等待着静安冰冷的巴掌落到自己也不能确定的身上的某个角落。可她等到的却是一双温暖的手,一双紧紧地包裹住自己的手的温暖的手。

 诧异,恐惧,感动。

 沐清歌用那种复杂到连自己都分不清的眼神看着静安,看着静安拿过边柜子上的棉签,为她仔细的擦拭着袒在她胳膊上的伤疤。

 看到沐清歌因为害怕而不住颤抖的身体,静安便开口道:“别害怕,虽然在到伦敦之前,我一心只想让你变的和我一样生不如死,一心想着杀了你为欣瑜报仇,可我现在不会再这么想了。”

 果然,仅是一句话,便让沐清歌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放松。

 静安松开了她的手,又把用剩的棉签重新放到柜子上。“女孩子,身上留疤很丑的,我会给你安排这里最好的医生,好好接受治疗。”

 被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宽恕她的人宽恕,沐清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身体里的某个冰冷的角落在慢慢回暖。

 那天之后,沐清歌没有再见过静安,她积极地配合着所有的治疗,身体和精神状态都越来越好了。

 “沐小姐,你的身体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按照林小姐的代,你可以出院了。这张卡是林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你可以拿着它开始你新的生活,回国,或是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都可以。只是,林小姐最后有一句话给你,‘我恨过,可那太累了,所以我放下了。希望你也放下’。”心理医生为沐清歌做完了最后一次心理治疗,便按照静安之前的嘱托,将她的话还有让他转的东西,原封不动的转交给了沐清歌。

 沐清歌接过卡,一时之间竟有了一种,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应该何去何从的迷茫感。

 其实这么短短的几天,沐清歌真的想通了很多。虽然她依然很恨雷苙言,可却也渐渐地开始能理解他了,毕竟最开始做错的是她自己,他会那样做,其实都是为了那些曾经被她伤害过的人。她想过要报复雷苙言,可静安的大度与坦然,却又让她无法坚定自己想要报复的信念,她或许也能像静安那样,试着放下。

 迷茫渐渐变的清晰,她想留下来,或许总有一天,静安可以教会她,如何才能彻底放下。

 沐清歌是在加护病房见到静安的,其实在上次她们见面之后,静安便进了加护病房,她的身体太虚弱了,又加上求生意志太弱,所以一直都处在危险期。

 沐清歌知道,是因为她没有牵挂了。

 为了刺静安的求生,沐清歌撒各式各样的谎,告诉她雷苙言和温德,还有所有她牵挂的人都很不好,也正是因为这些谎话,静安奇迹般的了过来。

 沐清歌就这样陪了她四年。这四年,静安教会了沐清歌放下,沐清歌教会了静安坚持。

 可现在,一直在这坚持的人却成了沐清歌,而静安,却只想放弃…  M.uJIxS.cOm
上章 总裁大人,总裁别追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