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銹母全攻略 下章
第十六章
***the mom***

 我不应该答应儿子的无理要求,犯下替他手的愚蠢错误的…真的,我不应该答应他!

 之所以那天晚上会糊里糊涂的答应了,一来是因为我实在害怕失去儿子,害怕坚持拒绝会导致母子亲情遭受毁灭的打击。

 而他那含泪眼、带哭腔的可怜样也最终令我心软了,不忍他继续痛苦的“想拿刀割掉。”二来是因为当时他极力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然而到今天,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无情的证明了,任何事只要开了头“下不为例。”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

 自“第一次。”的那晚过后,儿子就恋上了这种不伦的忌游戏,每天都使出浑身解数,软硬兼施,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我替他手,帮他发出最炽热的生理望。

 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苦口婆心的教育过他很多次了,什么道理也都说尽,可是儿子显然不当一回事。

 每次都嬉皮笑脸的跟我打马虎眼,或者是表面上乖乖的不跟我辩驳,但下次却还是一切照旧。

 我这才发现,老公以前说的都是对的,的确很有先见之明,对儿子的太过溺爱使他恃宠而骄,根本就不怕我这个母亲。

 而我也实在对他“凶。”不起来,教育的方式甚至连批评都算不上,顶多只是温情的责备、嗔骂几句而已…

 造成的结果就是,儿子非但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得寸进尺起来,越发放肆的向我展开了进攻。

 刚开始他索取的只不过是单纯的手,后来他说还需要视觉上的足,恳求我光着上身让他欣赏赤房…再后来他的手就摸上去了…

 再后来,母子俩发生了肢体其他部位的接触,甚至就像是真正的夫般互相亲热…我的心态也在逐步逐步的改变着,最早只是被动的、不情愿的去完成一件任务…

 但是渐渐的我的排斥心理减弱了,悄然消失了…而后竟然也开始怦然心动起来,感受到在为儿子服务的同时,我自己也产生了异常的快,而且还越来越强烈…

 特别是,每次当他的一瞬间,滚烫微腥的强劲的打在我的手上、身上,闻到那股带着浓烈男象征的气息,我的心跳都会猛然间加快,脸颊红的发烧,只觉得脚都软了,两腿间也会控制不住的一片

 天哪,这太令人无地自容了!我感到恐惧,真正的恐惧…我知道自己潜藏多年的情已经被他唤醒了,而且正在飞快的复苏…

 有很多次,我心里充了懊悔和自责,想要用最严厉的态度狠狠痛骂儿子,永远斩断这种不正常的关系…

 可是一看到他那哀恳的表情,那含着爱慕的眼神,那对我撒娇的可爱模样,我就怎么也狠不下心来了…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呀!

 正处在青春期的少年,已经有了男的本能渴望,而身为母亲的我是他最亲近的女,会对我产生求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

 忘了是哪个着名心理学家说的,男孩子不都或多或少存在“恋母情结。”

 么?对,一定是这样…他应该只是因为没接触过其他女人,现在暂时在我身上“疯”一下而已,等他长大后有了恋人就会没事了…

 更何况,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不能全怪他…我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因为我自己也…也想的…

 我承认,儿子对我做出这么多不规矩的行为,我除了愧疚和深感罪恶外,更多的是一种由身到心的愉悦…

 每当他贪婪的埋头在我前,恣意把玩着我丰房,着坚硬立的头时,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他婴儿时期的种种情景,当时他不也是这样子着我的汁么?不也让我感到初为人母的极度欣喜、愉悦么?

 在他四岁以前,我们母子俩还总是一起洗澡呢,每天都赤的共坐在一个浴盆里…他早就看过我的体了,这个身子又有哪个部分是他没看过、没摸过的呢?

 这些念头越来越经常的在脑子里浮现,我的防线就是这样一点点的松懈了、动摇了,最后无可避免的走向崩溃…

 好吧,反正只是暂时的现象…你就去“疯。”吧,儿子…让你尽情的“疯。”吧,妈妈心甘情愿的陪你一起“疯。”

 只要你别强迫妈妈逾越“最后的界线。”…除了这条“最后的界线。”外,我们几乎做了所有母亲和儿子绝对不该做、只有夫才能做的事…

 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远超出了正常母子的感情范围…我们像最亲密的夫那样拥抱,接吻…

 母子俩都的赤的躺在上(我还仅剩着内),儿子爱不释手的玩前那对丰的大子,我则帮助他自

 不仅是用手掌帮他自,更多的时候,他喜欢整个人在我身上,让我用两条大腿夹住他起的茎,他就靠我的双腿摩擦来获得强烈的快,把在我内上…

 或者干脆趴在我背上,从后面抱着我,用我两团丰雪白的来夹住那

 以前只是我单方面帮他足生理需求,而现在不仅是我在足他,他同时也在足我…与其说是我给予了他快,倒不如说是我们在互相慰藉着,互相带给对方生理上的极度愉悦…

 甚至可以说,除了彼此的生殖器还没有结合,我们发生了所有的成人常见的行为,只差这最后的界线而已!

 而且这最后的界线也正在变的渐脆弱,随时都会彻底的沦陷…不,儿子…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是天理不容的“伦。”

 呀!会下地狱的…记不清多少次,我残存的理智驱使着我,含泪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

 别担心,妈妈…我们这样不算是“伦”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儿子每一次都是这样安慰着我,找出一大堆振振有辞的理由,令我最终点头称是…

 但是潜意识里还是明白的,这只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我有种预感,这“最后的界线。”最终将不可避免的失守…也许就在不远的将来,很快、很快…  m.UJiXS.Com
上章 銹母全攻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