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3章
 “嗯…在动…”原来小朱的手掌就贴在胡翟的手掌上,手指穿过胡翟指间,也感觉到了肚皮下的震动。是真的!大爷怀孕是真的!朱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感动得想落泪。男人也能怀孕生子!可他不知道,这得有特殊条件才办得到的…

 ***小朱已经退出门外去干活了。我看辜英小心翼翼地扶着大哥坐回上,把桌上的补品端过去给大哥吃。

 “小三,你等我一会儿,我先去告诉我师父你大哥的状况!”他说完也不等我应声,就兴奋焦急地跑了出去。我看大哥津津有味地吃着那碗酱,口水不停地分泌出。“哥,好吃吗?”“当然好吃!师父特地教辜英做的。”

 我咽了咽口水,那碗酱的香味好吸引我啊!我也想吃干爹特别做出来的东西啊!你不晓得我干爹是谁啊?当然是辜英的师父啊!

 辜英叫师父,我和二哥总不能跟着叫师父吧?为了口福,我和二哥早就拜他认他做干爹了,至于太友皇硕灵王爷,我倒是跟着辜英、大哥叫师爹。

 “哥,我也好想吃一口…”我走到前,可怜兮兮地说了一声,我哥总会把好东西留给我吃,这响应该也不例外吧。“不行!”大哥和匆匆走进门的干爹都出声拒绝。“为什么?”我老大不快。

 “那是有身孕的人才能吃的,专补胎儿。”干爹笑骂,还把我推到一边,难道我必须向大哥这样怀孕才能吃到那种美食吗?我恶…“兴儿,我听阿英说你刚才胎动了?”

 胎动…听了我就竖了皮疙瘩,我还清楚记得方才手掌下的脉动,还有,还有小朱那一脸快哭出来的感动模样…“是啊,师父。”“而且听辜英说小孩动很久…”“对啊,师父。”

 干爹又开始皱眉沉思了:“奇怪啊,胎动通常在怀孕四五个月时才会出现…而且,动不久的…男人怀孕的状态,果然不是一般啊…”干爹缓缓坐下来,不知道又开始想些什么医理上的难题了。辜英把我拉到门外。

 “小三,你先回去吧。”叫我回去?我一般都是吃完晚饭再喝个茶才回家的!现在天还这么早,叫我回去?!“干嘛这么早叫我回去?”我皱眉。

 “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辜英有些无奈。“什么多一事少一事的?你给我说清楚啊!”他眼光看着前厅的方向。

 难道跟来这里的奇王爷有关?那个奇王爷也搞什么皇室驾临众人退避的把戏啊?哼!我胡翟天不怕地不怕难道会怕你这个什么王爷!不让我去会会,我就偏去!今天如果是你什么奇王爷的求我去,我可能还不屑去呢!“前厅有…”

 辜英才要开始说话,我就迈开大步往大厅闯。“哎…小三,你别去!”辜英在后头拉着我。“天下大人物我见多了!还会怕他嘛?!太友皇还是我们师爹呢,你别那么没种!”我低声对辜英呛着。

 “哎!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小三你…等等!”我经过侧厢,一脚踩进大厅,一对眼就掉进一潭深渊。楞在当下,有种被捕获的感觉,进退不得、动弹不得…

 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人的俊雅,连我这个自恋的帅哥也自叹不如…不过他,长得跟师爹真像啊!真不愧是兄弟…兄弟?他这么年轻!嗯…皇室里的兄弟姐妹成员年龄差距大,众所周知…“小三,你来啦?”师爹坐在主人位置叫我。

 “师爹…”然后我看到辜英一脸盖弥彰的着急,他瞄了瞄那个奇王爷,还给师爹使眼色…拜托!有这种使法的吗?连奇王爷都看到了,嘴角还微微翘起偷笑呢!师爹豁然一笑,就说:“没关系的,阿英。

 来,我给你们两介绍介绍。奇礼,这是金玉楼楼主胡翟,是我干儿子。小三,这是我弟弟奇王爷。既然你是我儿子,就得尊称奇王爷一声王叔,知道吗?”“知道了,师爹。”

 他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呢,可辈分不能吧。我拱手向奇王叔行礼:“奇王叔好。”奇王爷脸上化开一个涵义不明的笑容,他看看师爹,又看看辜英,才直视我,笑着说:“贤侄免礼。”

 然后他站了起来,哇,个头比我高,他笑道:“本王久闻天下第一楼楼主风采,今一见,方知传闻犹有不及。胡大当家的神采更胜传闻,本王今有幸得见!”我被他赞得心飘飘然,怎么听就怎么舒,这些话还真说不出地受用呢。

 可,我是商人,你知道吧,王叔这种拍马的本领实在小儿科,也不怪他,人家尊贵嘛,怎么可能像我们这些商人拿拍马当家常便饭呢?

 然而,就冲着我硬要进来会会你奇王爷这点,不展示一下我的功夫实在说不过去,这拍马…可是个礼尚往来的运动啊!

 “奇王叔谬赞了,小侄也只是福厚,受先祖庇佑,才能有如此皮相。但若要与奇王叔相比,那自然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了。

 王叔相貌清俊绝伦,小侄一见便心生仰慕,小侄斗胆,还请王叔不吝赐教,让小侄幸有殊荣得以涵养王叔这等气质。”干嘛?王叔你干嘛出那种原来如此的笑容啊?我就是商人,那又怎样?!

 他脸上笑容越发亲切,瞬间有种错觉,觉得那就像我存心逗小朱时会展现的那种笑意,对着我说:“如此,本王僭越了,定会代兄长太友皇教你一些皇室尊荣,让你知晓。”

 …这王爷不懂马就是马、当不得真的吗?竟然真的想教我?但他刚才那种笑…我明白了,王叔要玩是吧?我奉陪!我胡翟可不是那种打输了就夹着尾巴跑的人,你别看我对事情都不甚在意、不喜用心,要是让我认真了,我可是会死滥打、还跟敌手同归于尽的那种人!“如此多谢王叔了!还请王叔代小侄向皇上讨封,封个什么什么公子或爵位的,这样小侄就更有贵族的自觉了,可以学得更快!”

 他脸上笑容越见灿烂,答:“这个自然!”我心里突然窜出一阵寒意。这个奇王叔果然是在耍着我玩的!哼!那就试试看吧!我倒要看看你玩得起玩不起!***

 辜英去了外地工作,他给了小朱加倍的工资,叫小朱在他外出这段时间住在他家好好照顾大哥。干爹、师爹也在辜英出门前两天搬到隔壁院落居住,老人家也说会照顾大哥,让辜英放心出门。

 一晃眼,辜英已经离家两个多月,听大哥说,辜英应该就快回来了。这两个多月,我根本逐渐把手边的事全都移属下了,几乎天天上干爹与辜英家,因为干爹的厨艺能让我这餐还没吃完就已经开始期盼下一餐的来临,每每想到干爹做的菜,嘴里就不自地冒出好多口水…呐!我说的可一点也不夸张!你要是尝过那种会让人再三回味的滋味,就能知道我所说的这种感觉与体验!

 我真羡慕师爹,天天能吃到干爹做的菜!要真能每天都吃到让自己的口腹足的菜肴,就算叫我跟个会做菜的男人在一起,那我也愿意!

 而且干爹煮的饭菜,不仅仅吸引我,我二哥甭说也一定会到。我二哥一来,肯定后头跟着左逢,然后,就连奇王爷也三天两头不辞辛劳地往师爹家跑。大哥、小朱更有口福了,因为师爹、干爹就住隔壁,天天都有好东西吃…

 走进柳山胡同,又想着已经在脑里绕了很多次的想法:是不是干脆把这整条胡同买下来,就不用老是为了美食而跑来跑去的了。

 走进干爹家院落,这院落的格局和隔壁辜英家一模一样。前面一个大院,第一进大厅。没人。大厅左右两侧都有侧厢通到后方,左侧厢往书房,右侧厢往卧房,书房、卧房尽头夹着厨房餐房盥洗房。

 我从左厢进,绕了一圈右厢出,还是没看到半个人。连伺候干爹师爹的小顺子、整理家院的小柱子都不在!

 都要午饭时间了,难道叫我饿肚子?不在这边,那就应该在辜英家!往后院走去,平时停在后院的马车也不在,难道干爹、师爹出门去了?

 出了后门,往辜英家后门前进。一进后门就看见干爹、小朱、小柱子忙着在一堆半人高的草料上擭上泥土。干爹还直喊:“快!快点!不能让草燃起来!”

 这是在干嘛?小朱今天有些不太一样耶…干爹看到我,忙叫:“小三,快来帮忙在草上铺上一层厚泥!”我便快步走过去帮忙,一边问:“爹,这是要干嘛?”

 “我正在做一道菜。”“得这么麻烦?”我怀疑,手边迅速涂泥的动作没停,手上感觉得到从草堆里冒出的高温热气。

 “不麻烦,这里头有两只、两只鸭、两只鹅,还有一堆淹渍过的香菇。够大家吃的。”干爹速度也快。

 多我两只手,没一会儿,不知谁搬来的三大桶泥土,把这堆草盖得密不透风。啊,也没有密不透风啦,草堆底下按干爹指示,留了四个巴掌大的空隙,还是会通风。这样里头还是会燃起来吧?“小朱,你去打水来给大家洗洗手。”

 “好的,老爷。”他灿笑地回答,走开了。不对劲!小朱非常不对劲!“什么是草?”我心不在焉地问。

 “草,成株有三尺高,单脉叶片包卷成杆状,叶面有细毫,喜食,因而全叶甜腻多汁,晒干后,糖分都留在叶里,是一种温和的药引。

 草本烈,却喜水属柔,用来引动药或调和药都是一种上好的材料。还好世人不知其珍贵,到处都有长,未被除尽以获利,否则便很难找了。”

 干爹洋洋洒洒说了一串,我才知道原来易河两岸一大片一大片的草芒,都是草。“用草?这堆草里的是补品?”“嗯,我给你大哥做一味烤熏补身,我们其它人吃鸭鹅。等这堆泥都干了,就可以撬开这堆泥草了。”  M.ujI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