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5章
 然后,这事就这样耗着,只要辜英一天不出现,大哥就急得对我们发脾气。说实在的,我还真没见过大哥如此沉不住气的模样,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吗?

 我平常都只看得见大哥对辜英颐指颐气,觉得大哥必定因为必须要委身嫁与辜英为才心怀怨怼、才对辜英拳脚相向,但如今大哥的焦急却在在显示他非常在意辜英。

 辜英不在这些日子,大哥的肚子吹气球似地涨大,如果不是亲手摸过,那个肚子还真叫人难以置信…

 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我以后也会那样吗?…咳!我在想什么?!我又不想为了有孩子而嫁给男人!再说,据辜英所算,我必须嫁给那个特定的八字才会有孩子,而那个八字我根本死也不想知道、不愿记得,更不用说嫁给男人的可能了,那一定是零!

 我堂堂金玉楼楼主,要我被男人在身下?!杀了我比较快,又怎么可能因此而大肚子!哎!赶紧放下摸着肚子的手,甩开令人憎恶的想法,赶紧走进辜英家,昨天我因为楼里有大事在忙,根本没空过来吃饭。

 一忙忙到今天,下午师爹家的小柱子来楼里通报说大哥有事情,请我回来一趟,所以我一到下工时刻便赶着过来了。

 才走进大院,就闻到一股卤味香,那香甜又惹出我好多口水,更惹得饥肠辘辘的肚子发出好大的声响…不管了!起脚就跑!跑过没人的前厅,往厨房窜。耶!“辜英!”

 辜英回来了!难道大哥是要我过来庆祝辜英回来的?“哎,小三,你来啦?你大哥等着你呢。”“嗯,我知道,师爹叫小柱子去楼里唤我呢!你卤什么?”我欺上前去看那陶锅内的卤味。

 “卤一锅蹄膀呢。你大哥要我卤的,呐,那儿还有些桂香寿面。他偏要我吃这个去霉气,说什么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要吃这些过过运…”

 你看辜英一边煮一边笑着,我说老兄你这么幸福是给谁看啊?我是来顺便吃饭的,可不是来看你有多幸福的…说到幸福…小朱呢?小朱上哪儿去了?从刚进门到现在都没瞧见他。“小朱呢?”

 我问。奇怪…为什么说到幸福我就马上想到小朱?!?!?!“他应该还没走吧,通常他要离开都会先跟我打声招呼…盥洗房吧,应该还在烧热水。”

 辜英才说完,小朱就走进厨房,看到我,他先跟我打了招呼:“三爷。”我对他点了个头回应他。

 “辜爷,我灯都点好了,要回去了。”小朱脸上没有笑容,只有强装出微笑的愁容。看得我像被闷打了一心窝,闷得痛!

 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最近他不是一直很高兴的吗?高兴得我发着梦都想抹了那张笑脸!可他才一愁,我心里就发疼…是不是…是不是王媒婆办妥那件事啦?!“真的不留下来吃了猪脚面线再回去吗?”辜英睁大了眼问着。

 “不了,多谢辜爷。我今儿个有些累…”小朱的声音也是闷闷的、累累的。怎么我的心感觉有些疼疼的…“那好吧,你早些回去休息啊!”“多谢辜爷、三爷,小朱先告退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不能让他就这么回去!我心里的怀疑还没获得证实呢!我也想知道他为什么变得这么忧愁!“小朱!”叫他。他才走到门口,就停了下来,转身过来看我,一脸疑问:“三爷还有事?”“我陪你走走。”我对他说。

 接着拍拍辜英代一下:“我等会儿就回来!你们先吃吧!给我留一份啊!”“没问题!”

 辜英继续忙他的。走向嘴微微张开的、惑的、略带愁容的小朱,看到他这副模样,中差点不过气来:这人怎么这么可爱啊?…可爱?!我如遭电击!

 ***小朱去后院他的小间取薄袄,我在大厅等着。不一样了,他在我眼中已经不一样了…我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光看他?!可不可以不要用这种心态对他?!他…一个男人耶!又瘦又小皮肤又不白的男人耶!

 怎么可能时时牵引着我的视线?!怎么可能左右我的心情?!谁来告诉我,怎么会这样?他从侧厢走出来,还是微微蹙着眉心。我深深了一口气,想冲淡中的气闷。

 “我赶车送你回去吧。”他闻言有些吃惊地看着我:“不敢有劳三爷,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你别啰唆!”

 我抓住他的手腕,就走。他被我拖着,一路走到胡同口我的马车那儿,把他推上马车。一边吩咐我家马夫:“小陈!走!上天玉大街去!”

 “好的哎,爷您俩坐稳了!”我和小朱并肩坐在放下帘子的幽暗车厢里。他低着头兀自沉思。马车离开柳山胡同大老远了,我才低声问:“你怎么了?”他显然地楞了一下,才忙摇头掩饰说:“没事。”

 轻轻地反驳他:“没事怎么会心情不好?”他沉默着不回答,是不愿意说吗?“杜家姑娘给你回复了?”

 他消瘦的肩头抵着我的手臂,我似乎能从那里感觉到他听到我问话后所产生的僵硬。然后才听到他轻轻地嗯了一声。“是拒绝吗?”他缓缓地点了头。

 “…我家世差,比不上一位黄公子…我以为辜爷合的八字一定能成,我想是我抱着太高的期望了。”

 听他语带苍凉自嘲地苦笑着,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抝了一下,微微发疼。想到他如此难过竟是我一手促成的,心中就涌出一股急切,想要紧紧地抱着他,尽我所能地安慰他!

 那急切的渴望迅速漫向指尖,得我皮肤末梢尖针密刺般地疼痛。但我不能这么做吧…不然他会怎么想呢?“呐,小朱,我们去喝一杯吧!”我提议,想使他高兴些,也许喝了些酒…他立刻摇摇头说:“不了,我想回家…”

 我忍着将他涌入怀中的急切想望,故意笑出声,侧向着他,伸出手臂勾扼住他的脖子,把他往自己前带,他额头侧边正巧贴在我的下巴上,我故作轻松地笑着说:“人生何处无芳草?

 天下有此八字的姑娘又不只杜姑娘一人,再找就有了,不要急嘛!很少人提亲讲婚事是第一次就成的,你就放宽心,再请媒人帮你找找…”

 他不语,只是随即深深地了一鼻子气,像是要压抑掉忍着的…哭声?我心一惊,听到他随即又重重了两下。“小朱…”我心疼地喊着他,放开扼着他的手臂,伸出两手扶着他骨瘦的肩膀半转过他的上身让他面对我。

 他撇开低着的头,不愿让我看见他的表情。有种我无法解释的急切驱使我很冲动地就跪到他面前。我的动作让他急得紧闭起双眼,那认命的表情里还带着微蹙着眉的委屈。

 唔…好可爱…缓缓伸出手捧住他的脸,长指勾握住他的后脑。他倏地张开漫着水气的双眼,惊讶地看着我,眼里充惑。

 “小朱…”我的魂都被他这神情给勾走了。下意识地缓缓贴上他微张的,轻轻地吻了他一下。看他一脸惊呆地瞧着我,我又缓缓吻上去,深深地吻了他。到底吻了他多久,我不知道。

 只晓得,我已经深深地眷恋上吻着他的美好,好想…就这样一直吻下去。他一开始吓呆了一动也不动地任我亲,后来也开始学起我亲他的动作,生涩害羞地动着舌头,一下子躲我、一下子与我追逐、一下子与我相抵相亲…“大当家的!天玉大街就到了!”

 陈友竹在车外驾座上喊着。小朱被吓到似地回双手。我慢慢地起身。什么时候,我已经把他在座位上了?他的双手又是什么时候爬上来勾着我的颈项?小朱仍紧闭着双眼,气息和我一样沉重。

 我伸出手,用手背轻轻抚着他的脸颊。“小朱…要在哪里停车?”我才一问,手指就感觉到顺着脸颊滑下的热。我把他哭了?!心头随即一阵恐慌!“小朱?”

 “这里就可以。”他别开脸,快速地坐起身,不等已缓的马车完全停下来,越过我伸手推拽开帘子,跳下车去,钻进一条巷道,离我的视线。

 小朱哭了、逃了…我现在才回神,想起我刚才做了什么!我吻了他!我吻了他!同是男人的他被我亲吻,也回吻了我!难怪他要哭、要逃!握紧拳头,懊恼地用力击了铺着软垫的座位。

 像是嘲笑我迟来的领悟似的,软垫把受击的声响掉,钝闷的声音反映不出拳头强硬的力道所代表的极度懊恼。原来…这就是喜欢的心情啊…我苦笑了。竟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他…

 ***朱喜揪着衣襟不住地奔跑。刚才三爷亲吻他的感觉在他脑海里徘徊不去。全身的躁热无法散去,相反的,体温却异常高升,掉拢住高温的薄袄,跑进家门,冲入自己与弟弟的卧房,反手就关上房门拉上门闩。

 如果能把脑里的情境也关在门外,那有多好…倾身靠在门上着,沉重的声息在自己耳侧响着,急促的心跳声鼓鸣似地在耳膜上跳动着…三爷的一切,如影随形!为什么那样亲我?想起自己一点抗拒也没有,甚至是沉醉在那种该死的美好里,朱喜就羞愧得全身颤栗。

 内心出现一个声音: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怕他怕得不敢反抗,才任他亲吻你!可是令一个声音却诚实地说:你那时根本没感到任何害怕吧?你只是很自然地接受了他的亲吻,又很忠实地随顺自己的反应而回应他的亲吻,如此而已…

 朱喜咽了咽口水,缓缓地伸出糙的手指轻抚上自己干燥的双,忆起胡翟在他上辗转、在他口中肆的甜美,那滋味…  m.UJi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