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10章
 “喔…”“你魂不守舍。”“有吗?”“有。而且已经好几天了,无以为你病了。在我和你小征爷爷看来,你确实病得不轻啊,没药医呢。”“胡说!我健壮得很!”“有吗?”“有!”“你是今天看到小朱才魂魄归位的。”

 “…”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看到我的表情,太爷爷凉凉地说了句:“大概只有我和你小征爷爷才看得出来吧。”

 “所以你们两个在玩我?”我说呢,你两老霸着小朱…是冲着我来的?“你知道小朱的八字吗?”太爷爷意味深长地笑着。

 干嘛突然问我这问题?“不知道。”知道又怎样?知道了又不会不爱他,感情又不是用八字合不合这码事来计量的!“他可没办法让你怀孕喔。”

 太爷爷还是笑得牲畜无害…他说这些事,我并不在乎。但他会提起,一定有他的目的。可看他的样子,就好象他什么都掌握在手里了…感觉让人惊悚的复杂啊…“我对后代没执念!我对他是不小心沦陷的,喜欢就是喜欢,有没有小孩都无所谓!”我认真地剖心迹。

 “但他家人不是这么想的吧,有没有想过要放弃啊?”太爷爷难道真是仙人?

 我们的情况他为什么清楚?细看太爷爷的表情,老虽老,但那个神情非常天真无,没有慈眉善目、没有取笑、没有同情、没有一般老人家对儿孙辈该有的体贴情绪。就只是天真无地笑着。太爷爷为什么要对我讲这些话?猜不透啊…“何必猜?太爷爷我只是提出我的看法。”

 “我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太爷爷你真是一点建设也没有!”太爷爷看着我但笑不语。

 午餐后我刻意留在厨房里,帮小朱收拾,想跟他独处。我看他俐落地拿了个木盆,把所有碗碟往里头放,然后抬到后院的小水沟旁准备清洗,我依旧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

 “小朱,你这几天上哪去了?我去你家找你,你们全家人都不在。”他有些惊讶,然后带着点微笑说:“我们全家回我母亲的娘家泞祥去了。因为今天要上工,所以一路赶路,半夜才回来。”我有些委屈地问:“原来是这样…为什么不事先来跟我说一声,我这几天,天天上你家找你,你们家都没人在,害我以为…”

 他丢下正洗着的碗碟,双手用干净的布巾擦拭干,拉着我的衣袖。“三爷,你不要自己一个人胡思想。我这几天都在想着,要怎么跟家人说我们的事情。

 后来我想到大爷,大爷能怀孕有孩子不是吗?世人之所以认为龙之好非为正统,应该是因为两个男人无法能结果有后代,因而轻视这样的人吧…如果,让我父母知道了大爷的情况,我们是不是就有希望了?”

 他用晶亮亮的清澈双眼看着我,我实在不想让那双眼里出现一丝霾。就在刚才的餐前太爷爷所说的那些话…他没有能让我生子的八字啊!面对他充期待的眼神,叫我如何忍心打碎他的希望…

 我不是也承诺过要帮他一起想办法?难道我就只能泼他冷水吗?我虽然可以不在乎有没有后代,但一般人不会像我这么想吧?想我财大势大,却还是有做不到的事,心中不充溢苦涩。

 伸出双手,把他揽进怀中紧紧抱着,他的头自然地倚在我肩窝里。思考着该怎么对他说,他的八字不能让我怀孕生子,良久后。

 “三爷…”怎么他的呼吸有些?是我抱他太紧了?双手放松了些力气,我缓缓地说:“我们等会儿去找太爷爷,让他告诉你我们家的传统后…我们再来想办法,好不好?”

 ***那天听过太爷爷把我家的祖坟与家世详细解说后,小朱一脸的失望与落寞,说不心疼他是假的。

 只好安慰他说没关系,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和小朱的事在小朱的要求下,小征爷爷与太爷爷都答应保密,所以连我也不能对大哥或二哥说自己有多么喜欢小朱,连带的,想跟他亲热也得偷偷摸摸的,非得要等到他下工了、离开辜家了才行。

 我自己楼里也早在开就开市了,有些新一年的营运计画得展开,必须处理的事情也多了起来,所以几乎都是下工了才上辜英家吃饭,小朱也都会被我留下来一起用餐,然后我就会载着他,有时候上夜市逛逛,有时候回我家把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后再送他回家。啊哈!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没有!小朱一次都没反攻成功!第一次的殷鉴不远,你们以为我会给他第二次机会吗?

 有一次在街上走着,他说他母亲最近老跟他说媒人好象都找不到愿意嫁到他们家的姑娘,他母亲很担心。

 他说要是一直都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那他反而轻松了,似乎还用不着烦恼如何对家人提起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也许最近就能这么轻轻松松地过上一阵子。

 我看得出他眼角的隐忧,不愿意扫他的兴,忙说,是啊是啊,我们在一起时就别再想这些烦心的事情了,该快快乐乐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以致于后来只要在一起,我们都会先把那烦人的问题与情绪丢在脑后,珍惜把握现在能在一块的时间…等等!我不是无论如何都要把小朱永远绑在我身边的吗?什么叫珍惜把握现在的时间?我本来就会一直珍惜把握他的!差点被小朱那种情绪给影响了,不知不觉就被他的情绪牵着走…这样怎么可以呢?小朱一定得待在我身边!就是这样!不管他跟家人怎么说!

 想起他说到媒人找不到愿意嫁到他家的姑娘…嘻嘻,不会是那个王媒婆吧?看来,王媒婆是没把我说的那个怪病告诉他们家啦,只用找不到姑娘来推托。

 看来这倒也间接帮了小朱,让他能比较轻松些吧。胡小严满月后,金玉楼里的事情更多了,我有时候到没时间吃饭,就算想去辜英家也没办法。

 干爹师爹、小征爷爷、太爷爷结伙跑去丽山了。他们离开京城后,奇王叔倒是常常来楼里探望我,还常常给我带些好吃的东西,他们家的厨子也不错的,虽没有辜英与干爹的美味,不过倒也精心巧致。

 比较空闲的时候跟他聊天,他也都会问我一些国家经济大事,我也只能跟他说在商言商的这一套,真要呼应当今皇上所定下的富国大计,只是一介商人的我认为那种层面的经济牵扯太大,可不敢多嘴,所以帮不上忙。

 奇王爷有时候看我忙,也不扰我,等我忙过一阵后,才问我要不要出去蹓蹓。我是很想啦,可是放不下手边的工作,只好辜负他的美意。再说,若我真得了空能出去蹓蹓,我也只想去辜英家看看小朱、大哥、胡小严…

 干嘛要跟个奇王叔这样的长辈出去啊?在外头还要叫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人叔叔,光想着就觉得不大乐意呀…“大当家的,二爷来了。”

 周琦急急领着神情肃穆的二哥进来。看二哥的样子,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否则一向泰山崩于前面不改的二哥,眉头竟紧紧揪着。“二哥…”“小三,不好了!”“我很好啊二哥!”

 “你就快不好了!我刚才去左逢那儿,本来是去找他准备一起吃饭的,却听到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二哥这一年来也隔三岔五就往左相府跑,在左相府已经不单单是个访客这么单纯的身分了,因为左逢的放纵,简直快变成左相府半个主人…

 所以他能听到什么真的让我很好奇。“我在逢那儿看到奇王爷的随侍谢刚,就想应该是奇王爷去找了逢

 谢刚没看见我吧,不然一定会拦着我…我一走进书房没看见人,却听到里头的画室传来声音,听到逢叫了声皇上,还规劝皇上说那样不妥。

 那个皇上说话了,我一听就知道那是奇王叔的声音!他叫逢别劝他了,他决定要娶你,说过一阵子,他就要降旨取胡翟当皇后,谁都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什么?”二哥一脸凝重:“你听到我说什么了!我再多听下去,听到的都是逢劝皇上先栓紧你的心不要躁进的话,我一吃惊,心里就想着得马上来给你报信,赶紧偷溜出左相府,赶了过来。”

 娶我?!栓紧我的心?!那我家小朱怎么办啊?!我又不是女人,管他是皇帝还是谁,叫我嫁给男人?这皇帝脑袋坏掉啊?!“他为什么要娶我啊?我又不是女人!”

 “你认为他为什么想娶你啊?”二哥叹了一声:“都怪我们兄弟三人锋芒太了!”仔细想想我们胡家兄弟几乎掌握了全国大半经济主力,难怪左狐狸愿意娶二哥,难怪皇上要娶我!“不行!我得去大哥家,找辜英,叫他给我想办法帮忙!”***

 进了大哥家,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小朱。刚才一路上我在马车里寻思着,皇帝要娶我,无非为了我胡翟所代表的金玉楼,除非我变得一文不值,否则难逃圣意。如果我也成亲了…啊!他当然可以叫我休啊!如果我要逃,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就算我逃了,小朱呢?小朱怎么办?他可能就真的会去娶生子,然后渐渐地就会忘了我…好难过…不行!他是我的,不管我走到哪,他都是我的,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他也得跟我一道!

 长这么大,他是唯一能让我在意的,我什么都能舍弃,就是惟独他我放不下!问了正在清扫庭院的下人小朱在哪。

 “朱总管正在仆役住的院落代些事情。”我往宅院后头跑,快到时就看到小朱走了出来。接近他,他也看到我,脸上便出现了笑容。“三爷。”一把就掘住他的手腕。“走!找辜英去!”拖着他跑。“三爷,什么事这么急啊?”  m.uJi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