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16章
 “才不是那样…我怕我一碰你就…忍不住…”说到忍不住,他就了好大一口口水。光看他这样,也知道他忍不住什么,我不笑了,浑身抖动着,连带的,我硬梆梆的那里跟他也已经硬梆梆的那里抵着、隔着衣物摩擦着。一声息从他嘴边溢出…我的气息也不加重…“我已经有力气了,小朱…”

 我用亲吻说服着他。怎知下一瞬间,我就被翻倒在卧铺上,他一手放下帘子,另一手抚进我衣襟,压抑了息,柔声地对我说:“你别忙,还是让我来吧,这样你就不会累了…”

 他的声音就这么能媚惑我嘛?我竟晕陶陶地接受了他的建议,痴地看着他俯下靠近我的嘴,接触到他的软时,由衷地呼了口足的叹息,随着他技巧益高超的舌起舞…

 然后,在颠颇的官道上,我又被啃得一干二净了!***因为要赶着到通易,所以一路上让小陈赶了几步路,在隔天傍晚就到达了通易。

 我这一路上才一动他就被他啃光光,这么多天没做,一爱就害得我酸背痛股疼,怎么我就不过他呢?!他个子也没我高,重量也没我重,怎么就这么有力气能得我死死的?

 不过,我是个大男人耶,绝不承认我没力气!是我睡了那么多天不吃不喝还很虚弱,被他啃完我又累得只想睡…我绝对绝对不承认我不过他!

 我只是被他啃过后又丧失体力而已!我们找了家客栈住了一晚,洗完澡一躺上,几乎一沾到枕头就快睡着,根本没心思想…

 小朱静静地靠在我身前,这样安静地抱着他就好舒服,不怀情心的柔软,觉得幸福就要溢出来,这是即使如大哥二哥这等至亲也无法给我的感觉。

 我想我能永远这样抱着他都不嫌腻…第二天我们睡到上三竿才起梳洗,吃完早餐后就去城中大道上的金玉楼分楼,开始进行一些分楼内的巡察。

 其实这趟去丽山,虽不是以巡察为主要目的,但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想我也许能巡察几个点,因为确实如左逢所说,今年我又得全国分楼走一趟,然若不行的话,巡察之事就等回程再说吧。

 在楼里听取楼管的报告同时,我怕小朱无聊,便让他上街去逛逛。小陈也去把我特意安在楼里的伙计叫来私下问话,让楼管以为我只是随意问分楼内伙计,这些属于商行里的稽核程序我便不再多说,知道我一面进行稽查,一边等着辜英的到来就行了。

 午时一刻,小陈就来通知说辜英已经在门口停了车等我。我这边也差不多了解分楼状况,便出了楼管的瓣公厅,到外头大厅跟所有伙计道别,更勉励大家为金玉楼创下好成绩,到年终便能依评鉴分红。

 大伙儿轰然称是地燃起斗志送我出楼。走出分楼,辜英在马车旁笑着等我。那辆马车有些眼,这不是我为了送给大哥二哥而特别买来的三辆卧铺型马车其中一辆吗?

 喔…我明白了,大哥一定怕辜英路上辛苦,所以让他使用这辆马车…才这么想着,就看到大哥从车窗里探了头。

 “大哥!你怎么也跟着来了?”“我只是不想再受罪…”大哥说着还斜了辜英一眼,接着说:“上次辜英去丽山,留我一个人看家。

 这次再去丽山,说什么我也得跟着,总不能看着他去玩,我又在家苦苦等着吧,要去就一起去,这样我起码知道他人在哪里,免得像上次还得出动这许多人力找他。”

 辜英听了,也不好意思地向大哥陪笑。哎唷,大哥,你不想和辜英分开就直说嘛,干嘛拐弯抹角地找这种借口…咦?大哥不想跟辜英分开耶…原来大哥这么喜欢辜英啊!“那胡小严呢?”

 “在旁边睡着。”辜英张望了一下,问我:“小朱呢?”“我上午都在处理些公事,怕他无聊就让他上街去走走了。他说午时就回来…”我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到有个仆役模样的人在分楼门前探头探脑的,一脸找人的样子。

 那人终于鼓足勇气踏入楼里,找了柜上伙计说了什么。伙计立马站了起来,对我喊着:“大当家的,这位客倌找您!”

 找我?谁知道我现在在这儿?跑到这来找我?我转了正面对分楼门口。那位小哥赶紧跑出来弯作揖的,紧张地说:“请问是胡翟胡三爷嘛?”“我是。客倌找我有事?”我安然地承认。

 “爷,您别折煞小的了,小的安信不是什么客倌,而是奉我家安员外的意思来请胡三爷到敝府作客。”安员外?是通易这地方上的第一有钱人安俭良嘛?他怎么会知道我落脚通易?大哥和辜英显然都与我有相同疑惑。

 “安小哥,我并不认识任何安员外啊,何故请我去贵府作客?”“喔,是这样的,我家夫人到城里香火鼎盛的太君庙烧香祈福碰巧遇上朱喜表少爷也在庙里参拜祈福。

 我家夫人是表少爷的阿姨,遇上便把表少爷带回家聊了聊近况。表少爷说午时要离开,可是夫人不舍,于是请我家员外设宴款待,朱表少爷这才说他的子在城里等着他,不离开不行。

 员外于是命小的前来请表少夫人,表少爷见推辞不得,才告诉小的来金玉楼分楼请动胡翟胡三爷便是。”喔,原来是小朱的姨娘家…“安小哥,多谢安员外的邀请,不过如果要我去府上,这几位也必须跟着一起去。”

 我指着大哥、辜英他们。小陈也早就把停在分楼旁的马车拉了过来。安信多看了几眼停在分楼旁的两辆豪华大车,才点着头说:“这当然。胡三爷请随小的来…”

 我和辜英都各自上了车,小陈驾着车缓缓跟在步行的安信后头,辜英则跟在我们车后。我发现马车行进的速度有些快,掀开车门连一看,原来安信快步走着,不像跑步倒有小跑的速度。

 从城中大街拐入另一条大马路,然后又弯弯拐拐地走了一阵,马车速度缓了下来,没一下子就听见小陈呼喝马停的声音,马车完全停了下来。

 “爷,到了。”我掀开门帘走下车,大门很豪华气派,两只石狮伫立左右,从大门两侧延伸的围墙看不到尽头。好大。安信在大门边等着:“三爷,各位爷,这边请。马车可以停在这里,小的请敝府马夫前来看顾。”

 “小陈跟我一起来。安小哥请带路吧。”我、大哥、辜英抱着胡小严、小陈,一起踏进通易第一富人之家。***这座宅第面积还大的,安信领着我们走,光是走到宴客厅就花上了半柱香的时间。

 一被引进宴客厅,安信就从门外退去,里头的谈话声收歇,小朱从位子上蹦地跳了起来,匆忙走过来,伸出手寻到我袍内的手,紧紧握着,脸上神色紧张。不对劲!有问题!“怎么了?”我轻声问他。

 “三,你可敢在我姨丈姨娘面前承认是我?”他蚊鸣似地问我。小朱没头没脑地问着,我心里也冒出诸多疑问,比如小朱为何有此问、比如我敢或不敢承认各可能产生什么后果等等,但身在别人家里,目前的情况不适合追问讨论这些心中的疑惑,于是便回他:“事实上我确实嫁你为,连你父母都认我了,我有何不敢承认的?”

 他明显松了一口气,总算浮出笑容,对我说:“我们过去跟姨丈姨娘请安吧。”“嗯…”这时小朱才注意到大哥、辜英、小陈站在我身后,对他们抱歉地微微一笑打了招呼。小朱没放开我的手,我们就这样走到那桌热腾腾的饭菜前面。“姨丈、姨娘,这是内人胡翟,这位是内人的兄长胡兴,这位是我前任雇主辜英,这位是马夫小陈。

 三,这位是姨丈,这位是姨娘,这位是大表哥安侑云,旁边的是大表嫂,这是二表哥安侑霈,这是小表妹安侑霜…”

 小朱帮我们两头介绍完,只见姨娘一家人皆一脸不信又一头雾水。我一一与他们视线交接笑着朗声问好:“姨丈、姨娘安好。表哥、表嫂、二表哥、小表妹好。”

 这一轮放眼扫过,各人脸色不尽相同:姨丈脸色冷然、姨娘一脸忧虑、大表哥等着看好戏、大表嫂面无表情、二表哥疑惑地笑着、小表妹却面有怒。“那个…小喜…咳咳,都坐下来吧。”姨娘说着呛到。等我们都入了座,小朱便先发话了。

 “姨娘,我确实已娶,绝没有瞒骗姨娘,还望姨娘为了侑霜表妹的幸福…”“喜表哥!娶个男人…这终究不是正途啊!”安侑霜看着小朱却飘过一眼来瞪着我轻叱。

 “霜儿!”安员外怒喝安侑霜:“这哪容得你多嘴嘛?”安侑霜也怒目回视她父亲:“我不管!我就要嫁喜表哥!”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难怪小朱刚才问我那个问题。不!安员外气得冷了脸,像姨娘丢下一声:“你宠的女儿,你想办法!”姨娘看了看姨丈,看了看安侑霜,看了看小朱,又看了看我,然后一声叹息。

 “久闻京城胡家三兄弟英伟不群,卓尔不凡,今安侑云我有幸得见二位,且成了几代远的远房姻亲,甚感荣耀啊!”安侑云举起手里酒杯向我们致敬,接着又笑问:“或者,你们只是与京城胡家兄弟刚好同名?”

 我与大哥对看一眼,眼中有彼此熟悉的默契,同时回答:“刚好同名。”“可是,刚才听了小喜说,必须上金玉楼找你…”安员外却提出疑问。

 “我去办事,让小朱去到处走走,与小朱约在金玉楼相见…”“那么这位辜英…”安侑云又转向辜英。“也是刚好同名。”  m.UJi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