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19章
 左伯伯愣住了,然后开始大笑:“小英,你寻左伯伯开心啊?太久没回来了,想逗左伯伯笑啊?”辜英与大哥一脸认真。辜英说:“左伯伯,你先看信吧!”左伯伯似乎因眼前的状况而愕然,愣愣地拆了左逢的家书,开始读信。

 厅里只剩辜伯母逗着笑胡严的声音。那封信,很长,可左伯伯三番两次看个仔细,左伯母也一起看了。“这…不可能…”左伯伯看完信又看了辜英夫妇、看了胡严,缓缓地摇着头。“这太…荒唐了…”

 左伯母似乎不愿接受某个事实。“他怎么能为了国家,就去娶个男人?!他…我那个不象样的儿子竟然…竟然要娶记粮铺的大当家?!”左伯伯非常介意,惊愕后怒气发。

 原来信里,左逢已经代清楚了吗?“我们晚年得子,他还是独苗,儿…儿怎能如此?身为一国宰辅他哪个女人不能娶?难道一定要娶…娶…”左伯母老泪纵横。

 “胡嘉能旺子孙的,娶胡嘉,左家的子孙后代会繁昌…”辜英忙着替左逢说话。“就算如此也不能娶个男人啊!就算左家会断了后嗣,也不要他娶个男人!”左伯伯高声反对。

 “左老…”辜伯伯大有想跳出来解围之意。左伯伯马上拦住:“天佑老弟!你别劝我!这婚事我绝对不会答应的!”

 左伯伯气愤难当地站起身:“夫人!我们回去!”厅中一片肃穆,半晌后,只听得左伯母说:“阿英算过,能嫁来我们辜家的都是好媳妇!

 只要是我媳妇,我绝对不会叫他让人看轻让人刁难!小如、阿兴都是我的好媳妇,尽管抬头!婆婆绝对护着你们!”豪气干云啊!辜家人果然不一般!胡小严第一个尖叫出声,手舞足蹈地叫着!

 我说胡小严啊,你到底了不了解你说了些什么啊?竟还这么捧场?方才被左伯伯怒僵了的气氛似乎得到转换,众人会心一笑。大哥更向辜伯母递出了感激的眼神。

 不过,看大哥跟我对看一眼的脸色,好象同我一样,都在心中飘了朵乌云:二哥的生子之路,前途多桀…***

 当晚,我们就去住在金馔馆了。由于很晚才去住店,他们的客房都被从全国各处来批发木料的行商给住了,只剩下五套最高级的客房,我和大哥、小陈各占了一房。听辜英说,金馔馆是雄踞国土西方的旅馆龙头,其经营正向全国扩展当中。

 金馔馆最初不叫金馔馆,而叫聚客楼。当初的老板经营不当,聚客楼便让楼内的大厨马致翰顶了去,这才改名金馔馆,专以美食吸引住客而逐渐闻名,待到马致翰去世,三子马沂接手,便以涫县本馆为立基总店,开始往外扩张其事业,目前国土西半部各大县城皆有其分馆,而且还在往全国拓展中。

 金馔馆的现任老板是现年三十二岁的神烹马沂。辜英说他尽得其父马致翰的厨艺真传,更曾走访天下寻求各地口味美食佳肴,融合在金馔馆的菜单食料当中,将以美食待客的金馔馆宗旨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问他有没有吃过马沂亲手做的菜,他说应该没有,因为马沂专门教导所有金馔馆本馆分馆的大厨做菜,他自己很少为客人下厨。

 我又问,那他神烹的名号难道是自己叫的?他说,当然不是,而是曾到过金馔馆的客人觉得马沂既然有办法教所有大厨做出让人赞不绝口的菜肴,他的手艺自然更加卓绝,这名号其实是客人叫出来的。

 这么说来,我们住在金馔馆,不在这儿吃他几个好吃的菜,好象有点对不起自己。再说了,这一路上,轻食从简的,就算住店,也不可能让辜英下厨做些什么好吃的东西,通常都是叫了客店里的菜食便囫囵枣一番。

 听了金馔馆的名声,害我口水下巴,好想吃吃美食、养养舌头啊!梳洗好、只着单衣坐在上,我看向正坐在我旁边解开行囊整理衣物的小朱。

 “小朱,你想不想吃东西?”他手没停,回我一个笑:“你饿了啊?我帮你叫点东西吃。”“嗯,你想不想吃?”“我不饿。”那就是不想吃啰?“…那我也不吃了。”

 他放下手边的衣物,温和地看着我:“你饿了就吃吧,别顾虑我。”“不用了。”自己一个人吃,没意思嘛!光想,就觉得不好吃啊…小朱,你到底有没有一点情趣啊?真闷!“…被你这么一说,我好象也有些饿了。要不,我叫些菜来一起吃?”

 他想了想,询问地笑着。我知道他总算反应过来,而且还顾及到我的面子,说他想吃而不是说陪我吃。

 他真的…很细心呢…心里不冒花地偷笑。他放下手边的衣物,突然就深深地凝视我一眼,缓缓倾身过来在我嘴角印上一个轻吻,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这又不是什么多情的举动,可他眼中的情意却叫我浑身发烫,整颗心颤动不已,边似乎还留着他柔软的余温,感觉有点口干舌燥,不自地伸出舌头润润一点也不干燥的嘴

 他才一个轻吻就能让我发情,这…这…等着小朱回房,等着,等着…等得身子都冷了…从动情到冷却,我等了多久?小朱去叫几个菜至于这么久吗?早该回来了吧?

 这么久…难道是被什么事情绊住?突然,辜英那个小朱红鸾星跟着驿马星动的说法冲进我脑里!心头一惊,赶紧随手抓了件宽袍,一边系上衣带一边冲出房门,往楼下大厅奔去。

 一眼就看到小朱站在柜台前面笑着,跟一个倚在柜台边上的高大男人说着话,那男人很俊伟有英气,正豪迈地笑着。

 我心窝上漫了厚厚的一层酸涩,心着,很不舒服…好吧,我大吃飞醋,可为什么,这么快的…连鼻子都酸了,眼泪聚集之迅速,在我能忍住之前,已沿着脸庞滑下…

 (桃:怀孕的人情绪果然不稳… 小三PIA飞桃ing…)我站在那儿,前进也不是,因为怕小朱看到我这么个大男人还丢人地在人前眼泪。后退也不是,我要看着那男人想对我的小朱怎样,要盯着,因为我不知道这一回房自己会想什么…

 就这么楞愣地站在这儿心酸地着根本阻止不了的泪水…为什么?为什么会哭成这样?!我相信小朱爱着我的,根本不必担心!可我干嘛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忍不住啊,总是会害怕…

 是我先强迫他接受我的…是我着他娶我的…是我强带着他出走的…就算知道他爱我,这难道真是他心甘情愿的?或这是我强摘的果实?泪水越越急,眼前的景象已经模糊不清,脑门得酸痛,忍不住溢出一声强却压抑不了的呜咽气…我这是在干什么?!(桃:怀孕的人都会这样多疑东想西想的,这蛮正常的。

 小三K飞桃ing…)眼前出现个朦胧的身影,是小朱。啊!不好!被他看到我哭了!我急急转身跑回房。

 “三!”小朱的声音里充紧张与担忧。一进房间,他马上从我身后抱住我身,紧紧抱着我。他这么抱着我,让我是又安心又难过的,所有负面情绪化成泪水,急涌而出。

 “三,你怎么了?”他的语气心疼又心急。说实在话,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能哭成这样?

 我不是总是顾盼自信的吗?我不是总是恣意妄为的吗?我不也总是坚信小朱与我是两情相悦的吗?我干嘛像个弃妇哭得唏哩哗啦的?!他来到我身前,抹去我的泪,紧紧握着我的手,把我带到边坐下。

 然后,紧紧抱着我,担忧心急地问:“三!你到底怎么了?不要不说话!让我心疼死了!”“我不知道…就是想哭…你让我哭啊!”我暗哑的声音吼着。

 我干嘛跟他发脾气?!我不想啊!我这么爱这么爱他!呜…(桃:怀孕的人… 小三:你再嘴,再嘴啊!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桃逃ing…)“…告诉我嘛,三,看你这样哭,心好痛的…”他闷闷地说。

 好啊!这可是你要我说的!“你以后不要对别人笑好不好?你以后不要跟别人说那么久的话行不行?你时时把我放在心里啊!

 你知不知道我刚才等了你多久?等得我心都冷了,却发现你在跟别人说笑!”他惊呼了口气,急着说:“你说的我都答应你!不对别人笑!不跟别人说太久的话!

 我刚才一下楼到处找不到伙计呢,怕你饿着,便急着到处绕要找到人,才能快些点些菜来吃。

 后来才碰上那位爷,应该是夜里掌柜的吧!刚才你看到他跟我说笑,是因为我问他能不能做些你爱吃的菜,而他正告诉我他们能怎么处理啊!”喔…原来是这样喔…放松了安心了却怎么更想眼泪?我扑在他身上嚎啕大哭…干嘛呢我?真的理不清楚啊!亏我一个大男人啊!竟然停不下来?烦死了!他安慰地一直轻轻抚着我的背,也顺着我突如而来的情绪,细细碎碎地吻着我的脸。过了一会儿,我才咽咽地收了泪水…“我没事了…”

 抬起头,我着难受的鼻子告诉他。他捧着我的脸,他自己却一脸让人心疼的担忧:“真没事了?”“嗯…”看他忧心忡忡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欠他一个解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苦笑:“所有的不安在看到你对那人说笑时,倾巢而出…很丢脸吧,我哭成这样…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他摇摇头,然后再一次紧紧地抱着我。

 “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安,但我要你明白,你对我而言,是个独一无二唯一的存在,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他充坚定的声音缓缓滑入我心底。  M.uJi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