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23章
 噗!我出一大口茶,真是会被苗缈的直白给吓死!“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吧,在我想出解决之道以前,先得把这些兄弟们安顿好…”苗缈眼中有放不下的牵挂。“你不会在这儿又开个馆吧?”我对苗缈想做什么,心中还没个底。“我才不要、也不要让大家重旧业呢!”他说得义气啊。

 “那你看着办吧!这个团城就以补给过客商旅物资闻名,好歹也能办个商馆或杂物买卖什么的,绝不会饿着。”

 “放心!我也是个生意人啊!”他朗笑。嗯,某个意义上来说苗缈确实是个生意人,不然怎么有能力招呼应付去到放歌楼买醉的男人呢。馆务走了进来,恭敬地承上牌碟。“大当家的,这些都办好了,苗公子随时可以凭牌碟存取款。”

 “好。辛苦你了。你在团城分馆待了两年半,这当中可观察到了些什么?”这馆务刚好是我安在团城的内线。“大当家的,是有些小缺失,我已经把缺失与改进方法条列在这细目誊本中。”我取过细目誊本。

 “这本我就带走了,我马上要入丽山。你任务已经完成,可以给周琦写个请调单,他会把你调回去。然后去放个长假吧,这两年多辛苦你了。”

 “多谢大当家。但,大当家去丽山…丽山是这里人众所周知的险境啊!”馆务脸上的惊疑与担心我看在眼里。“不用担心,有仙人指路。”

 呵呵。 终于入了丽山。我们两辆大马车沿着丽山山脚走了两天,就来到辜英当时入山的路口。

 这儿马车是不能走了,我们得下车用自己的双脚走进去,于是让小陈驾着两辆车回去团城,找个客栈住下来等我们。

 小陈走时还一脸委屈,嘴里叨叨念着吃不到辜英亲手做的菜了。前几天跟在我们后头的马车,自从我们出了团城往丽山走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我们想,那马车一定也是要去金湘或沙门,所以刚好跟我们同路。还好那时我们没冒失地找上人家虽便胡乱说些什么。

 走入丽山大半天,辜英紧紧牵着大哥的手,我紧紧牵着小朱的手,只听辜英不时停下来,口中念念有词,老叨念着怎么阵势又变了,不过我们移动的速度并没减下半分。

 我们是将近午时才入山的,现下天都快黑了。辜英早就与小朱点起了火把,两人手里各拄着火把对着四下照明。我困死了!叫我走了大半天,这还让不让人活啊?!我要休息!我要睡觉!

 眼皮子好重…我心情特不好!越走脸越臭。“我知道你累,我背你好不好?”小朱这句话已经对我说好几次,我也拒绝了好几次。

 他这次再问不例外,我也摇头。走山路他也累的,我比他高比他壮,可不要他被我垮了。“我要休息!我要睡觉!”我已经耍好久的脾气了。“小三,就快到了。马上让你睡觉。”辜英回头笑说。

 “辜英你到底行不行啊?!你很久以前就说很快就能出阵…”“行的,自然的阵势就是如此,我们得顺着它,否则走不出去的。”辜英拍埔保证,继续往前走。

 “再撑一会儿吧,三。有我陪你。”小朱走在我身边微微仰望着我,好窝心啊。咦?…他长高了!“嗯…我想亲你…”我怎么就突然涌上这种念头呢?真的好想吻吻他。嘻嘻,他脸红了。

 “小三,快跟上来!想亲小朱等到了仙人那儿,要怎么亲都随你!”大哥在前面吼着。唉!真是一点情调都没有的大哥!好不容易好一点的心情又恶化了…可这没走出几十尺,眼前一片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眼前有个小竹桥,桥下的溪水,哇,会发光。“小朱你看!”“嗯,我看到了,那水会发光呢!”他也跟我一样兴奋。

 这一个仙境似的空旷圆林里每隔几尺就有一盏防风灯,照耀得一片晰亮,目之所及皆能瞧得一清二楚。远远的我就闻到了饭菜香。远远的就看见干爹对那一票老人家大喊:“到了到了,他们总算到了。”

 …?他们都知道我们要来?…对喔,他们一群都是仙人、神算,当然知道啦…辜英与大哥飞快走到那群老人家跟前,开始家族式的寒喧问安。我和小朱携手缓缓走到小竹桥上。拉住他,阻止他前进。“我们到了呢…”我说。

 “嗯,你安心了吧,马上就能吃饭睡觉了。还累吗?”“累…可是有你在,怎么都没关系。”我侧着头,侧靠着他的头,我们一起看着远处老人家们的热闹。这感觉好象回到了睽违已久的家园,身边有心爱的人,眼前有亲人,心窝装得的,之前在林中晃的急躁早已消失无踪。

 “小三、小朱快过来!还楞在那儿干嘛?你干爹为了你们做了好多好菜!快过来吃!”小征爷爷在那边笑着大喊。“走吧!”“嗯!走吧!”***今天大哥他们回京去了,带着一块干坤长寿石高高兴兴地回城。

 然后我才知道辜英怀着多么坚持的意志就是一定要到丽山来一趟,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我家祖坟给我们造成特异体质产生因生子而减寿的问题。

 我才恍然了解,原来我们家祖先短命都是我们这些子孙造成的…前天风和丽,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三天。

 丽山仙人提议要去丽水源头野餐,所有人都附和赞同,就我不想去,因为我想待在屋里睡觉。仙人冲着我笑,笑得我全身皮疙瘩都站了起来。

 “小三,你不去就摸不到宝唷。”什么宝?“你不知道怀孕的人最好不要到处跑吗?”我懒懒地说着借口,就是不想动啊的。

 来这里当天就被所有懂医的师字辈把过脉,然后告知,证实我怀孕了…被仙人祖爷爷那双灿如曜石的眼把我从头到脚缓缓地扫了一眼,我全身神经只有一个反应,就是…抖…再也不敢说什么,跟着大伙儿后头一起出发,沿着岸边逆而走。

 一路上我拼命抱怨累,小朱走在我身边牵着,不时小心翼翼地注意我,怕我跌了、拐了。我要喝水,他就帮我取丽水。我想歇腿,他就扶我坐下帮我捏腿。我发懒耍赖不想走,他就…靠过来把我吻得晕头转向,然后说一句“走吧”我就昏头呆脑地站起身乖乖跟着他走了…

 总觉得,最近…好象从怀孕后,我就变笨变呆了…一点也不像我!哼!发困地走了一个多时辰,总算到达源头。这里是一处新月型的山坳,泉眼就在坳顶,约两尺方圆,泉水涌而出,顺着地势汇成溪。

 坳上到处散落着一块块巴掌大黑沉沉不起眼的石块,泉水汇过的地方,只见成堆的石块在泉水中闪闪发出七彩亮光。

 其它人都已经在源头处歇着。一接近他们,就听到丽山太祖爷爷说:“小朱出生那天,你用我教你的方法算算,看会出现什么自然现象。”

 这话好象是对着辜英说的,辜英还在想着小朱的生辰问题吗?辜英也真的开始动起脑子,干爹他们把备好的干粮拿出来分食,大伙儿聊着。

 干爹说:“小朱出生那天夜里,天有异象,有星似,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天一夜才消失。异象出现时,刚好在寅时,估计那天所有晨都叫了。”

 “所以我是寅时出生?!”“是寅时。”小征爷爷也笑着说,还对小朱勾了个媚眼:“所以你老婆才能怀孕啊!”我马上伸出双手捂在小朱的双眼前:“不准你看小征爷爷!”

 才不要小朱被勾引咧!高声对小征爷爷抗议:“小征爷爷你不要为老不尊,老是对“我的”小朱抛媚眼,他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的!”

 小朱拉下我的双手握在手里,诚心地拜托小征爷爷:“小征爷爷,拜托,请你别逗小三了,他怀孕着,我不想让他着急啊!”仙人太祖爷爷笑骂着:“阿征,你怎么还这么皮,都已经八十几岁人了,还让小辈说你为老不尊!”

 “我就喜欢欺负小三啊!谁让他那么自负,一付小朱永远归他管的样子。不逗逗他我不开心。”“要逗,你下山逗那个人去,他追着你跑也十几年了。”仙人说着。那个人?哪个人啊?小征爷爷的脸色淡下来,没再说什么。

 “哎啊!”辜英突然大喊一声“天生异象!小朱你确实是寅时出生的!”辜英你算得有些慢了吧,刚才干爹已经解释过了…“知道就好,阿英。你可知道这些四处散落的黑石是什么石头?”仙人问。辜英摇头。

 “这是玄冥志中记载的、上古传说中的干坤长寿石。”小征爷爷、干爹、辜英惊奇的都快把眼睛瞪出来了,怎么?这石头很希奇的吗?“要不是我在这儿住了几十年,天天喝的就是这儿的水,可能二十几年前我百岁时就羽化升仙了。

 泉眼里头,我演算过,应该是一块体积非常庞大的干坤长寿石,泉水在里头蕴含,到达和便发而出,一并出了无法计数的巴掌大石块。你们还记得这石头的特吗?”

 “石黑无奇,握于掌中可引其能,者引者牵。其量有强弱,如泉之涌发,四时不绝。”干爹低低地说着。

 听不懂…我、大哥、小朱相望了一眼,均皆脸疑惑。干爹解释:“意思就是说,这石头会因人的体质、物质不同而被牵引出不同的力量。”

 “水之本质,至柔之刚,恰恰能把石头的异能全都引发出来。活水又能取奇石之能同时以水力补充奇石的强能。”仙人如是说。

 “你们就下去摸几块能量强的石头带回去放在活水里,水能发光表示奇石仍有力供能,你们就喝这种水。  M.uJI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