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4章
 “要我忘记吗?对,我正努力试着忘记,努力把以前的一切都忘记,”我缓缓将手臂离他的手掌,定定地看住他“也包括你。”

 “希希,你要相信我,是的,我忘不了小奚,可是我也爱你。那些记都是以前写的。我知道刚开始把你当小奚来待,深深地伤害了你,可我现在心中明白,这几年我爱的人是你,不是别人,不是小奚,是你啊。”我看着他,仿佛亘古以来就已凝视的那种专注。

 “希希,你要是不喜欢我记得小奚,我会努力将他忘掉的…”“盛乐。”我打断了他急出口的承诺,眼光再停留了他脸上片刻,移开,凝望着远处清冷街道上的夜晚华灯,那一直延伸向远处的亮光闪着一圈圈美丽清幽的光晕,我的语声也变得幽远:

 “你不必向我承诺什么,也不必觉得拿我当代替品或是欺骗我而感到内疚,我并不恨你。因为你根本也没有错。因为,是我先爱上你的。虽然你的那时的情话与温柔注视并不是真正属于我,但我的的确确就为那样的你,为那样对我微笑的你动心了。生平第一次爱人,却是个男人,”

 我止不住嘴角苦涩笑意涌现“爱得离经叛道,爱得抛弃亲情,爱得一无所有,爱得身心疲惫、没有自我…

 我二十年里的所有都融在这份爱恋当中了。所以,当我感觉它幻灭时,只觉整个生命被猛然空,明明还在的身体变得虚无。

 我现在渴望的,不是燃烧我生命残骸的火,我需要的是仅仅能照耀温暖我身体的阳光,滋润我身体的雨水。你懂吗?”…短暂的沉默。

 “现在呢,希希?”我收回飘远的目光,默默地看着他。他身子微微地一震:“希希,难道…你不爱我了吗?”爱?爱。

 曾经爱得那么专心致志,心物旁骛,怎么可能现在说不爱就不爱。只是我真的累了,盛乐。我已经没有余物可以再拿来奉祭给我的爱情了。

 精力、情,我不具备一样。所以,我以我的叹息作为了回答。这声叹息缓缓地让盛乐深黑的眼眸中盛了悲哀。他不可置信,固执而冷静地摇头:“不可能的,希希,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小时候,我乡间的院子里有棵大树,春天,它不开花,秋天,它不结果,可是,它会从它壮的树干和虬曲的树枝上生出许许多多的圆形叶子,一到秋天,那些叶子便魔术般地全变成了金黄树闪耀着。

 有那么个秋天的下午,我在那棵‘金子’树下徘徊,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找一片最最漂亮的‘金叶子’。我找到了自己认为最漂亮的那片,我把它制成书签,夹在书里,可后来薄薄的书签掉到地上,被隔壁的大黄狗撕咬成了几片。

 我伤心得大哭,隔壁的阿牛便爬到树上为我摘了很多‘金叶子’,我止住哭声仔细辨认,将那些叶子和已经只存在于自己心中的那片细心比较,发现它们不是没它那么完美的圆,就是泽不够金黄,不如它毫无瑕疵。

 于是我放下那些叶子继续哭,安慰我,说等明年新叶长出来,一定有更漂亮的。我知道说得不假。以后,经年,或许会有更漂亮更完美的‘金叶子’。

 可属于我的那片回不来了。虽然那棵树上还有千千万万的叶子,虽然第二年的春天会有同样千千万万的叶子,但,我曾经钟情的那片已不会再现了,永远永远,地老天荒。”

 我收回目光,准头看向呆呆站在身旁的人,微笑着问:“盛乐,你懂吗?”呆住的人猛地将我狠狠搂住:“我不懂,也不想懂,希希,后来,你一定又找到了比那片更漂亮更完美的叶子来取代,因为在我身边的你是那样的快乐。”

 我缓缓摇头:“不,因为那之后,我就不再看那树上的任何一片叶子了。”盛乐不再激动,静静地凝视我,我也看着他。

 “你想像抛掉一片叶子一样,抛掉我吗,希希?”我再次将头摇动:“不,是像抛掉一片叶子样抛掉过去的自己。”我站在台阶上。

 看着远处一线变得越来越孤寂的街灯。看着孤寂街灯下盛乐越来越细的背影。盛乐,你可知,我抛掉那片叶子,正是为了让它永远最美地留存在我心中。忽然,我止不住眼角滴下的润。

 “小傻瓜。”一个声音轻轻地从暗处传来。***“小傻瓜。”一个声音轻轻地从暗处传来。我来不及擦去眼泪,便看见宁扬从另一幢公寓转角处走出来。他走到台阶前伸手,我避过,手在眼睛上抹了一把。

 “傻瓜,力那么重,对眼睛不好。”他的声音很柔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的叮咛。“收起你那套莫名其妙的温柔。还有,你不会有偷窥癖吧,不要忘记我上次说的话。”我冷着脸,转身踏上楼梯。

 背后宁扬笑着:“希,我没忘记,不过你只说不要我出现在你面前,我只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看你,这又不违背你的要求。”

 “那现在又怎么解释?”我有些奇怪,目前为止,我还能心平气和地和他谈这种无聊的问题。“我怕你一个人伤心,所以…”“多谢你关心,现在可以走了吧。”

 “别这么急,送你上楼后我马上离开。”阿晓今晚有场,要很晚才回来。我默默上楼。他亦步亦趋地跟着。到了门口,我望向他,意思不言而喻。

 “来个晚安吻吗,希?”我怒气全无,依旧用先前的目光看着他。宁似乎不甚明显地叹了声,随后笑道:“希,晚安,明天见。”我看着他走下楼梯才开门进屋。“司秘书,总经理找你,办公室。”“好,我马上就去。”

 将拟好的材料交给打印部小沈,经过电梯间,我顺便倒了杯水。“司秘书。”陈恋手拿文件夹站在了面前,期期艾艾地说:“今晚下班,有空吗?”“不好意思,今晚我与朋友约好去他工作的地方探探班,所以恐怕…”

 陈恋白皙的俏脸上由于急切而微微泛红,只手连摇:“没关系,没关系,我不需要一晚的时间,只想和你喝杯咖啡,下班后怎样?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

 我看着眼前这女孩由于激动而润的眼睛,头不由自主点了下去。“那下班后,我在公司大门口等你。”娇小的背影消失在电梯中我才想起刚刚徐应文找我的事。推门而进:“总经理,您找我吗?”

 果然,坐在高级办公桌前的男人脸色有些不霁:“怎么,下面事情很多?”“哦,刚刚小沈的打印机坏了,我帮忙看了一下,让总经理久等了。”

 “打印机坏了,有修理工,你是总经理秘书,不是打杂的,以后做好你份内之事就行。”男人表情严肃,语气却不失温和。“知道了。

 不知总经理找我什么事?”“啊,是这样,明天我要去香港谈件生意,到时恐怕有些文件需要临时拟写,你一起去吧。”“徐总,我手头还有近期急需的好几份文字材料,还有公司的一些帐目明细要和会计部核对…”

 “把那些交给别人去做。”徐应文眉头皱下。我极力摆出为难的神情:“可那些工作我都已作了一半了,中途交给别人恐怕不太好…”回到自己办公室我松了口气。若人家老板真死活要让我去,我只怕很难拒绝。心里忧虑又深了一层,看着办公室,想着离开这里的时间是不是就要快到了。

 电梯间出来,就看见已等在大门口的陈恋。这间咖啡厅离公司最近。我慢慢地搅着手中的勺子,咖啡氤氲的香味里,陈恋一扫先前短暂的沉默,开口问我:“司秘书,你以前谈过女朋友吗?”

 我想了一想,若说没谈,以前又确实曾有一个,可若说有谈,那又不能算真正意义上两情相悦的恋爱。因为,先不论我,那整个过程都是宁扬的阴谋,那女孩至始至终都没喜欢过我。

 “没有真正谈过。”这样回答应该算比较接近事实了。陈恋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讶:“现在呢?”我故作轻松的一笑:“依然没有。”“司秘书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我没具体想过。”

 几秒的停顿后,清脆的语声再度想起:“司秘书讨厌我吗?”“哪里的话。”“那…你可以试着和我交往吗?”对于陈恋主动相约,我多少有些心里准备,只是没想到她会以这么直接的方式提出,我事先准备好的托辞全都没了出场的必要。

 我没办法给你幸福的。我如是对女孩说。她说她不相信,她相信她的眼光。

 我摇头笑,对于以后还能否给别人以幸福,连我自己都缺乏最基本的自信。看着灯光粲然的大门,我踟躇着。下班回家,看见阿晓在桌上留条说,今晚有加班,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家。

 我看着手中的菜,闷闷的叹气,明天休假,原本预定今晚会有个丰盛的晚餐的。自己简单地吃了点,我想着从来都没去过附近的休闲场所去看看,顺便也好去探探阿晓,给他带点夜宵。

 我觉得对阿晓,渐渐有种相依为命的意识。我不喜欢太过热闹,厌恶拥挤喧嚣的人群,却又害怕一个人独处时,那股让人难以忍受的空气停滞气息。让我有种被遗弃的悲凉感。

 “BLUEROSE。”我再次确认了一下酒吧名,提着食品盒走了进去。从大门进进出出的几乎都是清一的男,我注意到这个问题,不免有些惊讶。这是一家gaybar。吧内装修气派,别具一格,地方也颇大,看来在这个城市应该很有名气。

 只是我来此地好几月,却从不曾到这种地方玩过。今晚到这里来,也是因为它里寓所较近,而自己又依稀记得阿晓提过这个名字。

 原先希望能在这里见到阿晓的心情淡去。我不希望他常在gaybar工作。意识里我把阿晓当弟弟看,塌实一个纯洁充阳光气息的孩子,虽然他比我只小3岁。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