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5章
 目光随意晃了下四周,我打算回去。吧台附近的一个角落里突然有些嘈杂,接着灯光亮起,一下适应不了强光我眯起了眼。

 “亲爱的各位来宾,下面是本店特意为各位准备的周末特餐,希望各位喜欢。”等眼睛适应过来后,便看见了台上站着的阿晓。和其他男孩一样,他穿着黑色紧身无袖小皮马夹,下身是同样箍皮短出他修长白皙的双腿。

 紧接着,在轰然而起的赞赏叫好声里,穿着感的男孩们在台上跳着贴身热舞。我忽然间明白阿晓为什么从来不邀我来看他的现场表演,甚至很少提起他的工作了。

 仅仅是一瞬间,我又有了一种后悔的感觉。一种亲手碎掉美好事物的悔恨感。一如曾经翻开记的那刻。“我能请你喝一杯吗?”当我离去之际,一个悦耳的男人声音传来。眼睛斜斜撇到一个身影。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不远处笑着对我举杯。我乘着乐声只当没听见,径直走离人群中心,低着头向大门而去。经过侧门时,先前的嗓音再次响起,这次声调高了不少,他大概真以为我没听见吧。

 抬首便见,先前那男人靠在侧门边含笑看着我。看得清楚后,才发现他年龄并不如他的身形看来那样年轻。一张脸庞无论谁目光触及都会在上面感到一种久历人情世故的沧桑与成。这个男人,我看不准他的年龄。

 ***这个男人,我看不准他的年龄。气质上不可掩盖的沉稳与成让人觉得他已年届四十,可他眼中的精锐气息及外表的拔又让人以为他不过三十有余。“里面太吵,这里要好些。”

 男人笑得彬彬有礼。我静静地看着那张魅力十足的成面孔,总觉得这彬彬有礼的笑脸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稔感。

 我回忆着,以前同学中有没有和他相似的。所谓感觉,便是人瞬间产生的一种意识,等你若真正定下心来想抓牢时,它却又攸忽不见了踪影。我有些闪神。

 “肯赏光吗?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怎样?”男人颇具兴味的眼神睨着我,等待回答。突然间,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说道“我叫李浩然,今年四十有五。自由职业者。”他一口气介绍完自己,却并没像一般人那样接着询问我的情况。

 不过,那并不代表他没有意愿不想知道。虽第一次来,我对这种地方搭讪的人的目的却再清楚不过。正要回答,猛听到前厅中人群里一阵轰然夹着喝彩叫好,抬头一看,脖子顿时有些僵硬。

 舞台上,阿晓被一个很高大的男人扯住上衣亲吻。这个热吻沸腾了整个现场。那男人的手还在他赤的身上蛇一样的游走。我觉得头忽然痛起来。

 “怎么,台上是你的人吗?”这句话让我醒起身旁还有他人存在。“不好意思,我要走了。”“不打算一起喝一杯吗?”他看上去仍没死心。突然他目光瞅着台上那边暧昧地一笑“你那朋友在看你哦。”

 我下意识地望向台上,阿晓似乎真看见了我,头朝着我所站的方向,怔怔地站着。我不待与他目光汇看清他的表情就把头转了回来。“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没关系,咖啡也行。”

 我停下脚步,语气无奈:“先生,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你不必浪费精力了。”我快步走出酒吧。

 把还是温热的饭盒往桌上一放,我坐在沙发上便不动了。脑中还不断回放店中看见的那幕,甚至止不住想,除了这种算是煽情的场面,阿晓还会不会有其他的…

 突然间,想支烟。下楼到附近超市买了包。回来时,四下里望望,心里不免有些奇怪,很难得的,今天宁扬竟没有在我周围出现。阿晓回来时,我坐在沙发上看深夜节目。

 “你在等我?”沉默很久后的开口。我关掉电视,没有否认。“你想问什么?该看的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语气的冷凝,让我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和平时在我面前撒娇卖乖的男孩不是同一个人。

 看着这种表情,我觉得自己是不是问了自己不该问的事。虽然目前我和他住一起、吃一起,和他很投缘,甚至有种把他当亲人当弟弟看的感觉,但这只是我的认为。或许对方只是拿我当一个普通的合租人来看,止于一个普通朋友而已。

 想到这点,我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今天去店里是想给你带点夜宵,顺便去看看,”我拿着饭盒问“你饿不饿,我去热一下。”

 “你瞧不起我是不是?你觉得我做这种工作很下是不是?”背后的男孩用生铁般的声音质问我。“阿晓,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你有。可能连你自己也不知道,你那一刻的眼神有多失望!”

 他朝着我竭力低吼。失望?我真的有吗?我辞竭。男孩走到我面前,红着眼瞪着我:“如果你连这个都看不惯,那若是我告诉你,我不仅和男人吻过,还和男人做过,你会怎样?”

 他嘴角泛起自似的残忍笑容“是不是吓着了,说话啊,司希哥。”“阿晓,你是在气我自作主张跑到店里去,所以才故意将这些气话对不对?”

 我问,不相信事情有这么糟糕。“气话?”阿晓哈哈一笑“你想想我连高中也没毕业,如果不是做那种出卖自己的事,能赚那么多,能住得起这么好的单身公寓?!”

 话一说完,客厅里霎时悄然无声。眼前的男孩像一个被撕开伤口后呲牙咧嘴嗷嗷痛叫的幼兽。他急需抚慰,可我却不知该怎样抚慰。“你现在看着这样的我觉得恶心、觉得肮脏吧。”

 “阿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就是这样想的。我是个下恶心的男…”房门在喃喃低语中砰地关上。

 我走到紧闭的门前,敲了两下,意料中的没有理会。“阿晓,如果你是气我不该擅作主张去你工作的地方,那我道歉。

 这个城市里,我只有你这么一个亲近的朋友,甚至,某种程度上,我把你当成亲人,当然,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我并没有权力干涉属于你自己的生活。但,我没有瞧不起你。我说的是实话。”

 时间已经很晚,我依旧醒着。这件事后,我和阿晓之间的谐和将不会再现?对明天会出现怎样的相处模式,我感觉,就像一组不尽人意的未知方程式,无法估量。

 清脆的敲门声在深夜显得格外清晰。“司希哥,你睡了吗?”门外响起阿晓小心翼翼地声音。

 现在是凌晨三点,阿晓现在找我做什么?我缓缓闭上眼睛。门被轻轻旋开又轻轻合上。阿晓微热的鼻息在我耳边吐翕。手指在我脸上来回轻抚,我直觉不会就这样停止。接着,阿晓吻了我。

 吻得很轻,似乎担心把我惊醒。“讨厌我了吧?可是,我是这么努力地在你眼前做一个乖小孩,还是被你不经意地剥掉了全部的伪装。我知道你是被我吓到了,虽然你说你没有。”

 语声轻得仿佛梦中呓语,渐渐带上了呜咽的声调“我是那么努力,甚至退掉了很多生意,很认真地做一个你眼中的乖小孩…还是被你发现了。”

 一直到阿晓回自己房间,我才睁开眼,心不规则地跳动着。明天,我和阿晓将会是一种怎样的相处模式?不只一点,我的惑,很多。难得的一天休假,被我睡去了差不多一半,昨晚的失眠让我将近十一点半时才起

 阿晓不在,平常白天他一般都在休息的,今天可能是故意躲我出去了。没什么食,到下午我只吃了点面包。六点,我看着桌上的菜不断冒着热气,升起,再又晕开,然后消散。

 等了会儿,阿晓还是没回来。六点半,我把剩菜倒掉,心里一阵不安晃过。洗碗时,电话铃响了,第三声时我提起了话筒。接完电话,我马上打阿晓的手机,没人接。

 刚刚的电话是阿晓所在的歌厅老板打来的,说阿晓今晚7点的场,可现在6点40分了还没见人。

 阿晓不想在家里看到我,难道连工作也不做了吗?十点时,我照着先前的号码拨回那家歌厅,不出所料,阿晓依旧行踪不见现。我心里隐约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即使赌气别扭,以阿晓的脾气也太过了点。

 第二天,乘中午午休之便,我又拨了次阿晓的手机,显示说关机。下午时,我提前下了班去阿晓常跑的那家歌厅。

 问一个看上去像那里服务生的男孩,阿晓平时都和一些什么人来往。那年轻男孩说阿晓平时就只和店里的人打打招呼,并不和客人多搭腔。“只是…”

 “只是什么?”我见他言辞有些犹豫,不免一番追问。“只是前阵子,有几个很像…来意不善的人找过他,晓熙似乎很讨厌他们。”“你知道那些人的来历吗?”

 “有点像…道上混的。”我脑中回忆起前阵子阿晓一些紧张怪异的举动,心里更加不安了。回到公寓,什么事也不想做,连动也不想动。

 道上的人?阿晓会与他们有什么关系?我斜靠在沙发上,深深感到一种对未接触过事物的无力感。心里只是希望阿晓今晚能回来就一切无事。不然,面对这种情况我会感到有些触手无策。

 这个城市,除了阿晓,我再无其他相甚厚的朋友。不知为何,我脑中突然想到了宁扬。这两天没看见他在我四周晃。大概是晃累了,放弃了吧。我嘴角上翘,有时还真有那么点佩服他这种不求功只求仁的精神。嘲笑了一番,想起阿晓眉头又皱。

 深夜时分的电话铃,只能惊醒梦中人。而这时的我却清醒得很,不过突然遭逢深夜1点的铃声,心还是紧了一下。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