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6章
 “希,是我。”是宁扬。两天没感觉他出现,居然在深夜打电话来。我恼火之极,开口也没好声气:“你这是什么意思?半夜的扰电话?”“希,对不起,这么晚还打电话。你睡着了吗?”“不是说好不扰我的生活的吗?”

 “别生气,我说几句话就挂,不会打扰你的。”这还不算打扰?!我看他该去字典上查查“打扰”这个词的定义了。

 “有什么事快说吧。”“这阵子我为收购股份组建新公司的事奔忙,有两天没看到你了,想在电话里听听你的声音。你这两天还好吗?”“还好,不会死。”

 我硬邦邦地丢出一句。电话那头,宁扬嗤嗤地笑了。静寂的夜里听来,好似响尾蛇滑过草丛的那种声音。至少我认为。

 “希,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刺又多了几。”停了会儿,他语气正经了点“这几天,我老头子过来了,他一直反对我来下属集团,想要我去总部那边磨练,这次名为考察工作,实际上是想抓我的小辫子。所以这次的收购建新工作我要做得漂亮,他才不会有话说。”

 “就这件事?”我像一个领导听完汇报后面沈如水地问。“嗯,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你可以挂筒了,晚…”

 没让他说完就切了线。晚安?应该是早安了。混帐!我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刚刚为什么没跟宁扬说阿晓的事呢。以他的能力要查出阿晓的行踪应该不是件困难的事,我很清楚。可我就是开不了口求他。因为只是阿晓而已,让我潜意识里觉得向宁扬开口不值吗?

 如果是盛乐,我会开口相求的吧?如果是他,不管求的对方是谁,即使是宁扬。我也会。随着这个意念而来的,是我脸苦笑。嘴里、心中、苦涩无处不在。盛乐,你还过得好吗?

 是否已经准备将我遗忘?下次如果再见你,我要问问你。你说你爱我。你爱我?你爱我,可曾有我爱你这么多。***

 阿晓失去消息的第三天,我请了一天假,也考虑了要不要报案。最终还是没有。我不确定阿晓确实是被店里服务生说的那帮黑社会抓了,再者,我揣测不出阿晓与那些人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关系。

 “你在找他?”声音姿身后响起。这个男人绝对有着幽灵的某种特质,在BLUEROSE的转角处,他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身后。我很认真地看定他,重新估量着他的身份。

 “你在找他吧,那个舞台上的漂亮男孩?”他再一次重复着和我打招呼。我提了提眉毛:“你知道?还是你跟踪我?”“都有。”

 他不温不火地笑着。这次我连眉头都皱了起来。这个男人究竟想干什么!“怎样,司先生,要和我去喝一杯咖啡吗?”

 和这样一个男人在这种情侣咖啡店里对坐着和咖啡,这对我来说绝对不是件幸事。Shit!再怎样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也不在心里暗骂一声。“如果我没记错,你姓李吧?”

 “李浩然。”他微笑着接口。我一口气将杯中的咖啡喝尽:“那好,李先生,说出你的目的吧。”“那个叫沈晓熙的男孩是你的情人吗?”

 李浩然悠悠地啜饮着咖啡,比起我的开门见山,显然要委婉了许多。我眉头再次皱起:“这个我没义务告诉你。”李浩然不以为意地一笑,继续慢悠悠地饮着:“我想现在,那个孩子应该在黑羽会的大堂里享受贵宾待遇吧。”

 “什么意思?”我目光一紧投向他脸上。男人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手在杯身上画了个圆圈:“意思就是那个漂亮孩子不知哪里捋到了虎须,被他们请去作客了。

 不过你暂时可以放心,相信他现在还活着,黑羽会从不把要死的人带去总部的。”我有些怔忡,事情看来比想象的更糟。“对了,你知道黑羽会吗?”“不知道。”除了同恋,我只不过是个再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是一个横跨亚洲的黑道组织,常在东南亚一带活动,常在香港、日本那边活动频繁,内地倒是很少面,不过,黑羽会的会长在国内商界还是占有一席之地。”

 “你究竟是什么人?”“平常也在商场混,所以知道一些。”“仅此而已?”我当然不会相信他说得这样轻而易举。“你想救他?”

 李浩然没回答转而问我。我眉毛不觉一跳:“你能救他吗?”“当然。”我定定的看进他眼神深处,想要发现他有没有说谎的可能。“你不相信我?”

 “不。”从这个男人一出现,我就知道他绝对不普通。他身上有股运筹帷幄、挥洒自如的强者气势。我现在的处境就是他这种能力的最好证明。“你想要什么?”意识到这是一笔易,而且似乎非做不可,我很大方地将序幕拉开。

 “要你做我一个星期的情人。”他眼神由于望盈而变得格外发亮。“你做这么多,就为此?为了找个男人做一星期的水情人?”我语气不无嘲讽。“怎么,你认为不值?”我不说话了。

 “你在考虑吗?”他问我。我点点头:“我在考虑,一个男人做另一个男人的情人,到底该做些什么。”

 “做一切情人该做的事,包括吃饭、逛街、看电影、调情,当然,也包括做。”他笑了,笑得春风得意,因为他又成功捕获了一头猎物。傍晚时分的城市,华灯初上,继续着白未尽的喧嚣。我静静地坐在车里,坐在李浩然的身旁。

 “现在我们该干嘛?”我问得如一个不晓事实的孩子。“现在我们该去吃饭。”坐着林肯,吃着豪华的法国大餐,我享受着让所有情人热衷心动的待遇。却是和一个大自己十多岁的男人。

 “现在呢?”我机械地重复先前的问题。男人暧昧的一笑,开动车子:“去酒店。”“天宇”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此刻,我正踏在它厚实奢华的墨绿地毯上。我注意到李浩然并没有办任何手续,直接走进了一角的电梯。先是诧异,瞬间又明白过来,这酒店是他的所有物。豪华的总统套房内,一切都是那么尊贵不凡,让我赞叹。

 “要先洗澡吗?”看来他并不是个不懂情调的急鬼。我努力摒去心中的不安局促:“你先洗吧。”

 他没说什么,将外套除下,走进了里间浴室。听见水声我才松了口气,到了此情此景,我真正体会到了要和一个陌生男人上是件多么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我甚至已开始后悔。

 “要洗吗?”男人围着浴巾赤着上身从浴室走到我所坐的沙发前。“可以开始了吗?”他用手托起我的下颌再次询问。

 眼睛已带上了浓浓的情意味。***望着他一脸昭然若揭的望,我忽然间确定了一件事,我在后悔!他就着我在沙发上的姿势将我到,当那股热气靠近我的时,我慌乱地躲开了。

 “我们还有重谈的机会吗?”我觉得这样问得有些窝囊。“怎么,后悔了?”被拒绝的男人眯起了眼睛。我走到旁边一张沙发坐下,不自然地理了理刚刚被得有些凌乱的衣服和头发。

 “李先生,我们来重新谈谈条件好吗?”我明知眼前的男人支队我感兴趣,而且他也决不是那种需要任何人提供物质条件的人。但此时,我已经是赶鸭子上架、进退维谷了。“你很讨厌我?”“不是。”

 “你不是同恋?”“是。”我很老实,在他面前没有隐瞒的必要。“那为什么不让我碰你?”他像一个循循善地老师逐步排除掉各种理由,引导我讲出最后的答案。

 “对不起,我只是很不习惯和陌生人做这种事罢了。”李浩然坐在边深深地注视着我。他的眼神让我有种我欺骗了他的觉悟。半晌静坐边的男人才缓缓开口:“你以为,除了你自己,还有什么其它的东西能吸引我吗?”

 看来他真的生气了,语气冰冷,言辞犀利。可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反驳的理由。他说的是事实,我很清楚。气氛变成一种僵持的沉默。突然,庄严华贵的沉默气息中,响起了阵清脆的音乐铃声。一遍响过,李浩然眼也没眨一下。

 当第二遍快要响过时,他皱着眉按了接听键。“什么事?…你上来吧。”放下电话他到吧台倒了杯酒独自喝起来,接着又到里面卧室,出来时身上多了件睡袍。

 他会有事情要处理吗?刚刚那通电话应该是有人要来找他吧。我在柔软的高级沙发上如坐针毡,觉得难受已极。可心里最担心的还是阿晓的事怎么办?毕竟是我毁约在先,难道要他无偿地助我?想到这点,我不少有的焦躁起来。

 我突然想到了宁扬,若是求他,就不用忍受和这个陌生男人做这种事了,可马上又狠狠地自我唾弃了一番,与其向宁扬低头求助,还不如和这个陌生人上易来得心里痛快!

 算了,自己以前也不是没和男人做过,况且自己也是个男人,眼睛一闭让他做也不会死,而我不做,阿晓却会生死未卜。

 何况李浩然也是个成有魅力的男人,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恶心,我安慰自己。阿晓,下次见面时,你就应该不会再生我的气了。因为我也学会里利用自己的身体。

 你用身体换得优渥的物质生活,而我被迫用身体换回朋友。想通了其实也没什么,我自嘲地哂笑了声。

 就当我准备开口时,有一种轻而脆的声音窜进我的耳朵。反应过来才发现是敲门声。服务生送宵夜吧。我想。“进来。”门外之人也没有客气,听到里面应答后随即拧门就进,脚步并不为室内的豪华丽景而停顿,笔直走到吧台喝着酒的男人身边。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