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13章
 “以后再说吧。”“今晚不说我睡不着。”“那是你的事。”我要进卧室,宁扬从后面抱住了我。我叹着气:“你就不能让我在你面前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一次吗,一定要事事都强迫我?”“我不强迫你,但你要听我说。”

 宁扬放开我。我捺住阵阵头晕,坐到沙发上。宁扬小心翼翼地靠到我身边:“希,你还恨我吗?”“恨又如何,不恨又怎样?”

 “你回答我,究竟你是怎样想的?”语声低沉,却还是掩饰不住本来的紧张与急切。我斜睨着他:“以前我懒得说,就今天你对我所做的事,还以为我会对你产生好感不成?”宁扬眼皮垂下:“那就是恨我了?”我不作声。

 “你在为今天那女人的事生气吗?”见我不发话,宁扬一个人自说自话。“希,为了那个女人生气不值得,那个臭女人居然敢打你,下次我…”“不关她的事,那巴掌是我应得的。是我自己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异想天开了。”我淡淡地说。

 “希,那女人根本就不是真的爱你,她只是在找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罢了。”我讽刺地一笑:“我也是啊,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们会结婚也说不定。”

 “你还在说这种话!你根本就不爱那女人。”语气多少有些愤怒。“没有爱情的婚姻,难道你没见过吗?再说,现在我不爱她,并不代表我将来也不爱她。人不是说爱情可以慢慢培养的吗。”

 宁扬用力瞪着我:“慢慢培养?你宁愿与那个女人培养感情,也不愿接受我?!”看着他瞪大的眼睛,我叹息在心里,这两姐弟性格方面还真不是一般地像,一般地牛劲。

 “宁扬,把你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另外找个人,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好好去恋爱。然后你就会发现,这世界并不是没有爱情就活不了,也不是谁离了谁就活不了。”…“…活不了…”宁扬看着我喃喃道。

 “啊?”我以为我没听清。“希,离开你,我是活不下去。”宁扬用一种我从没看过的柔弱表情看着我。我张大嘴。

 可看他表情似乎不像在说笑。“直从到了这里后,我几乎每天都在担心,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会不会被别的女人抢走,会不会被那些恶心的男人窥觑…

 看不见你,我会无打采,就连话也懒得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会爱一个人爱得…爱得这么痛苦。”他慢慢搂住了我。“希,你走的这段时间,我害怕得睡不着觉,真的怕你就这么一去不复返。”原来他知道我去找盛乐了。

 “希,不要离开我的视线,看不到你,我真的很难受。不要对我说那些残忍的话…”他靠在我的肩膀叹着。

 “…很难受…”过了会儿,我发现靠在身上的人半天没了反应了。整个上身的重量在我肩上,再继续下去我肩膀实在吃不消了。

 “喂,宁先生,我的肩膀很痛啊。”还是没反应,我把肩上的脑袋扳过来一看,竟然已经睡着了。我只有目瞪口呆。把他身体挪到沙发上,这么大幅度的动作居然还是没反应。这个人多久没睡了?!看着睡的人,我不由靠近仔细琢磨起这个人来。

 俊逸的眉毛,直的鼻梁…没什么特别啊!眼前的人并没长上三只眼睛两个鼻子。可为什么做出来的事总那么出人意表,让人难以接受?!忽然,我睨到他眼角出似乎有一处濡,顿时诧异异常,忍不住用手指在那处抹了一下放在舌尖。

 咸的?可笑的诧异过后,我当真笑了。宁扬,原来你的眼泪也是咸的。躺在上,裹紧被子,晕眩的脑袋竟还浮出一个想法:如果是在现在的时光,我们初次相遇,你不会再对我做那些事了吧,宁扬?***

 我在上摩娑着,翻身触到一个温暖的物体,下意识地靠了过去。随后感觉整个人被一股温暖包围,很舒服。“谁叫你谁上来的?”大早起的我冰着脸,看着睡在我旁边的男人。“我冷。”

 “我不是拿了被子给你吗?”“客厅没空调,又是沙发…”我不由横瞪了他一眼:“那你昨天睡门口就不冷?”他哑口无言。

 “给我滚下去!”我不管他有没有穿衣,把被子整个一掀,铺起来。临出门前,我回头看着后面的人,突然想到一件事。“你…昨天有没有做什么?”“什么做什么?”“你!”他装疯卖傻,我气结。

 “希,你是问昨天我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吗?”宁扬嘻嘻笑着,着上身走过来搂我。赤的身体气息让我口一滞,我扭身避开。“我什么都没做。”看着我不信任的表情,他又加上一句“那是不可能的。”

 “可那也不能怪我啊,原本我就怕自己控制不住,煞是小心地避开你。可是有人半夜硬是往我怀里钻,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我就是神仙也忍不住了…”

 他如此解释,那无辜的模样,让我心头火冒。我竭力住情绪,免得让脸颊温度继续升高。“希,你在害羞?”他饶有兴味地看着我正在烧着的脸。

 我怒瞪他一眼:“我在后悔,昨天干嘛叫一只中山狼进来。”“你说错了,亲爱的希,我不是‘中山狼’,是狼。”他眯着眼笑得有如偷到腥的恶猫“我昨天只是吻了你。”“…还吻了你的脖子、口…”

 “住口!你真无!”我怒叱。他顿时噤若寒蝉。在公司一整天,我都在后悔,昨晚一时鬼心窍,让那怪物进了门。后悔莫及。

 及到下午快下班时,我才考虑到昨天傍晚发生的一幕会给公司的我带来怎样的影响。若公司的人知道后会用怎样的眼光来看我?大概多半也少不了“恶心”鄙夷之类的情绪了。

 留意找了一下,发现陈恋并没有来上班。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请假了。我和陈恋的交往的事还没公开,公司的人并不知道。要不要去探病?想起昨天她那么烈的反应,我着实犹豫了一阵子。最后还是去了。不管怎样,我和她要做个了结才对。今天的陈恋显然没了昨天的激动,见了我还算平静。我稍稍松了口气。

 她把我让进屋后,还倒了杯茶给我。我颇为诧异。“小…陈小姐,我…”我意识到关系已不同以往,及时改口。“你不用说什么,昨天是我情绪太激动了…但我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自己的男朋友或是丈夫是同恋。”“我知道。”

 我本想对她说,其实我并不想骗她,只是打算和她有个新的开始而已。话到嘴边又咽下喉咙。这样的结束对她来说,算比较好了,何必再说那些无益的话惹她伤神。

 从陈恋家出来,远远见着一个人站着,看着我下来便了上来。“希。”“这下你满意了吧?”他笑了笑,却不是很自然,接着又把话题扯开。“饿了没有,我们去吃饭吧?”

 我见他故意避开话题,也不想再继续说下去。“要吃你自己去吃,阿晓还等着回来吃饭。”“阿晓?那我和你去买菜,帮你打下手好了。”

 我默不做声地只管自己走着,走过那辆停靠在一边的车子,朝着附近的菜市场走去。身后传来宁扬关上车门然后跑过来的声响。一直到菜市场,他都没再说话,只默默调整着步伐走在我旁边。

 不过,他的静默到了菜市场就不同了。“希,你喜欢吃芹菜的,多买点回去。”“…”“这鱼也很新鲜呀,买条回去。”“…”“还有这鱼头…”“阿晓不喜欢吃鱼头。”我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他嘴角毫无形状地扭了几下:“…可我喜欢。”“宁先生,你清楚点,这是买给我们自己吃的菜,不是为你做的,想吃自己回家去做。”

 见我语气变冷,刚刚还在坚持的人态度马上软化下来:“不买不买…那阿晓喜欢吃些什么?”买完菜回走时,我听见他低声嘟哝:“为什么那个阿晓就那么重要…”“你刚刚说什么?”我确认地问道。“没什么。”他否认得倒干脆。

 过了会儿,他问:“希…你和阿晓真的…那么好吗?”我冷哼了声:“阿晓我就是那他当弟弟看的,”打住话头冷言觑了身旁的人一下又接着说道“至于你,就像眼中的砂子,看见就不舒服。”

 眼前的人表情霎时变得僵硬,看着他那有点伤心的样子,我意识到可能刚才自己的话说重了点。说话间不由语气变软了些:“走吧。”走出菜市场时,一直都郁郁的人突然笑了起来。

 我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你鬼笑些什么?”“希,我们这样一起买菜又一起回去,我觉得…好幸福!”意料之外的话,我回头看了一眼。“这样你也会觉得幸福?要说好话也不是这样说的。”“我是真的觉得幸福。”

 面对我的不信,他不由加重语气强调。“一起上班、一起买菜、一起回家的感觉真好。”他刚才还郁郁不的眼睛霎时便像擦亮了的上好青铜,泛着幽深幽深的泽。看着他的笑容,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想击碎它,事后去想,这种心情竟似小孩子恶作剧的意味。

 “你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又哪里会去理会别人。”这句冒着冷气的话,成功捣碎了笑意。“…希,你真的如此讨厌跟我在一起吗?你说实话,别说慌!”“我说讨厌你就会离开?”感觉他的脸瞬间僵住,嘴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走了几步,觉得身后有异。

 我回头一看,才发现一直走在旁边的人还站在原地,并没有跟上来。见他不跟来了,我也没打半个招呼,乐得自个儿清静地往前走去。

 “希…”他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大声叫我。我无奈回头,本以为他接着跟上来了,却发现他还站着,完全有如被施了定身法般,我大感诧异。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