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15章
 跨出门前,我待正在忙着自身清理的人。“希!等等!我送你。”他从厨房冲了出来,嘴里还有牙膏。“不用了。”

 我淡淡地应了一句。才走出公寓大门,就听见了身后的叫声。“希,等等。”头向回看,宁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自楼梯口而下,手还在系领带,头发也似乎有些凌乱。

 好在他本人可观度还不错,即使这样也不至于难以入目。很快他将车从附近停车场开了出来。“上车吧,希。”我看了他一眼,很干脆的上了车。本想坐后面,一拉之下发现竟是锁着的。

 “希,坐前面,后面我昨天锁上了。”他打开前面的车门,一脸若无其事。我在无奈之下坐在了前面。没有偏头,却从前面镜子里看到开车的人一脸掩藏不住的笑意。我顿时了然,他是故意锁上的。

 “到这里就行了。”在离公司一百米处,我让他把车停下。“希。”正要步下车门的我闻声回头,只见他迅捷地靠了过来,蜻蜓点水似的在我上一吻“下班后我来接你。”

 我默然拉开车门,我迈着散的步子走在进公司的路上。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相处模式?我和他。恼怒控制不住情绪的自己!之前的一切都在昨天发生变化。

 如果,昨天拒绝,现在我还依然能若以前般和他撇开关系,默然以对。…可发生昨晚的源何在?当时我或许很懵懂。现在却已清晰地知道自己渴望宁扬的拥抱源于…心中所宝贵的那段美好失去的空虚与失落。

 那个时候的盛乐,那个时候的我,还有那段让我铭心刻骨的感情,这一切,就像小时被大黄狗坏的叶子一样,永远地失去了。

 我该像小时候那样伤心恸哭吗?悲恸地哭泣,长大的我终是没有。却是顺从自己的感受躲进了一个男人的怀中寻求安慰。突然变得有点唾弃这样的自己。***

 下班出公司大门,一抬眼就看见那辆熟悉的车靠线停着。“希,呆会儿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我明天还要上班。”“那我们去…”“我哪里也不想去,什么也不想做。”未及他说完我便截去了他的话头。“你回去吧。”到了楼下,我这样说。

 他仰着头似乎是朝楼上看了看,遂低着头说:“我送你上去再走。”踩着日常闭着眼也能走过的楼梯,我忽觉四楼楼梯很漫长。对这样躁动的自己,我感到几分无奈。到了门口,他并未马上离去,而是默不吭声地站着。

 我叹了口气,拿钥匙开门,他在身后把门关上。“希!不要对我这么冷淡!”进屋后他难以忍耐地抱住我“你怪我昨天抱了你吗?”

 怪他?“我…见你没拒绝,便以为你同意了,我不是有意强迫你的。”这是并不像他会做出的那种异常慌乱的解释。“我没有怪你,”掰开他的手臂,我是在怪我自己。“昨天你并不是强迫我。”

 “希,你说的是真的?”他出一脸难以置信的喜悦。我深深地看了那笑容一眼,转过身去背对他:“其实没什么好惊讶的,各取所需而已。”

 “什么叫…各取所需?”“你一直想要亲近我的身体,而我也很久没有被人这么温柔地对待了。”选择背对他,是因为知道,说出这话的自己有多虚伪和无。背后变得悄无声息了。我也没有回头。半晌,声音依然自身后响起,变成很没有温度的那种沙哑。

 “你是说,昨晚你把我当成盛乐的代替品…或者干脆就是有需要时召之即来的男?”我觉得脸上某神经动了一下。

 默然换来一阵长时间的沉寂。“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是,既然你是那样看我,从心底厌恶我,那我…消失好了。”

 长久静默的人在身后发出叹息。我没来由地震了一下,这么长时间来,我再如何冷漠、如何蔑视、甚至痛骂,他都从未说过“消失”二字。

 “你告诉我,昨晚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抱你,你都会愿意?”我怔住,这个问题我竟然没想过。我只想过,昨晚的自己由于极度想要抚慰,心甘情愿地让这个叫宁扬的男人抱上了。却没想过,若当时是别人,自己也会愿意接受他的爱抚?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

 “是这样的吧?”那种万念俱灰的垂丧语气,大概是以为我在默认。我隐隐觉得不是他认为的那样,可若要我真对他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或许…并不是任何一个人的碰触我都会愿意接受…这句话也绝对说不出口。猛然惊觉自己莫名其妙地陷入了一种未可知的情绪当中。“我…算了,终归就是这样吧。希,我不会再着你了。”宁扬显得有些疲惫地说。

 随后,他站了一两分钟,便离开了。我竟也没说什么,只是在他离去之后的半个小时内觉得特别安静。安静得有些不习惯。第二天开始,我似乎又恢复了宁回国之前的那段清静时光。

 公寓从早到晚几乎都只有我一个人。阿晓不知在躲我什么,不回公寓,手机也不开。偶尔打通了也只说这段时间都很忙,为了方便基本上都睡排练室,会很少回公寓。

 在电话里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随他了。这样的清静日子过了好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正忙室内卫生的我突然听见有人敲门。

 开门一看,是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笔的西装彰显出不同寻常的气派。可他身边却很不对称地放着一株不大却是枝叶茂盛的盆栽树,用一个巨大的透气塑料袋装着。

 “请问是司希先生家吗?”来人极有礼貌地询问,得到我的确认后又继续说道“司先生你好,我是风凌集团的总裁助理康进,受我们总裁所托,给司先生你送来这棵树。”

 “你们总裁还有什么待吗?”我把他让进客厅,接过树摆在一旁。“我们总裁还有一封信给司先生。”我接过信先放过一旁,客气地说道:“谢谢康助理跑这一趟。”

 他面上泛起很为职业的笑容:“这是我份内的事,”目光不经意地看了一下“司先生常常一个人在家?”

 “啊…由于同住的那个朋友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近段基本上都只有我在。”“难怪,我觉得司先生看起来很寂寞的样子。”我勉强笑答:“还好就是,以前也常常这样一个人,习惯了。”

 “不好意思,我的问题有些僭越了。”康进走后,我拆开了一早放在桌上的信。希好久不见。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要送你一棵会开花的树?这是我拜托一个搞生物遗传的朋友特意培育的。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送过来了。

 不过我当时想着等到,算了,我知道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本来是不打算送来的,想了很久,还是想送到你手上。

 或许你并没有真正想要,甚至忘了这件事,但这是我对你许下的诺言。说起来,它不是很难照看,只要有适宜的温度就行,放在室内最好了,还可以收空调辐

 别看它现在枝叶茂盛,只要花期一到,叶子一夜之间就会全部落下,据说开出的花会有木本芙蓉那么大,但是金黄的,喜不喜欢?

 而且,听我那朋友介绍,刚开花的一两年内,只会开一两朵。那么多枝干,却只光秃秃地开着一两朵花,会不会觉得很有趣?

 花期预测似乎是一年一次,下一次花期是根据上一次来推算的。不过,照情况看,我觉得今年年内是不会开花的了。哦,对了,说了这么多,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记得隔上两天要给它浇次水,不要太多,别让它渴到就行。

 适宜的温度和适量的水分,它一定会活得很好的。希…下次它开花后,给我寄张照片过来好吗?

 我也想看看,花开时究竟是什么样子。你会好好照看它吗?不过,你要是觉得麻烦把它丢弃也在情理之中,就是一棵树,哪来这么多麻烦事。

 罗嗦了这么多,好像没几句有意义的话。你多保重,希。--宁扬--我看着这封不像书信,却像是一段条理不清、思维混乱的说明文字,心情变得复杂。

 站起身把那棵树搬到客厅的一角,然后蹲下身来仔细观看。这怎么看,也是一棵树,它真的会开花吗?如果真如此,叶子掉光,光秃秃的枝桠上冒出一两朵硕大的花,那会是怎样一副景象?我就着先前信上的说明,蹲在树前,想得入了神。

 ***“小平?”下班回来的我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小希哥,我哥下个月初就结婚了。”

 “我知道…”“这是请柬,哥说,请你一定要去。到时很多老同学也会来参加。”我默然半晌后问道:“你哥…他很忙吗?为什么不自己来送?”

 “哦…嗯,是啊,哥这阵子的确很忙。”不知是否是在我的凝视下,盛平表情显出有些不自然来“婚礼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他不开身。”

 “是这样啊…也是,那样隆重的婚礼需要准备的事情很多。”我强笑着“小平,辛苦你跑这一趟了,婚礼那天,我会去的。”“你一定要去呀,小希哥。”“嗯。”“那我走了。”“现在天都快黑了,你还去哪儿?”“我明天还要上课,哥给我定了往返机票。”我送他下楼,没说别的,只叫他路上小心点。

 “小希哥,你还爱我哥吗?”楼下盛平突然这样问我。我有片刻的呆然:“小平,爱与不爱,无论怎样,到现在都已经没有回答的必要了。”

 “当然有!”盛平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思索着盛平的不同以往。第二天,由于天气颇冷,我便把树转到了卧室,还给它裹上了防护膜。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