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16章
 闲来无事时,我开始看一些花草培育的书,可不知道是否有用。因为那是一棵树,并不是草本花木。晚希依领蹲鲆桓鋈说姆共耍嘶岫醯糜械愣觯憬辛送饴簦酥叱员呖吹缡樱游蘖牡牡缡咏谀恐凶醋ァ#侦锻5侥掣龌娑ㄏ隆?

 “观众朋友,这期我们财经节目的‘名人访谈’请来的嘉宾是我市青年企业家,不到一年时间便在我市龙腾虎跃的经济形势下大展头角的风凌集团的总裁宁扬先生。你好,宁先生。”

 我看着屏幕上的男人,比平常的那种熟悉的嗓音更要冷静沉稳。一身得体的深西服,脸上泛着成功者独有的掌控自如的微笑。“宁先生,可否让我提一个很冒昧的问题?”“请讲。”

 “宁先生担任风凌总裁不出一年,可先后收购并入了丰华电器、长铃制造、长远空调、新大陆百货等多家大中型且收购范围覆盖面广,对于这点,众人皆评宁先生作风之速、手段之狠,更甚乃父当年。”

 “商场之中,只有商机、利益与胜负,成王败寇的法则中也只有一力求胜才是自己的生存之道,我所采取的手段及方式只不过是为自己在当今商场中赢得更大的生存机率和发展空间而已。”

 此刻在电视屏幕上侃侃而谈的风凌总裁与平里在我身边的那个人完全划不上等号。猛然间醒起,这才是本来那个人该有的样子吧。…“宁先生,谢谢你今天能作客‘名人访谈’栏目,节目结束之前,我想问你一些私人质的问题,不知可否方便?”

 “还望主持人不要太过为难就是。”男人耸耸肩轻松地作答。“恕我直言,以宁先生你平常的管理手段行事方式,以及我刚刚接触的印象,直觉你应该是个强势而且时刻都有很强自信的人。不过我很想知道,生活中宁先生在对待很多事情方面是不是也坚持着你一贯的作风呢?”

 “生活中…”语气不若先前畅自然。“譬如,朋友或爱人方面。”男人表情变成与先前明显不同的无奈:“感情这方面的事情,并不像工作那样,只要时机成方法得当,就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它并不会受你控制,也不是你付出多少的努力就能强求得来的…我曾经不明白这点,所以,犯了很多…难以挽回的错误…”

 我靠着沙发看着电视里似陌生似熟悉的人,有些出神,里面讲什么都没听进脑中了。过了会儿,又觉得索然无味,便索关了电视。已经有一周没看见阿晓了,要不要去看看?

 下班的路上,我犹豫着。途经这条熟悉的街道转角处,猛觉眼前一黑,什么东西蒙住了头部,接着颈部一下刺痛,还来不及清发生了什么事,便没知觉了。

 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寻常之极的房间内,不寻常的是手脚都被绳索捆牢了。这种以前只见诸荧屏报端的情形,恐怕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遇上。

 绑架?可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怎么看,我也只是个最多能出得上几万块赎金的普通人而已,这点钱给他们似乎都嫌少。突然,我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有人拿我去向宁扬拿赎金?后又觉得这种可能也是微乎其微。

 近段宁扬根本就没来找过我,又怎会有人注意到我?任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难受地躺在地上空耗着。在以为是不是被抓自己来的人遗忘了时,门适时地开了。***

 来人一表人才,酷哥模样,室内都还带着副墨镜。绕着我嘴巴啧了两声:“没想到大哥也会喜欢你这种类型…还是抓来另有用途呢?”轻佻之极的眼神围着我上下扫动。

 “嗯,仔细看看,似乎真的不错啊。”他倏地头瞬间凑到我面前,我出其不意地吓了一跳。他哈哈笑起来。“还真感…嗯,近处再看,皮肤真好!”白皙清瘦的手指摸上我的脸:“摸起来真舒服。”

 接着手竟来到我的衣领处,我不由一阵恶寒升起,勉强说道:“我是个男人,你看清楚点。”其实这句话完全等于废话,我想这个事实在他进门时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只是心里抱有一丝侥幸,毕竟天下喜欢抱男人的男人属于极少数。手转到喉结处抚摸着:“呵,我当然知道你是个男人了,只不过本少爷的宗旨是:无论男人女人,只要是美人,通通都不放过。”

 他解开一粒衣扣伸了进来,四处抚摸,给我的感觉便似一条冰冷的蝮蛇在衣内游走,恐惧难以抑制的升起。

 “别害怕,我会很温柔的。”手上的绳索被解开,我双手得,正要死命挣扎,便被一双异常有力的手捏在手腕处,一使劲,我立觉一阵难以忍受的酸麻痛感传遍全身,不由难过地闷哼了一声。头上传来嘿嘿的笑声:“别想挣扎,形势悬殊,你是挣不过我的。”

 他的身体结结实实地了下来。“冬天衣服这么多,真麻烦!”他一件件卸去我身上的衣物。

 “不知我要了大哥的人,他会不会生气…嗯,管不了那么多了,美当前,若不尽兴不是坏了我黑羽三当家的名声!”我听见他犹豫地在透顶小声嘀咕,心里一动,不是他抓我来的。这里应该是那个以前抓过阿晓的黑羽会。

 “你这样对我就不怕你大哥生气?”我尽量掩饰自己的紧张。这人果然一愣,瞬间便道:“若你真是我大哥的人,他才不会把你关在这里一天都懒得理你。”冰冷的手掌在我肌肤上滑过。

 我看清男人眼底浓浓的望,恐惧霎时蔓延过理智,大概这次是躲不过了。一个名字在脑海里闪现,也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原来,自己内心还是渴望有人保护的。异常清晰地听见他拉开拉链的声音,我闭起眼,也只能尽量住自己的身躯不要颤抖。

 理智回复时却感到刚刚那件意料中的事并没发生在自己身上。睁开眼来,才发觉屋内多了一人。一身黑衣,没带墨镜,神情却比刚才那个要冷上许多。

 “你还知不知道节制!我抓来的人你也敢胡作非为!”先前那人低着头:“大哥,我只听说你抓了个人,又关在这里一天半不理他的,便以为可以随便…玩玩…”

 “出去!别罗嗦了!”被唤作大哥的人寒着脸呵斥,先前那人望了我一眼,便泱泱地出去了。我见先前的危险解除,大松了一口气,不着痕迹地打量起对面的人,暗忖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对方却是毫无顾忌地打量着我。我才意识到自己衣冠不整,模样狼狈,身体自然而然地缩了一缩,抓起最近的一件衣服胡乱套在身上。正感他审视的时间过长时,他突然开口:“其实我对你一直很有兴趣。”

 “呃?”不期他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什么叫“一直”?“想看看让他念念不忘、藏在心窝里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看到了…本觉得不过如此,细看之下,却发现你果然…”玩味的眼神,靠近我“是个让人很有感觉的人。”

 我心里紧张得“扑通”了一下,什么叫“让人有感觉”?“不懂吗?呵呵,”他神情暧昧地下头“就是说,只要有特殊嗜好的人看到你,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将你倒狠狠地刺穿。”

 我表情僵硬难看地扭曲了一下。他哈哈大笑着退开:“直话直说而已,反应还真有趣,这么纯情的人,恐怕也只有那个自卑的小傻瓜才会把你当宝贝了。”

 笑声到后面倒更像叹息了。“你在说谁?”虽然异常恼怒这个人之前轻佻的话语,却不得不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来?”他不答反问。“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黑羽商会会长,肖羽。”我暗忖道,果然料得不错。只是这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左右,竟然就已是有名黑帮的老大。“简单点说,我想用你来牵制一个人。”肖羽眼神锐利得放光。“谁?”

 “你的同居人。”语气异乎寻常的缓慢。我惊愕地睁大了眼。***门砰地大开,肖羽面寒气地走了进来。“你到底和宁扬有什么关系?”“我说了,只是同学而已。”

 肖羽冷哼了声:“哼,敢情宁扬那小子疯了,居然为了一个‘普通同学’放话说,若不立即马上放人,便毁了黑羽会。”我尴尬地垂下头:“他怎会知道我在这里?”

 “你到这里不过两天,若不是有细,那臭小子怎会这么快知道!那小子以为我怕了他,哼,他宁家财大势大,不过想毁黑羽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没好声气地说,猛地手擂了下旁边桌子的一角“他妈的,该死的内,坏我计划,该杀!”我看着这个绝对算不上善类的人,心里不由多了层隐忧。

 “你…真的会很好地对他吗?”听到我的询问,他余怒未尽的眼睛又染上了些许愠怒:“你好像忘了,我刚刚也说过,我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疼他的人。”

 …我走出这个熟悉的转角,便瞥见公寓大门前一个熟悉的人影站着。与往日不同,他穿了件深灰色的风衣,面色冷凝地吐着烟圈。我停在远处看了会儿才走近。

 突见我,宁扬怔了好几秒,却又在转瞬间急奔过来,一言不发地拉着我往楼梯处走。进了门,他便抱住我,力量大得出奇。我觉得臂膀有些酸痛。“吓死我了!希,”“没事。”我倦倦地答着。

 对于这件事,他受到的震惊似乎比我更甚,连嗓音都有些变了:“希,我再也不走,不离开你了,就算你再怎么骂我气我,我都不走了。”

 他肩膀微微地抖动,我看着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大男人靠在肩头哭泣,这情形也算得有些惊天动地了。***“那姓肖的敢动你,我一定会要他后悔的!”心情平静后,他又变回平常的模样,语气神情均是冷冽之极。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