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23章
 “哥最近这阵子要准备学年论文,忙的,平时在家能见上面的时间不多,我也不想打扰他…不过前阵子,他脾气很不好,嘿嘿,我知道原因。一个比我还小的男孩上他了,整天跟在他股后面兜着转,是他研究院里的学弟…”

 关掉视窗,回了信。以后可以不用上网来收信了,我微笑着想。心情甚好地打了个响指,朝坐在一旁的小人儿说道:“Rede,待会儿我请吃饭,作为这么久来用你电脑的报酬。想吃什么尽管说。”

 旁边看书的人听了并没太大的反应。甩了甩一头污糟的头发,毫不以为意地撇嘴道:“算了吧,以你的小气劲儿,还不是请我吃路边摊什么的…再说,我想去Peteri吃大餐喝红酒,你付得起吗!”

 我一脸黑线。不宽裕的日子却也过得有滋有味,我还开始学起意大利文。有时会想阿晓,不知他过得怎样。

 还会想想盛乐、宁扬甚至那棵未看到开花的、可能早已成枯木的树。一从工地回来,听见对面楼下声音很吵,似乎是在搬东西。过了会儿便没了声响。这一带基本都是以前那些快要废弃了的旧宅,都只四、五层高,平平的屋顶,一眼望去倒也舒服。

 而住这儿的不是中下贫民,便是像我这样对吃住不太在乎的单身汉。第二去顶楼晒衣服,我看了对面顶楼很久,很久。

 一棵硕大的盆栽树枝叶昂扬精神抖擞地着早上的晨曦,绿油油的叶子上泛着一点一滴的光亮…我的生活还是如原来般的平静。每天上工下工,然后洗澡换衣再去餐馆。

 那棵树,我也没有特别留意去看,只有天气很好的日子,上顶楼晾衣服时才对它瞟上两眼。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难得休息一天,我一觉睡到大中午,煮了碗面吃,然后舒舒服服地搬了张藤椅去顶楼晒太阳。很意外地那棵树不在。诧异之际没了看点,便无聊地想到房内拿本书看。

 进门便听见电话很大嗓门地叫嚣着。这个电话大概是房东留下的以前的老家当,声音大得吓人,且怎样也调不小。

 一定又是Rede那小家伙。今天周末他没课,肯定闲得无聊找我出去玩。“喂…喂?”电话那头不知是线路嘈杂还是怎么了没人应。“喂、哪位?”我又英文问了一遍。

 “它开花了,希。”回过来的是中文。沉稳的男中音是我所熟悉的。“光秃秃的枝干上,开得好大…好傻…”他小啄米那样咯咯地笑着“但它看起来真的很漂亮…你要上来看看吗?”我重走上了顶楼。

 对面顶楼的栏杆处,耀眼的阳光下,站着一个微笑的男人。身旁放着一株和他平齐的没有叶子的盆栽树。秃秃的枝桠上开着两朵大大的花,繁复的花瓣在阳光的照下恣意地绽放着,金黄金黄的…午后的凉风袭过,花中,有淡淡的香味溢散开来。而他眼中,有泪闪过。

 ***全文完***番外之…温柔的温度***纽约。风扬集团总部“爸,我要去意大利。”

 一脚踏进父亲办公室,宁扬未及卸下脸奔波之,便道出自己此次纽约之行的目的。完全没料到儿子来他这儿就是为了这点小事,宁展风轻松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有向我待行踪的习惯了?”

 半开玩笑的语气“公司那边安排好了没有、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我是来向你辞职的,请你重新安排风凌的总裁人选。”这次宁展风真的愕然了,但显见宁扬那明显压抑着起伏的膛,他的心情也如滑雪板一样,唆地从高处落下。

 难道扬扬还未能走出那片陷入绝地的情感阴影?或是他根本就是从不曾真正走出过?“我找到他了,在意大利的一个边境小城里。离开盛乐后他一直在那里。”

 尽管用力压抑,声音里还是透着丝丝倔强的颤抖。“你要去那里陪他吗?”宁扬并没有立即回答,身体侧着深深地气。“他做了手术,听说还差点…他在那里没一个亲人,朋友也没有,身体不好,还每做那种体力活…”

 宁扬很不自然地皱着眉。那种强抑的痛楚之让宁展风沉默了足有一分钟。“可我们风扬并没在意大利那边设下属公司。”宁扬垂着眼睛:“爸,恕我不孝…恐怕我今后无法帮你打理风扬了。”

 宁展风呆了呆,瞬既叹道:“这不是重点,还有你的那些叔叔伯伯们可以帮着,唉…只是…风凌在你手下刚变得有起,风扬的一些老臣子也对你拭目以待,寄望颇高,董事会也有很多人看着,他们的印象对你讲来接管风扬顺利与否,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如果你现在突然辞去风凌总裁,之前那些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宁扬听了一笑:“爸,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看不开了。我之前在风凌所作出的努力还是在那儿,谁接受手又有什么重要。”宁展风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好吧,按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就好了。”

 他犹记,婚礼那,自己这个平里手段果敢神情稳重的儿子,是怎样在宾客如云的婚宴上,默无一言地打开一扇一扇的门,从一楼大厅到客房,再到楼上、楼下…

 看着那样一言不发仿佛顷刻丧失了说话能力的儿子,这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大风大的宁展风,竟然开始感到有些惧意,他怕儿子就这样一蹶不振,从此消沈。

 “爸,他还是走了。”记得最后停下搜寻的儿子平静如是地对他说,神情平淡。若真平淡倒好,只怕那平淡却是深深绝望下繁衍出来的麻木的假象,!心的死寂。

 “我去封锁媒体。”儿子那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风扬大小姐的婚宴上,没有新郎,据说新郎带着一个男人跑了。到场的宾客都知道,却不会说。到场的记者也知道,却不敢说──这消息虽然会刷爆他们的印刷厂,但恐怕第二天他们报社就要被人连窝端了。

 回想起那的一幕,宁展风深深地叹息起来,他一生仕途商途顺畅之极,为何两个儿女却偏偏这般冤孽?宁扬见父亲不说话,便说道:“爸,那我走了,你多保重。”“扬扬。”宁扬回过身来。

 “你到那边后有什么具体打算?”宁扬脸上漾着淡淡的笑意:“找个普通的工作,好好看着他,照顾他。”

 “你会带他回来吗?”“…不知道,若他愿意,我便带他回来。”宁展风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说:“扬扬,作为父亲,我要提醒你,他虽然离开了盛乐,但那并不代表他爱你,且他没有回来,这说明他想开始新的生活你要考虑清楚。”

 宁扬走过来,抱了宁展风一下,扬起头一脸的笑容:“放心,爸,我知道该怎么做。”“知道就好。虽然从小我便教你,想要的东西需要努力争取,但你也须知,凡事不能太过强求,你看你姐姐现在…”

 “爸,我和姐不同,她好胜心太强,强到连爱情也成了她争胜的一部分。她爱盛乐,可是盛乐不爱她,所以她选择恨他,宁可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也要绑住盛乐。”

 宁扬顿了顿“对了,爸,姐最近情况怎样?”“情绪还算稳定,放心,我不会让她有机会来的,而且我已经给周韬那边下了严令,凡大小姐吩咐的任何有关意大利那边的事情一概置之不理,她没有可能伤害他们。”

 宁扬松了口气:“谢谢爸。”***意大利。某边境小城***宁扬在空旷的施工地不引人注意的一角站着,几近贪婪地把视线锁定在工地上那瘦弱倔强的身影上。虽然每多看一秒,心就痛上一分,奈何忍不住心中的渴望,仿佛本能般追逐着那抹身影。

 而当那陈旧不堪毫无安全感可言的居民区在眼前呈现时,宁扬觉得自己那痛得快要麻痹的心又被活,阵阵隐痛。他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这一带属于废弃的旧式居民区,本少人住,宁扬只稍微和物主协商了一下便很快地入住其中。对面四楼就是他的房间。

 夜静了,对面亮起了白枳灯昏黄的灯光。宁扬拉下窗帘,关了灯,然后站在窗口看着偶尔映上窗帘的人影。次清晨,他忐忑不安地把那株树搬到阳台晒太阳。

 即希望对面的人能知道他来了,他就在他身边,又不愿自己的出现搅了他的全新生活。“走了…”宁扬看着对面阳台的他只朝那盆栽树望了一眼,便又走了。“果真不记得了…”

 宁扬放下窗帘一角叹息。转念又想,这样也好,他仍旧可以在自己的注视里不受干扰地生活。“你的主人不记得你了呢。”宁扬捏着那绿油油的叶片喃喃自语。第四天里,宁扬改了履历表,在这个僻远小城的市中心找了份普通的职员工作。

 每天准时上下班,看着对面忙碌的身影,然后安心地躺下。和他住同样的地方,过同样的生活,即便不能接近,他也能感到安心足。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