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24章
 一早上起来,正要像往常那样把树搬去楼顶,却惊讶地发现,室内掉了一圈叶子,他有些激动,凑近一处一处地细细找寻,果然在枝与枝的交接蔽处找到了一个不易发觉的突起部分。

 顿时便欣喜若狂地拨通了德国搞生物遗传研制的朋友的电话,询问要如何照顾及一些注意事项。“希,它开花了,你看它漂亮吗?”阳光下,宁扬望着对面的顶楼的人,微笑着。

 无论如何,他想让希看到这树的花开。即使希忘了,也没关系。即使他对自己说“请你不要来打扰我”他依旧想和他一起看这花开的一幕。

 对面的人深深看了他一会儿,而后说道:“隔远了,我看不清…你把它搬过来吧。”宁扬呆住,然后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被喜悦充斥。来到四楼,门已开着。站在门口深呼吸一下。“希。”

 宁扬轻声唤着。只是能这样真实地叫着他的名字,心内便是如水波一,万难平静。人从卧室而出,浅笑道:“这么快,我还在整理内务呢。”

 宁扬痴痴地望着近前的人,这眉、这眼、这,自己有多少个夜没这般靠近他了?他不想数清。“怎么,不认得我了?”司希穿着件松松薄薄的T恤,看着他笑。“希…你瘦了好多。”只一句话他便如刺在喉。

 “嗯,是吗?不过我还是觉得精神很好啊。”司希淡淡地说了句,走到那株光秃秃的树旁蹲下,对着那两朵怒放的花不发一语。

 片刻之后叹声忽起:“我原以为它死了的…可那天它居然出现在我眼前,我觉得不可思议。简直就像个奇迹般。”头转过来。被那清澈的目光一照,宁扬不由自主地靠近。“你说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司希笑着问。

 宁扬感觉自己对那笑容着了魔,嘴里不知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已经像梦里无数次那样,将自己爱到心痛,想到心痛的人搂在了怀中。

 可甫一触到那温热的身躯,他神智猛醒,有些慌乱地将自己环紧纤背的手撤开,心中很是懊恼,为什么自己总要失控做出这些让他不快的事!

 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气氛有些轻微的尴尬。“宁扬,你要不要喝茶?上次难得买到正宗尖,味道很正。”司希打破这种微妙的气氛。“好。”

 司希进厨房沏了两杯尖端来桌上,果然香味四散。宁扬缓缓地品着,杯中的茶变浅、变浅,终至一滴不剩。该走了…“希…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明明想搂他,想抱他,想把他搂在怀里用尽全力的吻他,想要他,想得全身细胞都在发抖,可嘴里说出的却是这么一句。司希低着头不知想什么,入了神,仿佛没听到他在告辞。宁扬又看了他几眼,然后无声无息地朝门口走去。

 “宁扬。”正要开门的手微抖了一下。司希抬起头来,用那种清澈不见一丝杂质的眼神看着他。宁扬脑中盘踞多时的意志便被这幽深的目光击成了无数截。从门口奔过来,弯狠狠地将坐在椅上的人紧箍怀中。

 “希,让我留下来,让我留下来…”一遍又一遍地只知这样重复着。有一双手悄悄围了上来,宁扬霍地睁大眼,感受着那缓缓靠向他肩头的温暖。他不是在做梦,心中一遍遍强调,只因,即使梦中,希也不曾如此对他。希,回抱了他。

 “希…”声音无意识地颤抖,嗓音也变得暗哑“让我吻吻你好吗?”清澈的眼神消失在缓闭的眼睑之下,这是一种无言的邀请。宁扬一把将椅上的人抱起放在膝上,如待珍宝般将那抹惑噙在嘴中,轻怜浅爱,舌尖,细细吻了许久。

 放开来时,两人都已一脸红。宁扬把人抱进卧室,轻放在上,由眉到眼由眼到鼻,贪婪地着身下人口中的茶香,体会着和他口舌的快乐,身体开始难耐地在那具细腻的身躯上扭动挤

 心中的爱恋难以舒解,于是轻柔而又急切地将衣物从那纤瘦的躯体上褪去。每多触一分那的肌肤,就让宁扬身体里的火焰高涨一分。膜拜似地又几近狂热地在那漂亮的身体上摩娑、亲吻,发出令人耳红心跳的息。

 司希闭着眼,任身上的男人肆意地抚摸吻,终是受不了身体的刺上开始轻轻地呻出声。这种致命的惑彻底击跨了宁扬岌岌可危的意志力。轻柔的爱吻顿作狂风暴雨。

 司希略皱着眉承受着太过疯狂的情。明明很痛,可被这个男人这样爱着,心里却又有一缕难以付诸言辞的安全与温暖。

 “希…我爱你…我爱你…”宁扬无法控制自己内心压抑太久的情感,更控制不了将身下人狠狠占有的望,渐渐地连神智也开始起来,只是凭本能地在那紧炙的身体里不断地索取…

 睁开眼,身边的人依旧睡得很。宁扬心疼地吻那紧闭的眼帘,抱住自己爱逾生命的人。司希疲惫的睡颜让宁扬意识到自己刚才还是失控了,手爱怜地抚上那光洁的额头。

 希瘦了,皮肤比起以前也变得微黑,可是却多添了种成的气息。手指在脸颊滑动,好似风轻拂过水波面上的细纹,而干的吻便是甘愿沉在那水波中的一株随波漾的水草。

 希,我不会让你再一个人吃苦了。轻手轻脚地下,宁扬到厨房的旧冰柜里找菜,除了几个面包,就剩一些速食食品,转身时,还看到了垃圾桶里的方便面袋。

 痛又划过心脏的脆弱部分。成天就吃这些东西,他那脆弱的胃怎么受得了!到最近的菜市场买了大篮菜,进门时,睡的人仍未醒过。宁扬开始轻手轻脚地在厨房里忙活。

 发现没有微波炉,便先煮了饭,菜准备好了等希醒了再做。宁扬闲着无事,又回到卧室,扑在边双手撑住看着睡得香甜的人。喜悦充斥着他的灵府,他不知该如何表达,只知道,如今,笑竟已成了表达喜悦最贫乏的方式。

 “希,我现在终于能一伸手就触摸到躺在我身旁的你了。”抱住身边人,宁扬又和衣睡下。再次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宁扬一惊慌忙起身,未及出声便已闻见菜香。来到厨房,正在做菜的司希一眼瞟到他:“醒了我想菜做完,你大概也该醒了。”

 “希,我来做。”宁扬去拿他手中炒菜的铲,司希手一让,他手落了空。再看时,司希似笑非笑:“你自认为厨艺比得上我吗?”一盘香味四溢的清蒸鲫鱼盛到盘里。“端到桌上去。”

 吃饭时,宁扬替对面的人夹菜,轻声地抱怨。“希,你怎能每天吃那张速食食品方便面,不易消化又没营养,明知自己的胃不好…”司希咽了口饭,轻松地笑道:“有时赶时间,便吃得草率了些,其实平时我都有很好地照顾自己的胃的…对了,你买那么多菜放冰箱做什么我一个人可吃不完啊。”

 我是买的两个人的菜,只要你愿意,我每天替你做饭熬汤,不让你这样待自己。“希,你看看你自己都瘦了多少!”

 “是吗?嗯,好像还黑了点,”司希吃完碗里的饭,放下筷子,语气平常地说着“男人出来讨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些累的。”宁扬“啪”地把碗筷放下,起身将司希搂住,怒气想将他狠狠地

 “我知道,你想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想过和以往全无牵绊的新生活,可是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怎样我很清楚,再说,这种糙的生活也适合我。”“完全不适合!”

 宁扬楼紧椅上的人,压抑地低吼。“希,这样的你让我看到就心痛你知不知道!”司希微微挣脱宁扬的怀抱,望着他的眼睛:“宁扬,你放心,除了胃,我身体的其他部分都很好。

 我也不是在自,现在这种生活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新体验。”“就算你不在乎我的感受,也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体…希,辞掉工地那份工…”宁扬用头摩擦着司希的颈“我们再想办法好不好?”

 司希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可要退工…也要待到这个月尾才行,因为工地那边最近紧缺人手,一时半会儿也请不到人,我不想让工头为难他帮了我很多。”“我去。”宁扬说。

 司希一呆,复又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工地一时片刻难于找人吗?你辞了我去。”“不行。”

 司希想也没想便口而出。“有什么不行。我没病没痛,身体壮得像头牛,为什么去不得!”宁扬紧抿嘴角,薄薄的形拉出一条优美的弧线。那种明是赌气却偏又显得冷酷坚硬的表情让司希看得笑了。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