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的温度 下章
第25章 心诚则灵(全书完)
 宁扬一秒也不肯放松地看着,仿佛渴望许久的珍宝突然出现。“希,你刚刚对我笑了。”宁扬低语喃喃。“我一直在笑啊。”司希淡淡的语气里有着不解。

 “不同。你第一次对我出这样的笑,就像进你心里的阳光又反回我的眼中,让我清清楚楚地觉得你那一刻是愉快的…和你好接近。”宁扬缓缓伸出手,让两人紧贴在一起,手轻抚着那背脊的曲线。

 “希…讨厌我吗?”“…”司希将下颌搁在他肩上。“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好吗?”“…我可请不起你。”

 司希说话间,那张合的下颌在宁扬的肩头来回挪动,造成一种尖锐又酥麻的摩擦感。宁扬难耐酥麻地咯咯笑起来。

 “那我请你。我请你让我照顾你。”笑意未淡,目光再显出一种仿佛另全世界也难以置疑的执着与认真。临近夏日的阳光将宁扬身上的汗滴蒸烤成一层薄薄咸咸的粘稠物体,让身体紧绷又难受。

 古时人工晒盐大概与此同理了。宁扬便用巾擦着身上的粘稠边想。坚决让希辞了工地这里,把餐馆那边转成了全职,这样晚上希便能好好休息了。

 而他自己辞了那公司职务,然后来了这里。工地放工没有固定时间。当天任务完成便可收工。宁扬总是尽量提前做完,早早回家把饭煮好菜洗净,然后等希回来再做。

 他早让私人医生把希当的手术报告和身体状况表作仔细研究,制了份营养结构配置表传了过来。他欣喜地发现,这些天,希的气好了很多,而且他抚摩那削瘦的双肩时感觉没那么硌手了。

 宁扬愉快地哼着小曲在厨房里转悠忙活。“六点了,希怎么还没回来?”宁扬看了眼客厅的时钟。以往这时希该回了。

 拨通手机,铃声正常地叫了一遍,没人接。宁扬接着按重拨,刚响两声边被掐断。宁扬拿上钥匙便奔出门,心在狂跳,希,我的希,千万不要出事。

 奔出半条街了,宁扬突然想到什么,脸色煞白。姐,要是你敢伤害希一丝发,你不顾姐弟情意,我也无须再顾了。

 宁扬住心中的恐惧,强行冷静自己的神经。这时虽还亮,但由于天色阴沉仿佛暴雨将至,所以路上行人已不多了。挑一些僻静的巷子沿路找寻,那毫无人声的死寂有如强效催化剂般助长了他心中的恐惧疯狂地滋长。

 就在冷静快要被惧意侵蚀干净时,宁扬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意大利语他听不懂。仿佛是在争吵什么。循声来到一条极蔽污秽的巷子口,眼光一触到那被在地上的人,他血仿佛要顷刻化作岩浆迸而出。

 他的希被两个意大利人按在地上,嘴中了块破布,另两个站着,四个人似乎在烈地争论著什么,远处还有一人躺在地上。

 宁扬旋风般冲至跟前,左臂一勾,右手抓过一人脑袋往墙上猛撞,也不管人是死是活,推了开去,右腿急扫另一人下盘的同时,双手甩开了那压制着司希还未及起身的两个意大利氓。

 两具结实的身体倒了开去,又迅速翻起,朝宁扬扑了过来。宁扬红着眼,宛若一只因被窥觑了唯一宝物而狂怒的狮子,那斗的三人眼中渐渐出怯意,司希人已从地上爬起,脚步有些晃地靠墙站着。

 宁扬见了,心内着急:“希,你没事吧?唔!”分神间已中了对方一拳。司希急忙道:“我没事。”“到巷子外等我一会儿。”话音一落,一声惨叫,宁扬一脚下去,那结实的身躯滚了几米远。

 余下的两人见情势不对,瞧见同伴的惨样,便想开溜。宁扬恻恻地说道:“想开溜?恐怕你们连打电话回家买棺材的机会都没有。”

 那两人被宁扬堵住,两人一发狠,各从间扯下把短而亮的小水果刀,嘴中用意大利语谩骂着再度朝宁扬扑过来。

 宁扬嗤笑一声。侧身避过刀锋,手灵巧快速地向前一搭,捉住那其中一只捉刀的手腕,用力一错,刀便掉落在了两米开外,而人同时也被摔到墙角晕了过去。

 宁扬转身,不了口凉气。那个意大利混蛋竟…“你找死!”一声惨呼夹着司希的惊呼声里,小巷口的这场恶战才算落下帏幕。司希惨白的脸上有些血迹,不是他的。宁扬左手手臂划了条两三寸来长的口子。

 “你没事吧?”“没事,只是被刀锋划了条口。”他刚才见那混蛋朝希扑去,心中惊惶了方寸,一时不慎被刀锋划伤。“我帮你先用衣服包一下,免得血得太多。”

 “希,你知道那些渣子是什么人吗?”“大概是附近的一些混混,前几天在餐馆见了我便时不时来扰…今天不小心被他们觑着空子,我乘他们大意,先放倒了一个,后来四个人便一拥而上。”

 司希双手扯着衣襟宁扬手臂打了个大大的结,声音里有些不易察觉的抖动。“你来时,他们大概正讨论著要如何处置我,或是争论谁先上…”

 “我不许你这样说,不许!”宁扬吼着吻住那还在张合的嘴。而他怀中的身体在渐渐下滑。宁扬察觉到异样,霍然放开,惊恐地看着怀中的人脸白若纸。

 “希,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刚才伤到哪里了?”“没…有…先前他们恨我伤了他们同伴,便踹了我几脚…胃…胃部…有些痛…”

 “希、希…你不要吓我!”意大利边境小城的无人街头,宁扬抱着骤然而倒的人发足狂奔…***一年后***中国。某城***

 一临山滂水而建的高级别墅内,响着清脆的风铃声。一身着白色休闲服的帅气英俊男人正拿着一只香烟头逗上的人。鼻尖不停地被外物侵扰,睡在上的人下意识地用手拍了拍鼻尖,男人笑着收手,片刻又伸出手来逗

 上的人被反复如是的叨扰,不甘愿地睁开眼,出一双由于睡眠充足而敛着水意的眼睛,酣睡之意仍是不醒。男人见自己方法终于凑效,低下头一记深吻。

 “小懒猫,想睡到什么时候啊,不记得我们今天要去拜佛去的吗?迟了,菩萨可是会生气的哟。”上的人笑了笑:“不会的,菩萨一向对我很仁慈的。”

 若不仁慈,昨年那次胃大出血,早已要了他的命。“笨蛋,所以我们才要去拜啊。”城西北的福音寺,以平安大佛最为有名。

 每天都有各地游客前来瞻仰朝拜,以求福泽永驻,一生平安。而此时,那尊大佛的蒲团前也跪着两个男人,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末了,一人问道:“希,你刚刚许了什么愿?”

 “你先说。”“我希望佛能保佑我的希一生平安。”“还有呢?”“…没有了。”“真的?”“我希望佛能保佑让我的希早点爱上我。”先前的男人缓慢而虔诚地说。另一男人听了低低地笑了几声。先前的男人不解:“希,你笑什么?”“我笑,名震世人的商业骄子居然也有失招的时候。”

 “我哪里失招?”“宁总裁,你别忘了这可是保平安的佛啊。”男人一笑:“那又有什么关系,心诚则灵。”后面那身材纤细的男人突然问:“你求佛为什么不求我?”

 男人眼光闪亮:“求你有用吗?”清澈的眼神向男人眨动,仿若能带走他的一切灵魂。“当然,我可以帮你向佛祈求他能早一点爱上你。”

 (全书完)  m.UJiXs.Com
上章 花开的温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