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错卻 下章
第1章 连爹恨上了
当楼道里的狗叫声响起的时候,郭楠刚刚把东西装好包。那狗叫声在楼道里格外响亮,震的楼道嗡嗡作响,令人心烦意。等了一会,却不见消停。他凑到门上的猫眼往外看,一只小狗瞪着这边,跟有杀父之仇一样对着门狂吠不停,却不见有主人来牵。

 看起来又不像野狗,实在是令人讨厌至极。他本来就不喜欢狗,此时更是觉得这狗碍事。堵着门叫,这下自己没法出门了。

 怎么还没人来给这狗领走,就在这里叫,有没有公德心?他看看表,已经过了时间。于是下意识的开始在屋里找趁手的家伙。进了厨房找了把割刀攥在手上,不行出去宰了它?

 要不然自己总不能跳窗户?那是只小宠物狗,个头不大,至于什么品种郭楠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虽然不到一米七,但对付这只小狗肯定赢。自己不能久留,越早离开越好。

 不过只是想想而已,自己还能宰了这狗?那不是存心把警察往这儿引吗?要不要再等等?他把刀放回去,从门后的纸箱内又拿了把钢锤,虽然练过点儿武术,但他自觉算不上高手,对手还是狗,手持利刀万一割到自己就不妙了。

 还没人来吗?他真的开始考虑要不要翻窗户了,人总算来了,一个五十多的广场舞大妈,喝斥了两声,那傻狗总算不叫了,却又发似的围着她撒

 老娘们奇怪的对着门看了看,接着带着狗就下楼去了,郭楠长出一口气,急忙把锤子轻轻归位,又仔细听听外面动静,然后轻快的开了门。

 30秒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车上。这是一台特制的金杯车,后面的座都拆掉了,他窝在后面迅速换衣服。他身上穿着黑色的连鞋紧身衣,头上还有头套,脸上有口罩,手上有特制的手套。

 这套行头是特制的,以确保自己不会在现场留下指纹、足迹或者发、唾等蛛丝马迹。迅速换好之后,他又下车将前后贴的假牌照揭掉。他已经很老练了,动作从容不迫,即使周围有人也不会注意到他,更何况周围没人。

 小心无大错,两年前和罗兰结婚,结婚之后经济上压力山大,结果走上了这条路,结果到现在都2006年了,居然一直没失过手。

 前面的那些失主们大部分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家里被贼光顾了,自己给他们准备的赝品还好好的被他们当真品供着,就是有报案的,也从没有警察来找过他,这就是因为自己小心。从容开车出了小区,沿着滨海路开了一段。

 接着上了北环,很快又进了老城区,这里是交通最混乱的地区,过了俩路口然后突然调头逆行进入自行车道,旁边的自行车和电动车行人一阵大,郭楠开着车三挤两挤在车群之中挪动。

 同时仔细观察有没有别的车跟着往自行车道上拐。正常司机没有这样开车的,如果后面也有车这样拐,只能说明是在跟踪自己,好在没有。费了半天劲从自行车道中离,直接开到了武警医院的后院内,在这里他下了车。

 这里是他存车的地点之一,这辆金杯他是不会开回家的,也不会开到单位去,他的家人同事甚至不知道此车的存在。

 当然这辆车大多数时间是不用的,只是放在这里落灰。只有要办事的时候才用。停好了车,掂着包和渔具他溜达着离开。

 到了门口保安老庞和他车了几句闲话,问他去哪钓鱼了,最后提醒他这个月的停车费该了,郭楠二话没说直接了三百大洋,照例不要发票收据,虽然这医院不停外部车辆。

 但是里面空车位有的是,自己需要地方停车,人家保安也能落点外快,这叫双赢。出了医院顺着路没走多远,文蕾的电话来了,打到了另一部手机上。这部手机的机主姓名是他以前上班时的掩护身份,他以前当公务员的工作单位质特殊,有好几个不同的身份姓名。

 当然这些掩护身份要是去派出所查的话都是能查到真人的,因为这根本就是公安局帮着给做的。现在虽然不干了,但是以前利用工作之便设法偷着给自己私留了一个掩护身份。

 文蕾是他的情人,或者说炮友。节的时候俩人在酒吧一夜情认识的,后来文蕾主动约他,俩人隔三差五的约会,但是关系也就是仅此而已了。

 郭楠是有家口的人,没有养小三的心思,说实话文蕾虽然长的漂亮,但是气质上不如子罗兰,只是和文蕾做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可以尽情发,这才是和他保持长时间关系的主要原因。

 文蕾问他今天过去不过去,郭楠问她现在在哪儿,文蕾说在家。郭楠有些纳闷怎么不是周末也不用上班,他从来没具体了解过文蕾到底在哪上班的,因为他觉得没必要了解。

 自己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大家炮友而已。文蕾的话语虽然没有刻意挑逗,但是却带着情意绵绵,不得不否认这小妖对男人确实有一手,郭楠心中觉得的。

 但是想想还得去杨文波那边,只好说没时间。那边文蕾失望的哦了一声,又问啥时候有时间,郭楠想了想,明天罗兰的店里还有事。

 接着公司的事也忙,恐怕也没时间,于是约好了周末见面。走到了马路斜对面,穿过胡同,到了体育场路上的农行门口,下意识的再回头看看周围,没有异常。这才算长出一口气,这一票总算又成功了!

 他打开凌志的后备箱,将包什么的进去,然后到了路对面泉广场边用公共电话给杨文波打了个电话。电话那边能听见女人的叫声,杨文波很不耐烦让他快点过来。

 等到了杨文波那里的时候,太阳都快下山了,这里已经到了郊区,周围全都是青山翠林,中间点缀着农村里盖着的独立小楼和大院。看见此景郭楠就觉得现在城市人比人家农民差远了。

 人家有宅基地,最关键是有自己的地,能自己盖房子!就这一点城市人都得滚一边凉快去!看看人家盖的三层小炮楼,还有院子啥的,里外上下居住面积上千平方的都是平常事。再看看自己,为了不委屈罗兰,打肿脸新区买套三百平的海景豪宅,房贷就让自己头疼的了。

 再加上自己一辆凌志,罗兰一辆宝马,她现在又要开店,房贷车贷做生意的本钱加在一起。郭楠都觉得大概自己啥时候中个五百万的彩票才能解决问题,再仔细想想可能中一个还不够…走进村内。

 看着两边整齐耸立的炮楼和那些村民们悠闲自在的生活,郭楠真觉得自己还不如当农民的好。

 到了山脚下的俱乐部,隐隐听见声。这里原来是一个部队的靶场,后来部队迁走了,这个靶场废弃之后被人承包下来改建成了一个击俱乐部。

 当然老百姓们是消费不起的,多是那些有钱人闲着没事的时候来打个几百发子弹舒缓下压力,罗兰以前就经常来,郭楠和罗兰就是在这儿认识的。

 靶场旁边有休息室,2楼是VIP房间,郭楠轻车路上了2楼。2楼基本上就是一个草台班子,拍国产A片的草台班子。

 屋子里面有大沙发,沙发上俩穿着感内衣丝袜的军装美妇正在那69姿态口舌厮魄的叫真跟日本AV有的比,旁边还有个光股英俊帅哥站着。

 手不停的管,巴还是不太硬,都不知道过几回了,杨文波光着膀子,手拿DV机,嘴里叼颗烟,巴也硬着,拍的一个劲儿的。认识杨文波,郭楠也不知道算是自己的幸运还是不幸。

 这小子年纪不大,才二十出头,但是在道儿那些富二代的圈子里上已经算是一号人物了,其实最主要的还是靠着他老爹的名头才戳的住,他老爹可厉害了,智信科技的老大,那可是上市公司,说他是S市首富也差不多了,那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其实要说郭楠和他们家要说也有缘分的,郭楠工作的单位最大的客户就是智信集团。

 而郭楠的子罗兰恰好又认识杨文波的后妈乐瑛,算是跟他们家有一层私人关系。杨文波平时见了罗兰也叫声姐,罗兰现在正在装修的店面就是杨文波给帮着联系的。

 郭楠就是通过罗兰的关系认识了杨文波,不过看看这小子现在的情况,郭楠就是一阵唏嘘。堂堂富二代,现在却和一群头鸭头地痞氓混在一起,天天录制情录像,还开情网站,也快成个头了。

 堕落成这样,将来怎么继承他们家的家业?其实这小子本并不坏,小时候也是乖孩子一个,就是家庭变故让这孩子受刺了。

 他老爹在外面有了二,结果把他亲妈给甩了,导致这孩子心怀怨恨。在家里和他后妈乐瑛的关系极其恶劣,得都无法在同一个房檐下居住了。

 最后他老爹在外面给他买了套房子,按时给他发零花钱,算是变相把他赶出家门了,这下杨文波更受刺,连他爹也恨上了,干脆就自甘堕落,天天不务正业。  M.ujIxS.cOM
上章 错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