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错卻 下章
第4章 向后仰起了头
“谁…你的?谁的?”郭楠打死不相信这是罗兰的,他毕竟和杨文波混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而且自己老婆就是干这古玩艺术品一行的,所以近朱者赤他对于这个行业也不算外行了。

 西王赏功那可是泉界巨珍,名列泉界五十名珍,玩钱币收藏的没有不知道的。据说全中国只有二金四银二铜八个真的,而且还不知道在谁手里。“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罗兰对着电视扬了下下巴。

 “不会吧?”郭楠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个在电视上道貌岸然的警察同志手中竟然有这样价值连城的珍宝。“是别人送给他的吧。他卖给你了?”

 “什么呀?怎么可能?人家是放在我这儿展览的,非卖品懂不懂。帮我聚人气的。再说他是警察,现在也算是公众人物了,怎么着也得注意点影响,他自己没出面借别人名义放在这的。”

 “谁呀?”“瑛姐。”郭楠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巧,瑛姐就是杨文波的后妈乐瑛。罗兰认识乐瑛据说是家里长辈是战友的关系,罗兰当初又在电视台上班,同事加朋友就管人家叫姐,也有点套近乎的意思。跟杨文波认识也是透过这层关系有接触才慢慢起来的。要说乐瑛也不是省油的灯,年轻的时候当过模特。

 后来进了电视台做主持人,在S市权贵圈子里是有名的风花旦,听说是在上结不少人脉。傍上了杨文波他爹之后就发达起来了,现在是电视台的新闻部的什么主任,就是现在法制真人秀的那个节目就是她一手办的。

 而且据说在外面还有自己的生意,金凯悦的幕后老板就是她,而且她老公,就是杨文波的老爹杨建国更猛,那是智信集团的老板,智信集团那可是上市公司,人家是真真正正的亿万富豪,是郭楠他们单位的最大的客户。

 智信集团最开始是做房地产起家的,后来又开始和中科大合资搞高科技微电子技术,听说和中航集团都有合同,十几年工夫已经成为业内大牛之一。

 道上都传说智信的老板股不干净,但是那又如何?这年头中国的富豪们哪个底子是干净的?这年头中国是有钱人的天下。人家是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民主派致公员。

 别看现在中国是共产天下,但是对这些参政民主派都跟对待少数民族一样,得宠着,轻易不敢得罪。就是市长见了人家都得客气三分,现在郭楠上班的华源财富广场就是人家公司盖的。

 明天恰好就要去智信总部一趟,有个大合同要签,这个可是真正的长期饭票。没想到罗兰这边居然还有这样的关系。“这钱到底是谁的?”“瑛姐呗,这大钱原本是她的。”郭楠一听明白了,甭问这又是送礼的。

 老郭警察成了名人,未来的政治明星,送礼的人档次也提高了,还真是煞费苦心,古玩这东西本来就没价,说是行贿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老郭警察又干脆借罗兰的店把这钱拿出来套现,却又说什么非卖品,遮遮掩掩的这一套郭楠太明白了。

 “前些日子他们电视台几个领导去缅北旅游,她跟别人玩赌石,后来用赌石和当地一个老华侨换的。那个华侨说爷爷那一辈是蔡锷的勤务副官,当年袁世凯称帝,云南打响反袁第一

 为了筹集军费,这个副官曾奉蔡锷之命入缅贩运马蹄土,就是鸦片,后来在缅甸扎了,这个事情在他们圈子里传开了,不少人见过实物,她还专门找人鉴定过。”郭楠一听,就觉得这事多半不靠谱。

 西王赏功的来历他是很清楚的,明末民大起义的时候张献忠占据四川,建立大西政权。分别铸了金银铜三种非通钱币赏赐有功将领,就是著名的西王赏功大钱。

 其中金币只赐给了他四个干儿子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后来清兵攻陷四川,刘文秀艾能奇都死在战之中,孙可望降清当了汉,只有李定国一系完整的存留下来。

 李定国在当时的江南,那是西南抗清集团的代表人物,和东南郑成功齐名,堪称是南明最后的两柱子。

 从战绩上讲,李定国数次出云贵反攻,屡败清军,明清战史上能够前后两次在战中杀死清军王爵级别统帅的只有李定国一人,真正的一代英侠,南天支柱。

 后来清廷调吴三桂入云贵,明末第一雄和明末第一名将终于展开壮烈对决。盘江会战失利后因为叛徒出卖,李定国精心策划的同吴三桂一决雌雄的磨盘山决战最终未竞全功,清军虽受重创但吴三桂侥幸自重围之中逃过一劫。

 随后清军大举反扑,李定国终于力竭而败,后来永历皇帝逃入缅甸,吴三桂和李定国分别率军入缅,一为救驾一为追杀。李定国为缅甸土人军队所阻,虽然奋力击败缅军。

 但是最终仍是晚了一步,永历帝为吴三桂绞杀,南明至此在大陆之上被彻底扑灭,只剩下海外台湾一处孤岛,而李定国得知永历皇帝的噩耗之后,悲愤绝。

 自知凭借手中数千残兵已无希望再反攻中原,便发誓决不做清臣民,率军留在缅甸深山老林之中,清数次遣人招降都遭严辞拒绝,后来李定国病死在缅甸,死前还嘱咐部下:“任死荒丘,勿降也。”

 而属于他的西王赏功金币,也随着他一起留在了缅甸,而蔡锷崇拜李定国在历史上也是出了名的,而当时滇军和北洋军作战时随身携带鸦片烟土充作军饷史料之上也有记载,那人自称祖上是蔡锷的勤务官,这个故事编得还像回事儿。

 但是郭楠觉得这事太不靠谱,玩玉石和玩钱币是两个不同的行当,你以前没玩过这一行,被人坑了都不知道,而且因为珍稀,西王赏功钱赝品遍地。现在市面上的百分之百没真货,找人鉴定就能确定真伪了?

 鉴定那人见没见过真货都还不一定呢。这个实在是太不保险了,就算是人,也不能掉以轻心。这东西太感了,一旦被人发现是假的,恐怕对于店誉是个很大的打击。

 但是他知道罗兰在这事上面不会听自己的意见。所以他看了会儿电视就睡觉了,刚躺下就接到马渊博的短信,说是明天一定得准时,智信是财神爷,可不能怠慢。

 把手机充上电,他蒙着被子睡觉。今天又出了一趟任务,尽管现在他不再为人民服务了,而是为人民币服务,但是习惯上他还是觉得自己是出了任务,这个认知习惯这些年了还是改不了。

 这是秘密专政机关锻炼出来的精神烙印。一天精神高度紧张,此时略微松弛下来,很快进入梦乡。他中间确实睡着了。

 居然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和马渊博当年还是在单位里上班的时候,自己一天不停的练习开各种保险柜,旁边那个四十多岁的风韵女教官暧昧人的眼神,总让自己集中不了精神。

 又梦见自己和她在训练所里她勾引自己,主动展开怀抱,军服敞开里面大红的蕾丝罩包裹着沉甸甸的房,和充望的白体,直向自己迫过来…

 但是他感觉到罗兰也上了,接着把他醒了,自己的生殖器完全硬着,壮观的直昂着,这个夏夜好像充着闷热的情味,罗兰成体散发着浓的女人香,横躺在他身边一边息,一边摸着他的身体。

 在上的时候,罗兰真是充官能魔尤物。工作时那优雅人的大方飒,那干的酷,就成了这个样子。这是只有我才能独占的靡姿态。

 “你干嘛呢…”郭楠醒了才发觉下体的难受,他的巴很大,至少他觉得比他自己见过的男人都要,完全硬起来能顶到罗兰的子口,而子的手正在轻抚他的宝贝,手指不时扫过囊。

 “你装啥装?还装睡呢…这么硬梦见谁了。”罗兰吃吃的笑。“我梦见小马了,我这是憋的,我的上趟厕所。”

 “去死!”罗兰生气的打了他肩膀一下,坐起来穿上半透明的轻纱般的睡衣佯怒走,明月从稍稍开启的阳台间了进来,照着罗兰美丽的脸与的轮廓,还有粉薄纱下起伏的丰部,甚至那两粒突起都凸现。

 “你自己睡去吧。”罗兰说完话刚要站起身,郭楠捉住了她的右手,将她的身躯往自己拉拢,然后突然使劲地将她倒在上。

 “啊…讨厌!你干什么你!”郭楠的右手拨开了子纱袍的领口,并滑入了大腿的内侧。他的右手就像要测量大腿光滑丰度般地移动着,接着触碰到了她属于女人的生殖私秘处。那儿并没有隐藏户的丁字

 天热穿得少,当过模特的罗兰在这个季节对于丁字情有独钟。因为普通内会在在外上勒出印儿,处处注意形象的罗兰是不会让人看这个笑话的。手指触碰到了浓密的草丛,往下探寻,秘境已温热地起来。

 郭楠的手指自动地滑进了那火焰泥沼泽里去,的搅动着,罗兰呻了起来,抱住了英俊的丈夫的头,向后仰起了头,秀发漾。

 “啊…宝贝儿…要我,全部要我…用你的大巴最猛的要我的全部…”郭楠对于子调情的语还是有点不适应,最近她在上变得更加开放甚至是,这种变化让他觉得有些突然。

 大概是急着要孩子的关系,罗兰总是沉溺于用各种丢脸麻的行挑逗自己,否则这种下的痴态她以前是相当反感的,其实这距离她暂时不打算要孩子的约定过去才没两年,她就反悔了。

 不过郭楠也没办法,罗兰充分利用了她三十岁的惑他,总是想让他放弃安全措施。今天也不例外。郭楠凑上了嘴,罗兰的像鲤鱼般的息着,热情地接受了它。两人接吻拥抱着,息着斜倒在上。  M.uJIxS.com
上章 错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