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错卻 下章
第31章 先换衣服
显然郭楠就是来找林正南算账的,那就说明自己出轨的事儿他已经知道了,既然如此,再害怕也没什么用。既来之则安之吧,现在最要紧的是不能让郭楠和林正南碰面,否则非出人命不可,他们俩谁出事都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是郭楠。自己已经对不起她了。

 再让他因为自己进监狱,那自己真还不如死了好。开门的声音?怎么回事?他们有钥匙?还是把门撬开了?关门的声音。他们进屋了?罗兰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战战兢兢的往下走,越走越快,在下到林正南门口的时候甚至还扫了关着的门一眼,看看锁撬坏了没。

 接着就飞快的下楼去了,拎着鞋顾不得穿,一口气跑出小区,直跑回自己车里,才开始大口气。接着慌慌张张又给林正南拨电话。

 “喂?你在哪儿?…别回家!我老公领着人就在你屋里呢…你千万别回家…别报警!我求求你了千万别报警…有啥损失我赔给你…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他…你别报警…等他回去我会好好跟他说的…”

 林正南目睹罗兰钻进车内,一边继续和罗兰通话。“你怎么跟他说啊…好…行我不报警…这可是你说的啊…要不是你我真的报警了…你还在那儿呢?…你别在那儿呆着了…嗯我知道…你赶紧走吧我怕他发现你…你回家吧…我这几天不回去就行了。”然后罗兰的车开走了。

 林正南轻轻吁了口气,罗兰在这儿的话有可能成为目击者,这是个不必要的麻烦。他看了看GPS信号,果然还在,看起来这小子就是打算来堵我了,正好我也想收拾你,今天一整天麻烦不断,咱们就在这儿做个了断吧。***

 屋内,郭楠坐在椅子上,俩手被铐在椅背上。那两个人在到处搜,郭楠对此也抱有疑虑。是不是真的存在真画?

 是不是还有别的赝品?那天自己除了开保险箱之外其他别的根本没注意,他也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被人耍了,但是同时还有个令人惊悚的假想在他脑中萦绕,让他的皮疙瘩刷刷的冒。

 追踪器?!这是他从这两人口中得知的事实后突然意识到的一个很可怕的情况,也许自己潜意识里早就意识到了,但是直到现在才被触动。他们是通过追踪器找到我的,那么林正南他是怎么跟上我的?

 这一整天他都没有好好想这个问题,或者说是不是潜意识里他在回避这个问题。林正南不可能偶然知道自己的行踪,他肯定也在跟踪自己。郭楠不相信林正南的跟踪技巧能让自己一路一点察觉都没有,毕竟自己的反跟踪技巧并没有荒废。

 其实即使不当公务员了,但是警惕还在,有时候反跟踪技巧还是会不自觉的使出来,他不可能是近距离跟踪自己,但是从他非常精确的找到自己藏的地方来看,这家伙有能力精确定位自己的位置。

 那就是说这家伙具备某种能力,能够远距离对自己进行定位。也就是说这小子和这俩人一样,对自己下了追踪器。

 他的追踪器是下在哪儿了?也是车上吗?不对,如果是车上,他只能定位自己的车,但是自己离车那么远去藏都能被他发现,他真的那么牛?难道他是下在自己身上了?!?郭楠突然想起了林正南的履历。

 想起了第一章里说的EMC那款能粘在头发丝里的高技术微型传感器。那是非常适用于情报工作的高科技谍报工具,而林正南恰巧又是个从事过秘密工作的前外籍军事特工。

 而他退役后恰巧又在EMC工作过,实际上直到他来智信之前他一直在EMC工作,尽管这些背景资料现在的可信程度已经大打折扣,但是不可能全是假的。要作假不太可能在这种公开的情报上作假,他要隐藏的应该是在其之下的某些事实。

 也许他在EMC负责的并不是资料里显示的项目,也许凭借他的专业他负责的是别的见不得光的项目?

 也许他负责的项目让他能够接触并熟练使用那种微型传感器?也许他现在还在用?!也许现在自己的头发里就有!?郭楠只觉得头皮发麻!他是怎么给自己上去的?这小子绝对有帮凶!是谁?!郭楠突然想起了罗兰,自己的子罗兰。

 早上临走时,她在楼下曾经好像往常一样轻柔抚自己的头发,自己曾经很享受她的手指温柔的进自己的发丝的感觉,但是现在想想怎么想怎么感觉她的举止不自然。是她!?自己的老婆出卖自己了?!

 难道她和林正南这个夫合谋要谋杀亲夫!?除此之外…现在脑子好…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解释了!只有她有这个机会!罗兰不止在体上背叛我了。从整个身心从一切上都彻底的背叛我了!郭楠只觉得天旋地转…

 “找着没有?”“没,你呢?”“没有,这小子别是耍我们呢吧?”经过半天轻手轻脚的搜查,最终一无所获的两人又回到和椅子连成一体的郭楠面前,由于是晚上,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所以动作很轻。

 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这俩人很是专业,应该受过刑侦方面的训练,犄角旮旯都不放过,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他们都找遍了,显然他们是以为林正南这么晚应该在家的,结果扑空让他们很失望。现在他们更失望了。

 其中一个抓住郭楠的头发往后拉,用力把他的脸扬起,接着一个塑料袋突然从后面套上郭楠的头,用力勒紧。被绷紧的塑料袋让郭楠的面部轮廓变形的好像怪物一样,巨大的窒息痛苦让郭楠一下跟触了电一样拼命挣扎。

 但是身体被人死死住,他的手指好像鹰爪一样扭曲弯勾,手腕的完全勒进了手铐里。他从来没这么想死过,十几秒的时间让他简直生不如死,他觉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

 口里好像充了沸腾的蒸汽,似乎他的血都汽化了,而嗓子几乎要出火来。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塑料袋松开了,他大口大口得疯狂着气,还不停干呕,才感觉到手指甲的刺痛。他的手抠在椅子背上,手指甲都抠劈了,手是血。

 “啥都没有,你可以待遗言了。”“呼…呼…如果是你…呼…你会把价值几千万的真画…呼…呼…就这么随便的放在家里吗?”“你小子耍我?还真不怕死啊?是不是想再来一次?”郭楠的态度让人意外,一只耳朵被揪住,扯得快要裂开了。

 他疼得眼泪直,连声讨饶:“呼…不是不是不是,我是说只要问林正南就行。”“你说他在家,他现在怎么不在家?”“我不知道,他是一个人住,单身男的晚回家也是正常的吧。”郭楠面委屈,鼻涕眼泪口水直往外冒。

 “有可能在外面泡马子呢。”两人对视一眼,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那照这么说,我们就不需要你了,等林正南回来我们问他就好。给我个理由现在不做了你,说的不好现在就闷死你。”说着突然从后面一下再次将塑料袋套在了郭楠头上,用力勒紧。等他再松开的时候,郭楠干脆大小便失了。

 还不停剧烈的呕吐,吐的胃胆汁都出来了,还带有血,他感到他的肺都要呛炸了“呼…呼…你们怎么知道…林正南会说实话?…呼…呼…你们凭啥确信他给你的…呼…是真画?…呼…你们会鉴定赝品吗…呼…呼…”

 “哦…那你会鉴定吗?”“呼…呼…就算我说会,事后谁能保证你们不会灭我的口。”“行,有意思,我们哥俩也见过不少硬茬。

 但是到了这一步还敢讨价还价的,你是第一个。你小子是条汉子。”“不过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会鉴定?你不是也被赝品骗了吗?”“我是被骗过一次。但是我有鉴定的渠道,我现在需要一个保证,我不想死。我想打个电话。”

 “哼哼,没有可能。我们想杀你早就杀了,我们要的只是画而已。至于你会不会死,那就要看我们的目的能不能达到。如果我们能拿到真画,你就不会死。我们就这一句话的保证。

 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们只能当你在说假话,说假话的代价就使用塑料袋闷死你,让你在最痛苦的方式中死掉。”

 “看来我没有讲价钱的余地了…”“哎对了,明白就好,做人要自量。现在先说说看,你的鉴定渠道是什么?”“我老婆,她说她找人鉴定过林正南的画,她的鉴定结果是真品,所以我认为真画一定存在。林正南最开始联系的就是我老婆。”

 “你老婆是干嘛的?”“她开了个店,专卖珠宝玉器古玩字画的。”“哎呦,有钱的啊。”

 “她开店的钱基本都是我出的。”“那她还背着你在外面找情人儿?她的店生意怎么样?”“生意刚开张没多久。”“会不会是你老婆搞的鬼?其实她把真画给调包了,等卖了钱好和情人双宿双飞?”

 “有可能,还真有可能。”两人中的板寸头摸着下巴沉,看了看时间都过了半夜0点了“这么等也不是办法,万一他今天晚上不回来呢?万一他好几天都不回来呢?就在这儿干等啊?不如先去找你老婆聊聊呗,你老婆要是认识林正南,让她联系一下也方便我们,你说是不是?”

 “我…我老婆和这事没关系。”“怎么没关系,我都说了也有可能是她搞的鬼啊。再说了你不是知道她给你戴绿帽子吗,你还这么关心她干啥?哪你?”“行了起来吧,换身衣服,一身臭死了,是你给你老婆打个电话问问还是怎么办?反正林正南那边要是行不通,就去找你老婆。反过来也一样,你自己看。”

 “我手机不能用了。”“那用公用电话。”“我…她的电话号我存在手机里,我自己不记得。”“你自己老婆的电话号码你都记不住,难怪人家背着你偷人。你自己家的座机号不会也记不住吧?”“那个…知道。”“那就行,先换衣服,找个包。把这地板收拾一下。”  M.uJixS.com
上章 错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