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错卻 下章
第33章 非常不自然
因为这里是他的住所,基本上等于他的主场一样,他熟悉这里的地形环境,这里是他最有优势的地区。如果他下决心不顾一切代价也要干掉自己,那这里就是最好的地点。离开这里之外的任何地区,都只会让他下手的难度增加。

 他会怎么干掉自己?突然冲出来给自己一吗?己方可是有三个人,他能有把握把这三人都干掉?他应该不会如此鲁莽。他是个职业杀手,再加上有追踪器的帮助,他应该早就跟着的了。

 一路上都不动手,现在也不会,而且他肯定看出来这俩人不是等闲之辈。应该还是用计取胜…什么计划?他会设计什么陷阱?他应该会伪造一场意外,因为自己如果死于凶杀,说不定警察会调查到他头上。什么计划?是还在车上动手脚吗?像死杨文波一样。

 放毒针囊,毒发失控翻车伪装车祸?还是什么?究竟是什么?车门开了,郭楠坐进了车内,刀疤眼跟他坐一起,板寸开车。郭楠股都不敢坐实,生怕下面有啥东西扎自己,但是看那俩人神色如常,他心中七上八下的还是坐实了。

 不是这一招?难道是把刹车油放了?正想着,又一辆渣土车轰鸣着从侧飙过,郭楠愣愣的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影,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

 可能吗?这一个人办不到吧…至少还要一个帮手…难道他也不是一个人?他通过前面的后视镜,似乎看到一直有一辆渣土车不紧不慢在后面跟着他们,而前面就是一个拐弯了,难道…***

 马渊博开着车,到了前面路口的时候,突然听见巨大刺耳的刹车撞击声,那轰鸣声就像倒了一座房子一样。

 分明是重型的大车翻车的声音。轰鸣声传出老远,在夜晚的街道上就像地震一样,翻车了,砸住啥东西了吧?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油门,放缓了车速,等到了前面路口,只见有几个半夜游的闲人正在大喊大叫。还有几个半夜拉活儿的出租车停在路上。

 而一辆巨大的渣土车侧翻,砖石废建材倾倒堆成小山,一辆已经看不出来原本面貌的轿车被渣土车在下面,完全已经扁了,我靠…不会吧…马渊博突然直觉的感到郭楠出事儿了,赶紧打电话,还是接不通。

 他三两步跑到近前,只能看出来被扁的似乎是一台黑凌志,牌照前后都看不出来,而车里,明显有血在往外。郭楠的车就是凌志。“咋回事?”他大声问道。

 “翻车啦,司机估计完了,这车里的人好像没跑出来,”“完啦,这估计都给酱了。”

 “赶紧打事故科赶紧打事故科!”周围的人成一团,大声喊叫,没人理会他。不远处,林正南笑着坐在车里,看着屏幕上一动不动的信号源,永远定格在这个路口了。

 他也看见了马渊博,有些意外,马渊博在这里干啥?难道他也是郭楠叫来的?不对,如果是的话,那他出现的也太晚了,偶然路过吗?还是先撤吧,别被他认出来,他发了短信“到撤离点没?”短信回了。

 “到了。”“我马上到。”他发动车子,缓缓后退,调头上了大路走了,当然他所没看到的是,很快马渊博的车子也重新发动了,向另一个方向缓慢开去…

 ***文蕾回到住处时,已经是凌晨1点半。开门的时候甚至拿钥匙都费劲,右胳膊疼得厉害,不知道骨折了没有,但是目测是没有肿,活动倒还勉强可以。还有全身上下都有淤伤,刚才在搭档车里的时候就疼得一头汗。

 毕竟自己是刚刚经历了一场严重交通事故,虽然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虽然这不是自己第一次制造死亡车祸,但是事故是真实的,翻车死人都是真实的,自己毕竟是血之躯,车祸并不因为自己是创造者就对自己另眼相看,在驾驶座上一瞬间所有东西都甩飞起来。

 在那巨大的作用力下,自己尽管做足了准备工作,仍像个木偶一样身不由己。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目标顺利干掉了,而且自己在车里安排了替死鬼,自己在暴之前顺利撤退了。

 她确信自己没有留下线索,没有目击者,警察不可能查到她这儿来,他们只会以为自己安排的那个替死鬼就是肇事者,当然他也确实就是这辆车的司机,不过死人是没法开口的,而这辆渣土车也是证照手续不全,违章纪录惊人。

 在这个城市,这种渣土车违反交通规则发生事故的现象非常普遍,隔几天就会撞死人,而且,就算有啥怀疑,她也马上要撤离了,她的原则是,只要参与了会背上人命的行动,必须在短时间内撤离,以防万一。

 反正她的身份资料啥的都是精心伪造的,就算是警察真的查到了她头上,到那时她也已经远走高飞离开这个国家了,而且她不认为中国警察有能力识破她这个职业间谍的伪装,之后就要靠她的搭档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孤军奋战了。

 但是应该不会有问题,因为主要的障碍清扫了之后,凭他一个人也有能力成功。自己以前和他有过几次合作的关系。

 对于他的能力有所了解,而且自己的主要工作已经完成了,拿多少钱办多少事,虽然是搭档,但是彼此之间也是拿钱办事的关系。如果自己对他的价值到此为止,那么自己在这里反而是画蛇添足。说老实话她都没想到还有自己出场的机会,这个目标看来不一般,能让老手吃瘪。自己当初和他接触的时候还真没看出来,只觉得他是个提起子不认账的狼,结果能从林正南手里一再逃脱还真让人意外。

 不过最终还是了结在自己手里。看来天意自己还是他的命中克星。明天就去医院看看,如果骨头没事,收拾一下当天就撤离。开了门,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门锁处的别针机关,还是原样。多年来养成这习惯了,小心使得万年船,干他们这一行的得罪人太多,说不定哪一天仇家就找上门来了。

 她换掉衣服,开始整理个人物品。自己反正就要离开了,有些东西该处理掉的必须尽快,有可能暴线索的全都不能留。手机里的短信全部删除,电话联系人全部删除,总只能证明自己和林正南有关系的一切都得消失。

 最后干脆把手机卡断了,由于早有准备,很快就完了,她又检查了一下,确定没啥遗漏。于是掉衣服,准备洗澡。

 身上有好几处淤痕,是刚才翻车时留下的,真得很疼,她手拿着手机背心的时候,动作一大顿时牵动痛处,手机失手滑出,她手脚并用的也没捞住,掉到了放了水的浴盆里,她慌忙捞出来,已经废了,她大感晦气,随后扔进垃圾桶,也没了心思洗澡,随便冲了冲就草草结束。

 她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拿出药酒开始涂抹擦,疼得嘴里直凉气。刚刚干的身子又起了一层汗。正着,突然有人敲门。半夜三更的谁啊?!文蕾几乎是下意识的警觉了起来,今天晚上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她几乎直觉的觉得来者不善。

 她一声不吭,刚刚没有关灯,楼下能看到灯光。也许来者已经知道屋里有人?自己假装睡着的话,来人会不会自行离开。

 但是敲门声一直响个不停,很急促,透着慌张。文蕾实在不知道是谁,只好悄悄走过去,透过猫眼往外面看,结果这一看之下全身的血都要凝固了,僵在那儿有两秒钟脑子里都是空白。郭楠!?这小子没死!

 ?他怎么到这儿来了?难道是跟踪我?难道他看见我了!?文蕾的第一反应,打蛇不死被蛇咬。自己没能杀得了郭楠,现在这小子找上门来了!不行!得赶紧通知林正南!她下意识的想去找手机,这才想起手机坏了不能用。

 抽屉里还有个备用的手机,但是没卡,卡刚刚让自己给毁了,而这个房子由于是临时落脚点,房东屋里固话拆掉了之后自己就没想过安个新的。自己现在没法对外联系。我靠!不是吧…***

 郭楠在门口敲着门,心中着实忐忑。车里那俩巴货铁定是成了过了,自己想到了林正南会下杀手,但是真没想到他居然真有能力实施这样的大事故。刚才自己真的是差一点点,真的就差一点点。

 实际上大车侧翻的瞬间,自己根本没把握能及时开车门滚出车外,一切都是靠运气。就在自己身子窜出去的同时,自己都能感觉到那泰山顶的重量砸在自己鞋上,那种恐怖的感觉实在难以形容,自己以后肯定会做恶梦。

 但是自己真的是逃出来了,没砸着!真的没砸着!之后自己就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躲避这一切可能的目击者,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远离事故现场。幸好这是在半夜,路上人少,黑暗给自己提供了很好的掩护,自己总算是死里逃生。

 但是下一步去哪儿呢,思来想去,郭楠发觉自己最先想到的竟然是文蕾。家是不能回了,罗兰有可能已经全面倒向了林正南这个夫,给自己下追踪器就是证据。

 妇合起伙来谋杀亲夫,当老子我是武大郎吗?老子他妈是武松,等我回过手来,早晚全都死你们!

 文蕾这个情人自己谁都没说,林正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知道吧,况且他现在肯定以为自己也在那辆车里被过了,保险起见,还是去找文蕾吧,当初自己甩她甩的那么干脆,最后大家得都反目成仇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念旧情。

 那娘们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想用怀孕来讹人,想想去找她感觉也是有点七上八下,但是现在最保险的就是她了,总算到了她家,一楼,看有灯光应该在家。

 但是门铃按半天半天没人应,感觉她应该是通过猫眼看到自己了,但是就是不开门,显然还在生气。没办法只有不停的继续按了,终于开门了,但是只开了一条。门后面链子锁着,出半张脸。郭楠觉得文蕾的表情跟看见鬼一样,非常的不自然,充了敌视和怀疑,还有些别的东西。  M.uJIxS.cOm
上章 错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