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错卻 下章
第37章 您把当眼中钉
“呵呵,我干净得很,知道我为什么叫种马吗?因为我最喜欢骑母马,你就是一匹发情撅着股等着配种的最漂亮最强壮的母马…”

 随着一声息,乐瑛再次感到了男人全身的重量又倒了股上,身子被男人猛的撞向前方,巨大的完全贯穿了体内的火热的充实感和快直袭上心尖。

 房间里的息声再次剧烈,两条赤的身体纠在一起,再次狂野的颠簸起来…马渊博来到紫龙城时,时间已经接近2点半。夜店里,狂热的韩国舞曲带来的节奏让人肾上腺素急剧分泌,DJ大声喊麦,荤段子一段接一段,舞池里都是俊男靓女们在跳。

 即使是凌晨,这里也是人气火爆。这些人都不睡觉的吗?马渊博对于这种现象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了?什么事儿在这儿说吧。”乐瑛靠在沙发上,身边是三个很清秀的年轻小伙子,看起来很有韩偶像范儿。旁边还有几个女人,举着酒杯大声地说笑,根本没把恭恭敬敬站在跟前的马渊博放在眼里。

 “瑛姐,有点不方便吧,出去说吧。”“有啥不方便的?不说就滚!”乐瑛显得霸气十足,刚才小鸭子伺候的她很是舒服,林正南给她带来的好消息让她心情舒畅,喝得有点多了。

 带着醉意使她有些忘乎所以。马渊博这小子也不是啥好东西,郭楠和他根本就是一个鼻孔出气,现在郭楠已经完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了,不过一条待宰的狗而已,大概是到我这儿摇尾乞怜来了,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对于这样的狗,根本没资格用人的方式来对待他。

 乐瑛这一骂,她旁边的那三个年轻人立刻站了起来,过来推了马渊博一把:“滚巴蛋,想挨打是不是?”“哎哎哎,别动手。”马渊博吓得直往后退“有话好说。”

 但是话没说完就又挨了几巴掌加两脚,被抓这衣领撂倒在地上,那仨小子直接把他按倒了地上,又踹了几脚。

 旁边看场子的保安看见这边动起手了,过来一看是乐瑛,被她瞪了一眼吓的不敢往前凑了,夜店的经理听说了赶紧过来了,点头哈的跟哈巴狗一样。

 “瑛姐,这是…怎么了?”“没你们的事儿,回去该干嘛干嘛去。我跟这老弟说点事儿。”经理如蒙大赦一样的消失了。乐瑛冷笑着看着马渊博肥胖的身子在地上艰难的动。

 “小马,你这人真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你说是不是?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在我眼里啥都不是,抬举你才跟你打交道,你还真把自己当盘儿菜了?

 你知道不知道在这S市我想死你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那巴公司算巴啥?跟你好好说你还跟我玩儿愣的,你想玩儿我陪你玩儿,看谁最后吃不了兜着走。我就这话,滚吧。”

 “瑛姐,我错了,你的事儿我一定给你办到。你说的我都明白,不就是林正南的事儿吗?你放心我全听你的,你说怎么就怎么。”“这他妈就对了,行了,让他起来吧,滚吧。”乐瑛见马渊博服软了,心情很是不错。

 “瑛姐,我的事儿还没说呢。”“你这人咋回事啊,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叫你滚呢。”旁边一小子更加嚣张起来,拿起烟灰缸就想砸马渊博,马渊博一边躲一边喊:“林正南让我来的,他说找到你要找的东西了,让你看一下。”“等等,滚一边去!”乐瑛一听林正南三个字顿时酒劲儿醒了,大声把那小帅哥喝斥到一边。

 林正南?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和马渊博…不对?事情不对劲!接着他看到马渊博递过来一张折叠的A4纸,心中本能的感到了不安。打开来看到上面打印好的内容,是一张视频截图,像素非常清晰,顿时变了脸色,接着成一团装进包里。

 “这…你怎么?你…真是林正南…你跟他…你到底?”她现在直觉的感到林正南那边出了问题,马渊博绝对不可能是他一伙的。“瑛姐,小林说这设计图是你要的,让我给你带过来,他那边还有好几套方案。要不咱们出去说。”

 马渊博仍然是像奴才似的陪着小心,但是乐瑛此时看他的眼神却变了,她也是老江湖了,曾经在道儿上见过很多人经过很多事。马渊博那眼神深处蕴含的冷厉杀气竟让她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皮疙瘩。妈的!

 以前咋没看出来呢,这小子真是扮猪吃老虎啊。有这样的王牌在手,刚才面对打骂竟然一直隐忍,真是咬人的狗不叫。自己真是看走眼了,这种人,绝对是真正的危险人物。不是吓唬人,说到做到的。

 “行,咱们出去说。”乐瑛站起来想走,旁边那个被她喝斥的金发韩国范儿小鸭子有点面子挂不住了,他刚刚在包间里把乐瑛搞的高迭起直管他叫亲爹亲老公,后来还让他内了。

 乐瑛不但不生气,还送他一块好几万的琴表。他自认为乐瑛这个老女已经臣服在自己的巴之下了,这让他有点忘乎所以。现在不再是我哄她开心。

 而是应该她哄我开心才对!他过来拉住乐瑛的胳膊“瑛姐,大家玩的很开心怎么说走就走啊,这傻谁啊?这儿…”

 话没说完直接被乐瑛一巴掌扇在脸上,把他扇的一愣神直接坐在沙发上,跟着还没骂出来马渊博直接抄起玻璃烟灰缸抡圆了狠狠砸在他的头顶上。不知道是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是头盖骨碎裂的声音,总之那小子当场就被开瓢了。

 血点溅的茶几上沙发上是,其他人吓得都惊叫起来,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下手这么狠,一句话不说就下死手,更可怕的是他打完了人竟然还一脸平静,就像刚才打得不是人而是一只苍蝇。

 经理又领人过来了,一看已经躺地上一个了,地是血。“瑛姐,您这是…谁过来找你的麻烦是吧?用叫人过来不用?”“不用,带他去医院。我有点事儿先走了。”乐瑛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万多块放桌子上,表情平静的和林正南一起离开了,外面车里,乐瑛面色难看的看着笔记本上的视频。

 “你说林正南是工业间谍?”“没错,他就是别的企业派来的,就是冲着杨总的公司来的。你可以看看,他偷拍这些足以证明他对你没安好心。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你想怎么样?”乐瑛并不关心谁是工业间谍,她现在只关心怎么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来。

 如果被老杨知道了,自己不仅给他戴绿帽子,而且出轨对象还是商业间谍,更可怕的是这个商业间谍还是自己出力介绍进公司的,他会怎么想?“我们的敌人不是你,是林正南,我们只想和瑛姐你做个易。”

 “郭楠是不是没死?”“他现在活的好好的。”“把这些视频销毁掉,否则一切免谈。”乐瑛斩钉截铁。“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说着马渊博一把拔掉了闪存,交给乐瑛。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占口舌上的便宜,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已经占了上风,再在言语上羞辱对手或者不切实际的要挟对手没有任何意义,只会把事情糟。

 要让她感到自己的诚意,让她感觉到事情还没有失控,把她带入自己的节奏里,这才是谈判的技巧。“你没有别的备份?”

 “没有。”“我不信。”“瑛姐,我来是很有诚意的。我说过你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的敌人自始至终只有林正南。否则我根本没必要来你这儿,对不对。想要把这个曝光其实一点也不难。”马渊博说话笑眯眯的。

 但是在乐瑛眼里他就是个笑面虎。“曝光了我就没价值了,只有不曝光才有威胁我的价值,我见得多了,我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

 “那你何必跟我出来呢?瑛姐您要是觉得我们这样的小角色跟您这样的大人物同归于尽不吃亏的话,我们当然没有问题。

 只是可怜你的孩子,熬了这么些年不就是为了继承杨家家业吗,好不容易现在快把杨文波熬下去了,却终究是镜花水月。”“你威胁我可以,别威胁我孩子。”乐瑛的眼神明显变了。

 马渊博的嘴角溢出笑意,总算抓住弱点了“不是威胁,只是让我们大家坐在一起好好谈谈,有个权衡利弊的机会。

 我完全没必要对付你,因为那对我来说只是两败俱伤而已,我还想保住我在智信的合同。所以,请你相信我的诚意,否则我觉得咱们之间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好吧,我相信你说说你的条件吧。”

 “好,我们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你呢,帮我们搞掉林正南,之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当然今后我的公司和智信的合同还要请瑛姐多多帮忙。”

 “这个易里面我看不到任何诚意,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返悔?”“如果我说我们可以帮你把杨文波也一起搞掉呢?让他永远不会成为您孩子的障碍,您觉得这样算不算我们的诚意呢?”

 “杨文波?你什么意思?什么搞掉?”“我是说挂了他,让他死。明白了吗?我们如果肯为您做到这一步,应该是有诚意的吧。”

 “你说什么呢?杨文波可是我老公的儿子!是我的家人!”“瑛姐,我可是很有诚意的跟您谈条件,您再跟我打马虎眼可就有点没意思了,您和杨文波之间那点事儿郭楠都知道,他跟您不对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您也把他当眼中钉,现在我们可以帮你搞定他。”

 “你有点误会了,我跟他之间只是家庭矛盾,没你们听说的那么严重。”“是吗?可是他已经开始对付你了,您现在身处罗网之中还不自知,真等以后想后悔可就晚了。”

 “你什么意思?”“您刚才身边的那个小鸭子,就是杨文波安排的,说到这儿您应该明白了吧。他就是在等您掉以轻心的时刻。”“什么?”乐瑛当真吃了一惊。“若他用林正南的手段,恐怕您已经有把柄落他手了…”  m.UJiXs.Com
上章 错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