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错卻 下章
第42章 又麻又热
“这是你的头发?怎么会在…”乐瑛越发觉得郭楠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面前这俩自己从前个根本看不到眼里的人此刻充了神秘。

 “您还是别知道的好。”郭楠冷冷的打断她。要是以前郭楠敢这么跟她说话,她早翻脸了,但是此刻乐瑛竟然没敢接茬,这俩人到底什么人?他们以前是干嘛的?乐瑛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自己和他们打交道是不是在与虎谋皮?

 自己是不是把什么沉睡的怪物给惊醒了?两人离开了乐瑛的视线。马渊博问道:“那边都搞定了?”

 “搞定了。”“你怎么断定他不会把扔了?”“因为他和咱们是不同类型的,咱们只有在失败的时候才使用暴力,而他则视暴力为解决问题的手段。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说来听听了。”“他这种人的心理和我预料的一样,杀人成惯于用暴力解决问题,而从心理学上分析他最擅长的又是他最恐惧厌恶的,他擅长使用暴力,但是又特别恐惧别人拥有他对抗不了的暴力。所以一旦条件允许…”

 “你的意思是有这种习惯的人都惯于随身携带致命的武器防身。在没有致命武器的情况下会严重的没有安全感。

 所以一旦他拿到了,抛弃的几率非常小。”“咱们国家措施这么严,他在这儿又没啥社会关系,想难如登天,有了这机会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万一她真的扔了呢?”“那只有俩败俱伤了,但是那样我的人命官司还是跑不了,你的公司也够呛。幸好咱们不用走到那一步。”“你现在去哪儿?去现场那儿?”“嗯,我要先去布置一下,到时候你等我电话。”

 “罗兰那边儿…”“…我会自己斟酌的…”“行…到时候见…”***客厅的电话响起的时候,罗兰正瘫软趴在上像死了一样。

 黑丝袜档部和大腿贴在肌肤上,两腿偶尔痉挛一下,白色的单上是一大滩水,浓稠白浊的正从一片狼藉的出,显然刚才林正南内的量很大。

 她疲累的到了客厅沙发上拿起了座机电话,但是脸色却有些紧张。“是他么?”林正南非常小声的从卧室出来问道,装的很关心。反正肯定不会是郭楠。

 “杨文波…”罗兰悄声答道,秀气的眉头轻轻皱着,红的小嘴微微撅起,脸上的红还未退散,双眼雾蒙蒙的。

 林正南刚刚熄灭的火再次燃烧,再加上耳中听着罗兰对着电话那边软软的言语,林正南的内心不可抑制的有些泛酸,眼前的美妇人可是刚刚还在自己的身下娇着接受自己滚烫的,现在却又关心起别的男人来了。

 杨文波跟她啥关系?凌晨打电话过来,罗兰居然很自然的就接了,显然他俩的关系不一般,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林正南也有着强烈的占有,此刻的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并非罗兰真正合法的丈夫,自己不过是一个介入他人婚姻的第三者而已,要嫉妒也轮不到他。

 罗兰还在聊着电话,此时的她脸上是娇笑,好像说得很开心,浑然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刚刚占有过他的情人。

 冷不防下体上多了一双带热力的大手,带有侵略的力度让她的身体猛然一颤,小嘴差点就要呻出声,幸亏她反应的快用手捂住了话筒。

 “干什么呢?你要死啊,让他听见了怎么办?”“他说什么呢?”“他说有急事儿找郭楠…”林正南此时也有些生气了。

 这个女人背着丈夫和自己偷情,现在居然有当着自己的面撒谎。作为久经沙场的他从罗兰面部细微的表情很快就判断出来罗兰和正在通话的男人关系不一般,很可能和自己一样,还说什么不想对不起老公,在我之前你早就出轨了吧,装什么装…

 罗兰这个高贵人的形象瞬间崩塌,林正南一双手再次摸索上了罗兰丰躯。这次他毫不顾忌美妇阻止他的眼神,用力的在她的感点挑逗着,罗兰扭动着身躯想要躲闪。

 但奈何一只手要拿着电话,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身体里快在累积,成的娇躯一点一点的沦陷,诚实的反应着它的需要,在这最不该兴奋的时刻她却兴奋了,而且这种兴奋所带来的快比之前任何一次的都要来的强烈和刺

 丰的大腿渐渐的收拢,紧紧的将他那在秘滑动的手夹住,然后轻微的擦动着“嗯…你说,嗯…郭楠没回家…他手机关机了…”

 罗兰滑的皮肤再次泛起红,呼吸也开始急促,她想稳住自己的声音腔调,可惜却总在不经意间被林正南的手指带向堕落的深渊。当林正南的手指带着她的水缓缓向下,触碰到她紧致的菊花后庭时,罗兰终于再次失了。

 看着罗兰死死的捂住话筒,像天鹅一样优雅的脖颈猛烈的后仰,喉咙里发出一阵压抑的呻,林正南知道,他将会再次拥有这个美丽的女人。果然,罗兰和他再次对视的眼神里浮起了熟悉的东西,幽怨、惑还有一丝丝的

 林正南读懂了罗兰的眼神,他知道她不会再拒绝自己。于是他的手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广阔,人美妇也没有了刚刚的坚持,瘫软着身子任由情人索取。

 “你啥事儿你说…嗯…回来我跟他说…”体内越来越动,罗兰感觉自己的水都快光了,下体的空虚迫切的折磨着她。她随口应付了电话那边两句,然后媚笑着伸手握住了情人已经怒气腾腾的,然后大大的分开包裹着丝袜的双腿,牵引着它来到自己润口。

 然后她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睁大双眼看着情人坚一点点的进入丝袜上的小孔,完全埋进她下面那个散发着无尽靡气味的成。罗兰在林正南的冲击下和电话那边的对话就是一直嗯啊的,就像电影《手机》里葛优那样。

 不过到底还是完整的完成了这一次的电话,最后说了句找时间再约之后,在嫉妒的林正南加速的疯狂耸下,迫不及待的撂下了电话,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和动作,拼尽最后的力气,回应着情人。

 “哦…用力…哦…快搞我…”“货…刚才到底是谁…你和杨文波啥关系…你们是不是有一腿…”“没…没…快…”“你是不是想让他来你…你是我的…只能让我一个人…”

 嫉妒的情绪让林正南狠狠的用力,用俗的字眼侮辱着身下的美妇人。“不…我不要他…我只要你…我…我是婊子…我是你一个人的…婊子…死我吧…死…你的…婊子…”

 罗兰完全背离平形象的言语和越来越烈的身子扭动让林正南到了极致,他没想到偶尔兴起的辱骂竟然会起到这样的效果,这女人完全是的彻底丢掉廉心了,他突然拔了出来,将自己沾汁的下身到了罗兰的面前。

 罗兰从没给他口过,他今天要彻底征服她。罗兰视线像是被住了一样离不开眼前的大家伙,又黑又,不知浸泡过多少女人的水了,像一只狰狞变型的黄瓜,头像是一个大鸡蛋,这可比郭楠的大多了。

 而且持久也不是郭楠能够相比的。好几次了,居然还这么坚,难以置信,这家伙的旺盛精力简直不属于人类,就跟拍A片的演员一样,他是吃了药了吗?不过今天自己什么都无所谓了,这个男人真是女人的克星,高了好几次了。

 望却没褪下多少,身体感度却越来越强,下身被他了一会儿火又开始烧心,眼媚光,想像着这个大家伙一会进到自己体内的快乐感觉,却闻到了一股男人下体特有的浓厚荷尔蒙气息。

 这上面还有我自己的水…硕大头已到面前颤巍巍,她情不自一手捏住茎身,红一张,轻轻将头含入了口中。

 舌尖稍微了一会儿就把慢慢地做咽动作,因为自己知道男人一定是最喜欢女人这样的,口水将茎身上的味带到了口腔深处,那种柔软又坚硬的感觉让她又失去了自我。

 而林正南也配合着一下下地动着股在深入,转眼林正南就感觉到了头顶在咽喉上的感觉。

 但一触即离,罗兰有些干呕,而林正南不想在她的嘴里,他出身子站在了地上,分开了罗兰两条修长丰润的黑丝美腿,架在了自己的臂弯处,健美的肌一下下的动着。

 硕大膨头再次轻轻地顶在了罗兰的户上,沾着润的触感却不深入,而是说:“跟我说,我是出轨的夫人。”罗兰凤目着媚火。

 犹豫了片刻,自己是主动邀请林正南来偷情的,以前情到浓时也说些语,但是现在这男人明显是想彻底摧毁自己的尊严,不过自己已经放弃了从前的一切了,尊严又怎么了,罗兰看着林正南炙热期盼的眼神,风情万种的说道:“我是出轨的夫人。”

 硬茎顿时跳了一下,林正南强忍着冲动,又说:“我喜欢外遇的大巴,说。”“我是出轨的夫人,我喜欢外遇的大巴。”“喜欢就自己拿起来里。”罗兰只是觉得完了。

 这个男人让自己的羞感发酵成了官能的火,一下子把所有的一切都忘记了,拿起了大巴搭在自己的门上,只轻轻地一身,一种膨的感觉顿入心扉,两腿一哆嗦,没等再动,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一到底。林正南开始强力的冲顶,罗兰觉得自己被没了。

 硕大的像一火热的炮弹一样夯穿了自己的下身,又又酸,又麻又热,深深地顶在了自己身体内的最深的花蕊上。  M.ujIxs.cOM
上章 错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