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错卻 下章
第45章 新的开始(全书终)
这个男的不是和乐瑛在一起的那个韩国小白脸吗?叫林正南的。他显然在和某个画面之外的人对峙,他面对的方向是哪里?

 他面对的是谁?这是现场直播,这凌晨时分他在哪儿呢?自己现在确确实实的是在目睹一起可能是重大涉刑事案件的现场事发经过。他几乎立刻就想给乐瑛打电话。乐瑛是他电视节目的制片人,这小子是她的朋友,她是不是应该知道些内情。

 还有刘茂才这兔崽子,他知不知道他的网站现在在播的是什么?这俩人肯定涉案!他很想立刻给局里打电话,但是他忍住了,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头小子了,干啥事不能不考虑后果。乐瑛不是轻易能动的了的人,她背后的家族势力太强大了。

 而且自己还要靠她的电视节目继续出风头捞资本,于公于私都投鼠忌器啊。刘茂才那边自己决不能让人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自己主动打电话说不定会是个破绽。

 静观其变,明哲保身啊,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他敏锐地感觉到这个案子恐怕水很深。自己还是不要轻易的搅和进去的好。干警察干到他这个位置,破案已经是次要的了,利益才是首位,但是作为警察,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又让他本能的觉得如果不干涉的话可能会出大事。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却见到林正南突然开了。

 绝对是真,他看到了太熟悉的出的火舌和飞出的弹壳,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他能辨认出来这绝对是真!坏了!打住人没?!

 但几乎就是同时他就看到林正南的脖子被啥东西穿了,像是枝箭,然后他捂着脖子栽倒在地上,血溅地,身体搐。陈川啪的合上了笔记本,坐在那儿惊容渐平,陷入沉思…***“没想到吧,空包弹。”

 郭楠擦拭着弩上的指纹,重新回杨文波的手里,此时林正南已经身血污,地上也是一大滩血溅得到处都是。他就像个离开水的鱼,只会挣扎搐,但是却没力量站起来。

 那枝穿了他脖子的弩箭,给他脖子上造成了恐怖的血窟窿,让他疼得无法呼吸说话,而且让他的体力和意识快速的失。他已经离死不远了。

 “知道是谁换的吗?我,我给你换的。就在你在我家搞我媳妇儿的时候,我去了你家,打开了你的保险柜,在里面找到了你的,就给你换了一发。”

 郭楠开始清理尸体旁边的痕迹,拿出一卷画放在上。“熟悉这幅画吧?就是你的那幅所谓的祖传名画。

 知道怎么到我手的吗?罗兰给我的。她是最先从你保险柜里偷画的人,之后我从你家里偷的都是赝品,但是我不知道。

 你想借这幅画勾引罗兰从而接近我,反倒让我发现了你和我媳妇儿上的事,反到让我对你产生了仇恨,你说你是不是画蛇添足。”

 “反正这画一开始就是赝品对吧,还给你喽。”郭楠将画上杨文波的指纹,避开摄像镜头画面,开始老练的布置现场。林正南看着这一切,垂死中仍目显惊讶,身子搐,却无力再摸到手

 “觉得很熟悉吧,我们俩其实是同行,当然现在这个工作并非我的掩护身份,我几年前已经离开了国家安全部,在那之前,其实我们俩是同行。”

 “你以为罗兰让你去我家和她上是爱你吗?错了!她和你上恰恰说明她爱的是我。如果你的是随身带着的,那么就由她来换你的子弹。

 所以她才会和你上让你放松警惕,而你啥都不知道,恰恰说明她在你和我之间最终还是选择了我。”“我本来在这里是抱着必死的觉悟等你的,直到你的打出空之前,我都不确定罗兰会选择谁。

 如果她的选择是你,打向我的必然是一发实弹,而现在只能说明,她和你上时自始至终都能随时向你揭穿我的计划,但是她自始至终都希望死的人是你。”

 “你是不是觉得内我媳妇儿让你很有足感,实话告诉你吧,我有不孕症,我没法让罗兰怀孕,所以她需要的只是你的子而已。”林正南的眼神就像回光返照一样。

 身子猛地搐,接着完全不动了,外面,罗兰开着车慢慢的驶在土路上,她看着郭楠从窗户里小心的翻出来,然后将脚印什么的痕迹清除干净。待郭楠坐进车里,她看着他。“…都搞定了?”声音轻轻的。

 “搞定了。”“…他必须死。”“他死了,真的死了。”“…那我们回家吧。”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般的轻幽。

 “好,老婆。”…***半年之后,A市。郭楠和罗兰手拉着手走在大街上,享受着和煦的阳光和春风。罗兰怀孕的肚子鼓着。

 穿着孕妇装,挽着郭楠的胳膊,脸的幸福甜蜜。离开S市已经很长时间了,曾经轰动一时的聊天室直播案也已经落幕。真相已经被彻底的掩埋了起来。

 作为专案组组长的陈川最终结案的结果将此案件定为杨文波和林正南的互相残杀,双双致死。

 当然杨文波的尸检报告被他改了,死亡时间往后推迟了十几个小时,而案情丝毫没有提林正南和乐瑛之间的情人关系,也没提杨文波和乐瑛之间的紧张关系。

 本来乐瑛雇用自己的情人谋杀自己的继子,这一条解释也是非常有力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杨家的钱起了作用,这一条没有出现在结案报告中。至于两人的动机,显然与现场发现的一张名为《山君图》的古画有关,据调查,此画应为林正南所有。

 但是被杨文波盗窃后试图变卖,这一点经过上海警方的协查已经证实杨文波确实来过上海试图找黑市销赃此画。由此引发二人之间的血案,而讽刺的是,此画最终鉴定为赝品。

 而由此顺藤摸瓜,发现此前S市发生的多起古玩盗窃案均与杨文波有关,最终警方认定杨文波就是他们之前一直寻找的那个古玩艺术品大盗。

 而源也和杨文波有关,经查证实这是杨文波从青海化隆那买来的,最终源头来自境外,而子弹的来源则是私人击俱乐部,最终来源是公安局通过正规渠道从治安总队出去的。

 后来发现通过所谓正规手续出去的子弹多达一万多发,但是这些情况也没对外公布,杨家不希望让这桩家丑外扬,公安局也不希望被人发现他们对支弹药管控不严。

 陈川对此也无异议,如果认真查下去,他和那个聊天室网站的关系说不定会被翻出来,就此打住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就这样,在所有相关方都不愿意认真查的情况下,最终这个案件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盖棺定论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马渊博跟他说的。那时候他已经从马渊博的公司辞职了,罗兰也把生意转让了,他们已经明白了彼此最珍惜的是什么。两人走过新都汇的正门,正门上方的大屏幕上正好在播S市卫视台的节目。

 上面,已经荣升分局局长的陈川正在侃侃而谈,说的就是曾经轰动一时的聊天室击案。显然电视台作了个专题,收视率节节攀升。郭楠和罗兰相视一笑,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S市的一切已经和他们没关系了。

 现在在这里,是他们新的开始…【全书完】  M.ujIxs.cOM
上章 错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