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1章 看着表演
从老赵家出来,已经是深夜十点。中途给子打了一次电话。但是关机,我慢慢的沿着大街往家里走。

 现在是四月下旬,天气已经转暖,晚上大街上的人还是比较多,有些夜店仍在营业,夜晚的城市灯火辉煌,显示出城市的繁荣景象。

 从单位下岗已经快三年了,其间在夜总会当过保安,卖过保险,还给人骗去做过安丽,现在开出租车。

 别人说三十而立,我上个月刚过二十七岁生日,眼看奔三张的人了还是什么钱都没挣着,老婆在家虽然不说什么,但是我能感到她那冷淡的目光令我芒刺在背。

 妈的,别人能挣着钱我他妈怎么就挣不来呢?慢慢走回了家,打开门,屋里冷冷清清。子还没回来,她最近回家越来越晚了,每次问她,她都很不耐烦地说要加班。

 我不明白她一个舞蹈学校教芭蕾的老师有什么班可加,但是我不想再问,有些事情我感觉得到,男人挣不来钱就永远没有尊严。洗了澡,打开电脑上网,胡乱浏览一下网页。子喜欢聊天,有时候她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

 我不想知道她都是在聊些什么内容,我对这些没兴趣,知道了又怎样,现在网上什么网恋的无聊东西多了去了,想得太多只会自寻烦恼,况且有时候我也会和一些女们视频一下,打个情骂个俏什么的。

 上到晚上2点多,还不见子回来,再打她手机,依旧关机。过了一会儿家里电话响了,是子打过来的,说在一个女友住院了要去陪她,可能星期天才回来,说完就挂了,我呆呆的拿着话筒,最后无力的放下。第二天生意不错,到了快下午七点的时候拉了快三百块。

 顺路开到机厂的时候,一个小姐模样的人上了车,我问她去哪儿。她说去植物园那儿的万山红夜总会,我顺着黄河路上了立桥。“师傅,开快点,我要迟到了!”

 这小姐上了车嘴就没闲过一直催。我心想既然知道迟到你他妈早点出来不就行了,现在车正多的时候,我怎么快?我透过后视镜扫了她一眼,这一扫才发现她在后座正换丝袜,黑色短皮裙间,正往下褪袜。

 着两条白晃晃的大腿和黑色的蕾丝丁字。她看见了我在看她,一点也不害羞,放的一笑,反而故意调整了个角度好让我看得更清楚。

 她把进包里,又从里面拿出一双淡红色高筒丝袜,有意往前面看了一眼,然后给自己换上,一直把长丝袜的花边到大腿。我没有继续再看她,开出租的什么人没见过。

 这样的货我光电话号码就是有十几个。我有时候拉外地人的时候也偶尔干干拉皮条的生意。那小姐见我不再看她,无趣的停止了搔首姿。拿出手机又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嘻嘻哈哈的笑。等我开到地方的时候,我要求她付钱。

 “20块钱,谢谢。”她在包里摸了半天,最后竟然给我说道:“呀,师傅,我没带钱。”“你开什么玩笑?没钱你坐什么出租?快点,别耽误工夫。要不然你跟我说你家在哪儿,我拉着你回家拿钱去。”

 我最烦这种人,我打赌她的包里肯定有钱,她就是想给我耍赖。“这样吧师傅,我真没带钱。你一路上看我也看的了,我再让你摸两下,就顶了车钱吧。”说着她又把裙子起来了,出白花花的大腿,一副的样子。

 “你甭给我来这啊!摸你顶个,老子要养家糊口,摸你几下是顶吃还是顶穿,你甭给我耍赖啊!不行咱们现在就去派出所说理去。”说着我又发动了车子。

 “哎哎哎,别别别!”小姐慌了,从包里摸出一张五十块钱交给了我。你妈,明明有钱还跟我装!我找给她三十块钱,看着她下车,听见她好象骂了一句傻

 心中火大,人要衰的时候连也来欺负你。晚上十二点,车子停在长安路市场,这里有一家通宵营业的砂锅面馆,味道相当不错,很多夜班司机都会来这里吃宵夜。

 店门口好几辆车在那里停着,我跟几个认识的司机打了招呼,要了一个牛砂锅。正吃着,门口处一阵咯咯的笑声传来,我扭头一看,不是冤家不聚头。

 竟然又是那个货,她身边跟着两个混混模样染着头发的年轻孩子,打情骂俏的进来了,我转回头继续吃我的面装作没看见她。那三个人坐到了我的对面,小姐看见了我,丝毫没有什么异色。反而主动跟我打招呼:“呦,师傅也在这儿吃呢。”说着让那俩孩子去买饭。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她好像丝毫不在乎跟我之间发生的不愉快,竟然跑到了我旁边坐下,故意翘起二郎腿,黑色细高跟尖头皮靴一颤一颤,丝袜的宽花边出一大截。

 这货想干什么?发么?说老实话她长的真有几分姿,而且她这身穿戴很感,这身劲儿很人,只是我不想花那个钱。所以我没理她,继续吃。她见我不理她,又坐回了我对面。这个女人十分活跃,劲儿十足,一会儿抱住这个孩子在他耳朵边说些耳语。

 一会儿又笑着打那个一下,她的脚有意无意的总是碰我,连碰了好几下了,有一次挨着我的脚磨蹭了好几秒钟,还是我把退缩回来她才不了,他们要的是米线,很快就吃完了,我待到他们出去后才安心开始吃饭,说真的我很烦有人在我吃饭的时候巴瞎

 吃饭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是一种难得的放松,我很不喜欢有人打扰我的这个轻松的时间。吃完了饭从店里出来,就看见那仨人远远的晃着没走。我刚钻进车子,货就上来伸手拦车。

 “师傅,送我们去南村吧。”说完一伸手竟拉开车门坐了进来。那俩孩子也不由分说坐进了后座。“我今天收工了,你们找别的车吧。”我不想拉她。“哎呀师傅别介呀,你就再跑一趟吧,这深更半夜你让我们去哪儿再找车去呀。”

 货说着贴了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热热的滚圆房隔着一层上衣贴着我。后面那俩孩子说:“叫你开你就开吧,你还想拒载是咋着?”我发动了车子,我不想被投诉。

 凌晨,街上的车不多。一排排路灯将黑暗的马路照成灯火通明。我等在路口,等待绿灯。“又没警察,你过去呗!”后座一个孩子用很吊的口气说道。

 “摄像头。”我嘴里应到,其实我很不想搭理他们,这帮小蛋子儿孩子看蛊惑仔看多了,说话的口气非常令人反感。

 “那算个球,我巴上次…”另一个孩子开始很牛的吹嘘他上次怎么骑一辆没牌的踏板让警抓住,他怎么不吊那警。

 我心中冷笑,他可能连警和协管都分不清。不定当时怎么回事呢,吹得好像他牛得跟什么似的。车到了南村,黑暗的胡同口只有一个昏黄的路灯。货和那俩孩子下了车,我坐着没动,货对我说了句:“谢了啊师傅。”说完转身就走,那俩孩子在一边坏笑着看着。

 跟着一起往胡同里走。我从车里出来,追上去说了句:“给钱。”货站在胡同的黑影里,声道:“算了吧师傅,帮个忙还要钱。”那俩孩子抱着肩膀一左一右看着我,眼神儿看上去狠的。“30块钱,谢谢。”我压抑着心里的火。

 “没带钱,你俩有钱没,先借给我点。”货对那俩孩子说。那俩孩子吃笑着说没有,货说:“师傅,下次给你吧。”我没说话,看着他们表演,那俩孩子上来推了我一把。

 “你再耍赖我报警了!”我拿出手机。“你想报报吧。”一个孩子不在乎的哧笑了一声。他们有三个人,我只有一个,警察来了也不一定能说清楚。

 我看了他们一会儿,点点头。回身往车边走去。身后传来了几声笑骂:“傻。”我弯打开车门的时候,一块半截砖飞了过来,砸在前胎上。又有人骂了一句:“去你妈了个。”

 似乎在为我送行。他们误会了,我并不想走。我打开车门只是为了拿东西。在我的驾驶座底下一直放着一橡胶警。我出来,骂道:“你他妈了想死是不是。”

 然后我就奔他们过去了,那俩孩子根本没见过什么叫狠人。老子以前在大街上打群架蹲拘留所的时候他们还小学没毕业呢。

 我走到其中一个跟前,他飞起一脚对我的肚子踹过来,我往后一退用胳膊接住他的脚,骂了一声:“滚你妈个蛋!”

 往前一送把他放倒。另一个抄起砖头照我的头上砸来,我一躲砸在肩膀上,反手一打在他胳膊上,他疼得惨叫一声捂着胳膊蹲下了,货没想到我这么能打,吓得转身就跑。我现在的目标已经不在她身上了。

 照那个蹲在地上的脸上就是一脚,把他踢得仰面摔倒。那个爬起来一脚蹬在我大腿上,我上去抓住他的衣领子,转了一圈把他摔倒了墙上。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