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3章 这世就是这样
“说这一推身边的货。我转身出了包间,货在后面跟着,从手包里掏出纸巾帮我擦脸上的血,又给我捂住头上的伤口。

 我来到洗手间,仔细对着镜子把脸上的血擦干净,头上的伤口倒不是很疼。货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我炮制她。我对她说:“走你的吧。”

 她说:“你不去医院哪?你还是上医院看看吧。”“走吧你,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去不去医院也碍不着你的事。”“马…马刚让我跟着你…”“傻,你想跟就跟着吧。”我出了饭店在街上打了一辆车,货也跟着上来了“你叫啥名字?”途中我问货,她说她叫丁慧。“你在哪儿上班?”她说现在在山红坐台。

 我问她怎么认识马刚的,她说是通过那俩孩子认识的,马刚是那一片的混混,说是家里有亲戚是当官的。

 “你以后干啥事儿少巴再耍赖!现在这社会出来卖没人看不起你,不过你他妈要是好耍赖就招人烦知道不,你也就是遇见我这个脾气好的,要遇见别人那天晚上不打你个半死才怪。”

 “对不起大哥,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改。我再也不敢了。”丁慧忙不迭的认错,得前面的司机不时回头看我们俩。到玻璃厂医院找医生看了看,了两针就没事儿了。

 我出了医院让丁慧走她就不走,非要请我吃饭当是那天的赔罪,不吃白不吃,在蒙古风吃完了饭这货竟主动挽住我的胳膊,说让我去她那里坐坐,我明白坐坐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拒绝。

 货住得出租房是在工业高专后面的一栋家属楼里,是一个简单的两室一厅。我进来的时候屋里还有三个小姐打扮的妖女人在客厅唯一的茶几上打斗地主。

 看见货领人回来见怪不怪,有一个气还问要不要玩双飞。货骂了他们一句,把我领进了一个屋内。

 屋里带个阳台,只有一张大一张桌子,墙角放着几个皮箱,脸盆茶杯巾饭盒七八糟堆在桌子上,还有一些劣质的化妆品,靠着桌子竖立着一面大玻璃镜子,空中胡乱钉着铁丝上面挂着女人的内衣罩丝袜,大多数是感镂空的丁字样式。

 她回身搂住我的脖子,我的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她的腿比较直而笔,摸起来手感不错。我隔着袜来回摸了她股几下,她的腿就到了我的上。我解开皮带,掏出处于半硬状态的茎。

 她识趣的蹲下,用手套了几下,又往上吐了口吐沫卟叽卟叽套得发出水音,茎在她的套下慢慢涨硬变大。她的抬头看着我讨好地说:“洋哥,你的巴真大呀。”

 “给我叼一管。”我特喜欢女人口的感觉,在认识子之前的女朋友给我这样过,很过瘾,只是现在的子不愿意给我这样。她听话的张嘴把我的茎含住了。

 大口大口的唆,好像唆冰儿一样带着口水的声音,舌头还在上面不停的,连带含,时不时还我的丸几下。我的茎越发硬,觉得无比的舒

 她的一只手在我的间游走,扶着茎,另一只手则伸到自己的部隔着袜快速的。我口中气,抱着她的头来回摇动,用她的小口给我的作活运动。她嘴中发出呜的声音,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淌。门开了一条小,一双眼睛在偷看。

 是门外那三个货中的一个,染着金发,打扮妖感。想来是听到了我们的动静,里开始发了,看见我看她,一点也不拘束,笑嘻嘻的看着我。我故意从丁慧嘴里出硬,金发货眼睛一亮,不由自主然后消失了。

 我已经到了的边缘,在一跳一跳,我抓着她的头发硬着说:“给我出来,我要到你脸上。”她用手快速套着我的,时不时用舌头一下头。

 很快酥麻感从脊椎蔓延到丸,大股大股的浓白而出,她一闭眼,大张着嘴,白浊的粘了她的眼皮、鼻子上,顺着睫一丝挂在脸上,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她的脸渐渐被,到处都是白浊的往下淌,还有嘴里也被我了不少。

 “呃,我去洗一下。”说着她想要出去。我一把拉住她,把她往上一推,她仰面倒在上,两腿叉开,出里面的袜,袜下面竟然没穿内

 “货,内都不穿。”我掉衣,赤身体的来到前“不许洗脸,就这样好,用嘴给我直了。”

 女人哀怨的脸上带着白浊的,那情景要多靡有多靡。丁慧像一只狗一样爬过来,又用嘴含住我刚,她的口活确实可以,很快我的巴又起了。

 她给我戴上个套子,开始自己的衣服。我没让她丝袜,我喜欢和穿着丝袜的女人做。她的上身已经不着片缕,下身除了袜就是脚上的黑色细高跟尖头皮靴,我分开她的大腿,清晰地看见两片被丝袜迫的,丝袜上已经是一片迹。

 我用手指隔着丝袜顶在她的上使劲往里戳,丝袜被深深的拉伸进了腔道里,我一直加力越进越深,薄丝袜终于承受不了拉扯力而裂开了个小口,我的手指顶端感觉到了热的、粘

 我把头顶在丝袜的破口上,慢慢的往里戳,破口被越撑越大,我完全顶了进去。我的脸埋在她的口上,她的房一般,两个头呈紫红色,不知道多少男人咬过了,丁慧高亢的呻着,的脸左右摇晃,两条丝袜腿盘到了我的上,随着我的冲击晃动。我抱紧她的身体,使出全部的力量每一次都深深顶到尽头。

 这样正面着她冲顶了一会儿后,我直起身子,托着她的股站了起来,她的腿依然互相勾着盘在我身后,双手勾着我的脖子,任凭我兜着她从低下一下下往上顶,整个人挂在我身上。

 随着我的劲上下颤动着身体,口中响亮的呻叫。我就这么站着一边借着甩动的劲她一边在屋里走动,最后来到镜子跟前,看着里面两条赤体纠在一起,她的脚不一会儿就酸了。

 无力的耷拉下来,吊挂在两边。我抱着她又慢慢走到了阳台,阳台没封。外面一览无遗,我让她趴在上面,从后面掐着她的猛烈,她抿着嘴不敢叫。

 只是没一会儿就忍不住开始呻。楼底下人来人往,远处工业高专校园里到处是人,我有种在难言的快丸又开始来感觉了。

 我又把她抱回屋内,让她跪趴在上,从后面猛干,由于刚,这次感觉来的比较微弱而缓慢,她嘴里“哦、哦…”的叫着。

 我用力把她推趴在上,斜在她背后玩命的猛戳,她裆间的丝袜已经完全了,我的囊甩着拍上去带起啪啪的脆响。

 “我,快来了,快来了…”我扳过她两条腿抗在肩上,身子下,把她整个人折了起来,我着她的丝袜小腿,股一下一下的猛砸,她的丝袜裂越来越大,整个部已经完全了出来。

 一条沾直上直下的进出她的,里面鲜红的被带得翻了出来,上面沾了粘滑白沫。丁慧的眼睛也闭着,呻声一声比一声急迫,最终我深深往里一顶不动了。

 她的道开始剧烈收缩动,子有节奏的收缩,一股股热水涌了出来,口中发出了变了调的叫。我的在她的高收缩下也到了极限,一跳一跳的。我把她的身体抱紧,享受着这至高的快…***晚上回到家后子看到了我头的扎的绷带很是惊讶,问我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

 我骗她说是不小心撞的,尔后这几天子每天便回来得比较早,我知道她是怕我和别人打架惹出事来,也不任她去想,直到过了几天去医院拆了线表示此事到此为止她才不怀疑了。

 这几货时常和我联系,经常坐我的车,不过每次都给钱。有一次她还想和我搞被我拒绝了,上次是她欠我的,我倒不想和这个野有什么过深的交往。

 离那次事件过了大概有十天左右,马刚给我打了电话,殷勤地问我身子好点了没,亲热得好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他说明天在紫燕楼请我吃饭,请我务必赏脸到场。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多个朋友多条路,冤家宜解不宜结。

 我开出租本来接触大都就是这种三教九的人,他们既然表示和解我没理由决绝。第二天,我和马刚等人在紫燕楼见了面,他们一该当初横眉立目的样子,与我勾肩搭背,亲热的不得了。

 丁慧和那三个小姐以及那俩孩子也在座,马刚让那俩孩子给我端茶认错,我说算了,今天是来高兴的,以后大家就是伙计,不打不相识。这个饭局的气氛热烈的,那三个小姐和马刚的两个伙计打得火热,口黄腔连抠带掐,笑的声音包间外面都能听见。

 马刚频频向我敬酒,我以伤还没好利索为由只喝了一小杯白酒。席间马刚问我以前在哪儿上班,我说以前在银行。“银行是个好单位呀,咋现在开出租呢?”马刚做惋惜状。

 “那年我们分行出了个案子,行里两个职员把金库给撬了,后来我们分行正副行长大小头目全被免职,职工全部下岗。我就是让那一批给牵连的。”

 “是啊,这世道就是这样,人要老老实实一辈子也发不了财,那些瞎胡整的最后都牛了。”马刚这话倒是不假,这道理我也是后来才想明白。

 “那现在开出租咋样啊?”“凑合过吧。挣几个辛苦钱而已。”“老周我看你身手不错啊,是不是练过?”“我叔以前在体校是摔跤教练,我跟他练过几年。”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