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4章 外地人算个庇
“可惜了呀,老周我说你这么好的身手不知道利用,你这开出租能挣几个钱?你有这特长咋不利用呢,你现在不抓紧时间挣钱将来你孩子大了上学干什么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等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这算什么特长,现在是知识时代了,人脑子好使才算本事,空有把子笨力气顶什么用?咱脑子不好使,只能看别人挣钱。”

 “你傻,这还不算特长?能打就是特长!你要是想找活儿,我给你找怎么样,这个数。”他神秘的低声音对我伸了三手指。“什么事啊?”我心中怦然而动,但还是装糊涂。“吃完了饭再说…”他依旧保持着神秘感,对我使了个眼色。

 饭局结束后,他让那几个人先走,独自对我说道:“有人委托我收拾个人,说明了要他两条腿,你要是愿意去给你三千,怎么样?”

 “什么人?”我强自镇定。“你先说你愿不愿意去,愿意了才能告诉你。我是看你身手不错,给你指条路子。”“笑话,不说清楚我怎么敢去,万一你叫我去堵哪个大官儿呢?我可不像为了几千块钱把小命搭进去。”

 “你放心,要是真是哪个大官儿我都不敢接这事,就是一普通人。”“就一个人?”“就一个人。”

 “我想想,明天之前给你电话。”马刚表示理解,我和他分手。剩下这一天时间里我都在想这件事,去不去呢?三千块不算少,我干一个月不知道能挣这么多不能。说真的,我这人自觉地没什么特长,难道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不成。该拼的时候就要拼,但是…晚上我回到家,家里又恢复冷清模样,子这两天又开始回来的晚了。

 我知道她所谓的加班是去迪厅夜总会跳舞,我其实跟踪过她。以前我们是很恩爱的,但是自从我下岗之后关系就冷下来了,我挣不来钱没正经工作,让她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她很少对我发脾气也很少对我冷言冷语,生活也配合,但是她也需要发的渠道。我没资格说她不对,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在无声的退化。我拿出手机,拨通了马刚的号:“喂,老马,我干了。”

 第二天老马来和我见面,还有他那两个手下。他拿出了目标的资料,还有照片,我一看是个年轻男的,样子长的帅。

 “这人是干什么的?”“这小子外地来打工的,是道北一家网吧的网管,在那儿打工的时候把网吧老板娘给泡了,把人家肚子给搞大了,那女的偷偷去做产被她男人知道了,现在正打离婚。有人找我收拾他,要他两条腿。”

 “是不是那老板…”“咱们只管干活儿,其他的事情别问。”马刚的语气斩钉截铁。“好,什么时候动手?”“已经查清楚了,那小子现在住在开发区,在一家工厂里打工,随时可以动手。”…开发区,一辆红色的面包车停在路边。

 这种面包车在这里街都是,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远处的工厂大门里下班的铃声响起,三五成群的工人们鱼贯而出。车里的人努力的分辨着,在人群中找到了目标。

 “就是他,那个,跟那个女的一起的那个。”“现在人多,等会儿再动手。”“他要是不出来怎么办?”“他以前是网管,肯定有网瘾,咱们在网吧门口等着他就行了。”

 果然,天色渐暗之下,网吧门口有一个小子一摇三晃的过来了“好机会,就他一个,上吧!”那小子毫无知觉的往前走,面有两个人走了过来,尽管他事先躲开,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肩膀撞上了。

 “我你妈了个!你他妈给我站住!”被撞的那人破口就骂。“滚你妈个蛋,你再他妈给我骂一句?”那小子不知道灾难已经降临,还觉得自己有理,毫不示弱。谁知那两人就等他这句话,其中一个箭步上去飞起一脚跺在他肚子上。

 接着抓住他衣领一个抡摔狠狠地摔在地上,抡起拳头照他肋岔子狠凿了几下。这小子连受重创,疼得连话也说不出,另一个上来就是几脚把他踢得地打滚。

 附近的人看到有人打架都迅速围了过来,打人的两个人一看事不宜迟,最先动手的那个立刻从怀里掏出一把木柄铁锤,对着那小子的腿狠狠就是两下,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那小子惨叫一声当场晕了过去。

 打人的两人立刻转身便跑,周围围观的人都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那两人已经跑过了马路,迅速钻进路边停着的一辆面包车,一溜烟的跑了。

 整个事情的过程不到一分钟,剩下一群围着地上的人看热闹的闲人。面包车顺着路开,拐了好几个弯迅速到了李庄大桥,我下来把刚才打人的那柄铁锤扔进了河里。

 车子驶出了市区,绕了一个大圈从另一个地方又进了市区。隔一段放下一个人,我在二十七中门口被放下,剩下车子怎么处理就是马刚的事了。

 我的心怦怦直跳,说真的这可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街头打架斗殴只是治安案件,现在这可是重伤害罪,是刑事案件,刚才那两下肯定粉骨,那小子两条腿就算是废了。

 不过我没有同情他,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不搞专搞别人老婆,给别人戴绿帽子就要有这心理准备。我的心情很有点行侠仗义的兴奋和刺。晚上接到了马刚的电话,说明天拿钱。

 又说我好身手,两下就把那小子放倒了,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说我真是职业水准。我又确定了一遍钱数,放下电话后心里很兴奋。

 子回来看见我之后问我怎么了,我说今天有个老板把一个公事包拉到我车上了,我给他送回去了,他说给我三千块钱,让我明天去拿钱。

 子听了很高兴,晚上她特别为我口了一次,我兴奋的全在了她的房上。我从不知道她的口腔是这么舒服,简直能把我融化。

 “呼…老婆,以后多帮我用嘴几次好不好?”我子的娇躯上,快速的筛动股,长的茎时隐时现,带起阵阵

 “哦…想你的吧,那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哦…快来了…”子紧闭着眼,双腿夹着我的,不停的动下体合我的入。她的身体开始哆嗦,时而僵硬,嘴中着凉气,快要高了。

 “我…我一定行的…”我双手穿过她腋下扒住她的肩膀,下面使劲往里面顶到头,跳动着了,子哆嗦着抱紧了我,体内的动瞬间到达顶峰,继而强烈爆发…从马刚手中接过了钱,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我心情好的不得了,说不定这真的是条路子。

 马刚拿的肯定比我们更多,不过我没去计较这些。大家一起到吃了个饭,吃完了后马刚那两个伙计先走了,留下我和马刚两人独自在大街上走。“这回这事儿,可千万保密,跟谁也别说知道吗。”马刚小心翼翼的嘱咐我。

 “现在有什么风声?公安局开始调查了?”那天我和动手的那个人都是经过简单化妆的而且前后时间极短,估计不会有什么事。“没事,一个外地人算个,掏钱那主儿认识警察,这事松松摆平。”“是啊,那就行。”我不想在他面前怯。

 “老弟,我看你身手真是行啊,几下儿就把那小子给撂倒了,找你真是找对了。”“一般吧。”我不想多底儿给他,只有在他面前保持神秘感才能有优势…***

 从那天起,我在这个泥潭里越陷越深,接下来三个多月时间里又跟着他们光是打人就又干了好几回,其他的敲诈勒索要债就更多了,打人的事都是黑道上有势力的人委托的,一次是去县里把一个卖建材的老板给打了。

 再就是打了一个广告公司的经理,第三次是打了一个学校里的体育老师。三人都是终身残废。在这过程中我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我以前看见这些老板经理都会高看一眼,觉得自己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次。

 后来看着他们在自己脚下惨叫哀嚎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些人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这几个月我的生活重心开始逐渐转移到这上面来了,每天都觉得很兴奋刺,觉得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自己干了普通人干不了的事,这几个月总共了两万六千多块。子回来的晚不晚我已经不在意了,我的心思现在根本不在那上面。

 这天老马又给我打电话说我过来,经过这几个月的锻炼后,我不止胆子变大了,因为表现出众俨然成为了马刚之外的第二号人物。

 我把车交给那个朋友让她开着,现在经常是她开。另外坐公来到了马刚家。马刚这几回挣的肯定比我们都多,我还是头一次来他家。他家里的装修摆设豪华,听说他有亲戚是当官的。我到的时候另几个人也到了。

 货丁慧也在其中,上次动那个体育老师就是她先以相勾引入局,然后再干掉他的。要不然凭那个体校田径专业出身,还真不好对付他。原以为上次是临时让丁慧客串,这次她也在其中看来马刚是打算让她入伙了。

 马刚招呼我坐下,说道:“这次又来生意了,大生意,这一票要是能成,咱们可就不是小打小闹了,以后就能开公司了。”“开公司?”我们闻言都笑了,没听说过当打手也能开公司的。

 “不懂了吧,开那种民事咨询公司。”其他几个没文化不懂什么意思,我倒是听出来了:“你是说私人侦探?”

 “太对了!还是你有学问,一听就听出来了,这次是有人让咱们帮着去要债,钱要是能要回来给咱们百分之十,到时候还资助咱们开公司。”

 “我靠谁呀,谁这么大口气呀?帮咱们开公司?他要有这能耐干嘛不自己去要啊?”我表示怀疑,觉得条件这么好肯定有内幕。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