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5章 没什么高招
“是谁我不能说,这牵扯到好些关系,很复杂。总的来说就是某个人他的钱叫人给骗了,但是他又不想声张出去,所以只能自己偷偷的找人帮忙。”

 “是黑钱?”我可不想扯到这里面去。“不是,是光明正大的钱,但是…这么说吧,有个人拿他老爹的钱在做生意,结果叫人给骗了,对方一直拖欠他款子,后来连公司也没了,他不敢告诉他老爸。

 也不敢叫他公司里的人出面,因为里面很多都是他老爹的眼线,自己去要又要不回来,所以只能偷偷的委托咱们办事。”“多少钱?”“坐稳了啊,两千万。”马刚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红光。

 我和其他的人同时倒了一口冷气,两千万哪!就凭咱们几个能拿回来?我真的感觉到这事难度太大,起码来说就凭咱们现在几个人估计够呛,可是其他人已经被这两千万晕了头了。

 “两千万,十分之一也有两百万哪!我靠,发财了!“他们兴奋得脸通红,好像这些钱已经唾手可得了。

 “这回这主说了,只要能把钱回来,就算打出人命他都有办法摆平。公检法都有人在他这公司里参股,损失是大家的钱,所以这回白道方面尽管放心。说真的这回的生意还是公安局的人介绍过来的呢。”

 “老马,这情况你都摸清楚了?”我还是不放心,马刚这人做事一向稳妥,但是这次事情实在太大,不由得不谨慎。

 “放心吧,都摸清楚了。”“那你说怎么干吧。”我也下定了决心,拼他这一票,我不想永远开出租车…我晚上回家后便对子说有个朋友去外地做生意,叫我给他当几天司机另外当个帮手,说是生意做成了给我重谢。

 子没有怀疑,还叫我多跟人家学学怎么做生意,又叫我在外面自己小心。我心想这次是出去拼命的,干得好就衣锦还乡,干沉了就暴死他乡。第二天五个人坐火车直奔洛。火车上那几个人兴奋的讨论将来美丽的前景,我起身去了厕所。

 等到了厕所的时候刚拉开门,丁慧也跟着挤了进来。“你干什么?”我明知故问。“想你呗。”她吃吃笑,经过两个多月的相处,她和我的关系已经比较熟悉,口气也不想原来那么谦恭讨好。

 “你怎么会加入到他们那里面,你知不知道这事儿多危险。”“富贵险中求,我也不想一辈子当女。

 马刚说了这次要是能立功以后公司开张就让我当个部门经理。”“傻,咱们这回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两说呢,在人家地头上,丫手里又有几千万,随便就能找几十个人把咱们埋了,这回就一次机会,一旦失败估计都够呛。”

 “明易躲暗箭难防,咱们暗中算计他,肯定有机会。”“哼哼,你倒是信心十足啊。”“不是有你呢,马刚说你肯定能想出办法来,他说你是文武双全,肯定能干成大事。”“,说得好听,我要有那能耐还会一直开出租?”

 “你要是不同意那你干嘛来?”“如你所说,富贵险中求啊,我也不想一辈子当个出租司机。”“你耍我?!”丁慧佯怒,伸手想掐我。我抓住她的手,转身把她推倒厕所的厢壁上。

 伸手起她的裙子往上摸。她的眼睛眯起来,脸上泛起红,仰着头任凭我动作,开始息。

 “这回怎么穿开裆的?”她腿上穿的是一条黑色高弹尼龙连丝袜和黑色细高尖头皮靴,不过裆部却是外着,我的手指摸到了里面的丁字

 “呼…专门为你穿的啊,你上次把我的丝袜都给坏了,你还没赔我呢。”她的眼睛媚的仿佛能滴出水来。“我不是赔了你那么多吗?男人的可是女人的滋补圣品,看你小脸儿变的多光滑,肯定有我的功劳。”

 “那可不够,你这次还得再赔我点儿…”她说的话能让男人疯狂,我突然觉得在火车上搞,门外是人来人往有种偷的刺

 这货真得很会讨男人心,懂得利用环境,还知道我喜欢丝袜特地穿上裆丝袜来挑逗我,我心中的火腾腾升起,快速的解开皮带,将她的身子顶在厢壁上,两腿分开,将她的内拔在一边。

 丁慧脸通红的用腿夹住我的,上次被我抱着站着搞的记忆犹新。我感到了她户的火热润,问她要避孕套。“你有病吗?”

 “没病。”“那不就得了。我也没病,你怕什么?尽管到里面,能把我灌算你本事。”我的头没进了她的道,接着将身一耸全而入。我兜住她的,快速的猛顶,在这里不宜时间过久,要速战速决。丁慧被我烈的动作顶的哦直叫,死命搂着我的脖子,两条穿着长筒丝袜的美腿全部盘上了我的背后。

 随着我的冲击烈的起伏,身体则不断扭动合我的顶撞仿佛希望能的更深。一只手箍住我的头,手指进了我的头发里。两只鞋尖在我背后随着我的动作不断的晃动。

 我疯狂掐摸着她的大腿,感受着丝袜摩擦皮肤的美妙触感,顶了一会稍微调整了下姿势,我喜欢这种将女人完全搂在怀里的感觉。

 而且丁慧以这种无比的姿势吊挂在我身上被我兜着干,里面夹得很紧而且主动下合我的入,每次都能让我完全顶入。“呼…你是不是有恋物癖?哦…要来了,干死我…”“什么?”我停了动作,没听清她说什么。

 “你有恋物癖吧,喜欢丝袜,我见过。”她盘骑在我的上,两条腿不停的磋磨,嘴里着气,股主动在我上扭动。“我不知道。”我不明白她问这个干什么。

 “你在家和你老婆做也要她穿丝袜吗?你快点动啊…”她股起伏的频率加快,单凭她自己动作无法足她的需要。“有时候穿,你问这个干嘛?”我又开始动作。

 “没事儿,随便问问…哦…”的呻声再次响起。过了七八分钟,丁慧的呻越来越急促,里面勒的也越来越紧,道不断动,有股力量在往里

 突然,她浑身一疆,脖子后仰,盘在我上的双腿突然八爪鱼一样死死绞住了我,勾着我脖子的双臂也勒的死紧,浑身不断的哆嗦,双眼紧闭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

 她体内有节奏的在剧烈收缩,热热的粘从她身体深处涌了出来,我浑身肌紧绷,死死搂着她,任凭在她体内跳动着。

 将大股大股的浓稠灌进去,股随着的频率急速动着,感受着那无以伦比的快烈的媾结束了,我的情和力气随着强劲的出了体外,随之而来的强烈的疲惫感,我腿一软,坐倒在地板上。

 丁慧那丰胦的体仍挂在我身上,两条丝袜美腿始终不曾离开我的,我的男仍然在她的体内,我们俩就这样连接在一起,闭着眼沉沉的息着。

 我分开她盘在我身上的腿,动了动身子,沾分泌物和粘稠白沫的男从已经的一塌糊涂的肥户中了出来。本已闷热的屋内弥漫着着女人部分泌物特有的味和生鸡蛋味,使得气氛更加靡。

 “呼…和你在一起我特别容易高…”她从我身上下来,用卫生纸捂住下面,红,神态上带着之后的足和销魂,似乎在夸我。

 “呼,呼,和你在一起我特别累…”我觉得酸腿疼,伸展了下身体,感觉有种被淘空了的感觉…***到洛已经俩星期了,事情没有丝毫进展。

 到这儿一打听才知道,感情那人在本地很有能量,无怪敢拖着人家两千万不还,跟当地的黑白两道都有联系。直接找上门去不给人家打死也直接扭送官府了,这等势力,难怪委托我们的那个人自己用正当手段要不回来。

 “怎么办?”我们几个人聚在旅馆里,一个个愁眉苦脸。那几个人一时被钱了眼,现在看到残酷的现实,有两个想打退堂鼓了。

 马刚那俩手下苦着脸不说话,看那意思想走的多,马刚则是紧皱眉头,他对困难估计不足,现在也没招了,丁慧没有主意,只是看着我。“老马,现在怎么办?走还是留?你给个话。”“…”马刚不说话,看得出他不想走。

 但是现在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办法。他反问我:“老周,你怎么看。”“大家要是觉得命重要,现在走是最好的选择。大家要是觉得钱重要,那就得把命豁出去,这件事不用非常的手段是解决不了的,而且成功的机会很低,可以说是赌命。”

 “怎么办?”“绑票!”我从牙里呲出两个字。众人全都吃惊的看着我,这完全是计划之外的计划,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要知道这里是洛,是人家的地头儿,自己能不能得手是一回事。得了手之后他给不给钱也是一回事。

 拿了钱之后能不能顺利离开也是一回事。要是他们报警怎么办?在这里人生地不,绑架可是重罪,不比以前废人手脚,警察完全可以当场击毙的。总之一句话,就是九死一生!其中出一点麻烦,那就是必死无疑。

 “咱们在这里人地两生,恐怕不容易吧。”马刚眼中升起了希望,以为我想出了什么高招。“就是因为不容易,所以对方才想不到。这小子吃准了咱们老板不敢声张,所以肯定不会有防备。

 他在这里势力这么大,思维稍微正常的人都不会用这种方式动他,说实话,我没什么高招,只有绑了他再说。”

 “绑了他之后怎么办?他还钱?他要是不还怎么办?咱们还能做了他?”“我也不知道,我的意思是绑了他之后直接回去,让你那个正主自己跟他说去,到时候到了咱们地盘上,想杀想留还不是咱们说了算。在这里太危险,他出了事,一旦他的势力全部发动起来,咱们肯定招架不住。”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