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6章 马刚想了想
“他有孩子没?”丁慧突然说道“不行绑了他孩子。”我和老马愣愣的看着她,女人狠起来真是了不得。“怎么办?老马。这就是我的意见,要么就赶紧走,要么豁出去干他一票。”

 “他们家要是报警怎么办?”“随便,那时候咱们已经回去了,他本身就骗了别人几千万,真打起官司来,他也甭想好过,你不是说这回这主公检法都有人吗?想发财,不冒险怎么成?”马刚沉了半天。

 最后一拍大腿:“妈的,不狠不能刺猬,要死朝上,就这么定了,的事!”接下来的几天,众人作了分工:马刚和我去找交通工具,剩下的人分拨监视目标。

 此次出门谁身上都没带多余的证件,怕留下线索。凭两张身份证出去租车还真不好租,租车公司的人见我们拿不出驾驶执照,表示必须配司机。

 无奈只得放弃这条路,在这里偷一辆也不现实,没有交通工具根本没法实施,最后无奈只得让马刚坐长途汽车回A市,在那里一辆车从高速上开过来。

 马刚第一天早上走的,第三天晚上来的洛。开的是一辆金杯,挂着外地牌照。工具有了,动手的时间还没定。连等了一个星期都没等到合适的机会,他的孩子也是每天上下学专人车接车送,马刚和我心忧如焚,上火上的嘴上都起泡了。

 “老周,真不行就回去算了。”这天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马刚终于也打起了退堂鼓。“你不想开公司了?”“想啊,但是就怕这样下去是白费功夫。”

 “功夫是不是白费要下了才知道,胜负往往就看谁坚持的更久一些。这回要是成了,咱们的牌子也就打响了,回去开公司就是事半功倍。

 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公司可能是也能开成,但是大生意永远不会上门。”“你似乎很有信心…”“我不是有信心,我只是有决心。有了决心,有没有信心就不重要了。”“我真没想到你吓了狠劲儿这么可怕。”

 “我只是不想再开出租车了,我觉得那些老板经理们跟咱们没什么不一样,他们能开公司咱们为什么不能?比如你,你想一辈子就当个黑道打手吗?你想开私家侦探社,证明你有眼光,这个行业在中国没兴起来。

 也就是深圳上海成都北京重庆几个大城市有,但是行业的需求量又很大,你搞这个肯定有前途。难道你就不想为自己的前途拼一下吗?”马刚看着我。

 最后笑了起来:“当初还是我把你拉进这个世界,现在你却劝起我来了,我早说过你是职业级的,果然到关键时刻还是你得住。我要是开了公司,一定让你当总经理。”

 又过了一天,机会终于来了,目标这天早上没有带随从,平时他都是带着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在身边,那两个保镖一看就是练过的,估计是当过兵,一个就够摆平他们五个的。今天不知为什么没带着他们,我和马刚都觉得机会来了。

 我们的车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面,见他把车顺着九都路往东走,到了定鼎路然后上了立桥,一拐上了洛桥直奔洛南方向而去。

 过了关林也不拐,竟是直奔龙门。目标到了龙门往右一拐上了山,我们也在后面跟着,目标的车到了墓地便停下了,目标独自一人下了车,进入了墓区。难道他想拜祭什么人?不过看他手里提着个箱子,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我们四个男的全部下了车,留丁慧看车,先前没想到她也会开车。我们四个形成一道散兵线,每人之间间隔距离大概有七八米,装作互不认识的样子,在墓区门口卖香宝蜡烛的摊上买了东西,装模做样的也上了山。

 我们一边往前走一边四处看着,很快走到墓区深处,终于在丛立的墓碑群里看到了目标的身影,他正和一个男人说着什么。

 机不可失,我悄悄的像另外几个人打了个暗号,四个人慢慢的聚在一起,手里各自拿着纸元宝和纸钱装作扫墓的人往他们那里靠近。谁知那两人十分警惕,一看见有四个男的靠近,立刻收起手中的箱子快步离开,并且神色慌张。

 我一看就觉得不对,也顾不得多想,大喊了一声:“卢老板!”同时手一挥,马刚和那两人立刻从四面包抄过去。卢老板和那个人脸色大变,立刻疯了一样撒腿就跑。我们也急了,以为他看出了身份,要是让他跑了我们说不定都得躺着离开洛,这时候死也要把他抓住。

 我们四个人在后面狂追。两人是分两路跑的,我们主要围堵姓卢的,那家伙见走不,突然拔出一把刀子照马刚冲过来。马刚躲避不及眼看要撞上,我把他往旁边一推,脚下一让一绊,卢骗子收不住脚摔了出去。

 老马和他的俩手下上去按住他,我转身去追那个人。我怕他和卢骗子是一路的,万一他通风报信我们的身份就暴了。

 墓区的小路坑坑洼洼不平,我的速度比那个人快的多,我的手里已经出了电击,这是马刚给我们带回来的,那人眼见跑不掉,突然一转身,惯性的作用身子依旧往前摔倒,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个东西,我扑了过去,和他滚在一起。

 那人发疯挣扎,咬我的胳膊,手拼命向往怀里摸什么,我的电击掉落一边,只能与他滚着扭打,突然一条身影在身边闪过,一块砖头拍在了那人头上,那人哼了一声身子软了。

 我趁机站起,一脚奔到他下巴上。嘴碎牙血沫出,那人当场不动了,帮我的是丁慧,她本来在看车,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了,我快速检查一下这人的全身,等看清他怀里的东西我浑身汗都竖了起来。

 这小子手里是一把乌黑锃亮的格洛克手,就是电影里方头方脑的那种手,绝对是真不是玩具,凭分量和质感能感觉出来,我当时就懵了,这家伙是干什么的?身上还有

 我意识到事情超出我们想象,没有让丁慧知道,让她下去把马刚喊上来。她走了之后我急急惶惶的把放进衣服兜里,又把他手里的箱子抢过来。人怎么办?总不能放在这里。我给老马打电话,要他们上来帮我把人下去。

 老马说目标已经抓获,他亲自看着,让那两个人上来。人给回了车里,下一步就不能再在洛停留了,我们找了个加油站加了油,马不停蹄的上了高速往回赶…回到A市,已经是夜晚11点。

 “老周,你看…”马刚把我叫到屋里,脸色难看。他们已经把卢骗子和那个人的两只手提箱打开了,一个里面全是钱,另一个里面有几包白粉。

 “这小子是捣腾粉儿的…”几个人都是脸色苍白,在路上谁也没想起来开箱看看,这要是让警察临时给碰上,全都是毙的罪。我心中豁然亮堂了,被我踢晕的那小子肯定是毒贩。

 “我说怎么看见咱们就跑呢,闹了半天在那买粉儿呢,肯定以为咱们是警察。”我心中隐约有了主意。“人在哪儿?”我决定去找这个姓卢的摊牌。两个人都被捆着手脚蒙着眼绑在椅子上,只不过关在不同的房间里。

 我脸上带着面具去找卢骗子。我伸手扯下卢骗子的蒙眼布,他早就醒了,眯着眼适应着光线。

 “卢老板,请你还真不好请啊。”“兄弟们是哪条道儿上的,有话好说,手头紧的话二三十万我还是有的,算个朋友。”卢骗子明白遇上了黑吃黑。

 “卢老板这就很聪明了,咱们也就是为求财来的。照这个户头往上打钱,两千万。”“什么?两千…万?你们疯了?我哪来这么多钱?”“你有没有钱我们清楚得很,别忘了你上次骗A市的一个人有两千万的款子没还给人家吧,那不是钱是什么?”

 “你们…是李锐派来的?”卢骗子不傻,一听就听出来了“对,我们就是来向你讨账的,只不过卢老板太不好请,咱们只能用这种方法来,现在就想请卢老板赐还那笔钱。”“我家里人见我长时间不回去的话一定会报警的。”

 “对,我知道卢老板在洛这地面儿上手眼通天,凭咱们几个当然不敢和您正面儿硬扛,所以现在请你往回打个电话就说你有事外出几天,过几天回去,让他们别担心。”

 “我不打怎么样,谁知道你们达成了目的后会不会杀我灭口。”“杀你我们拿不到钱,同样是个死。你打不打电话?”“…”“我们在这洛人生地不,你不打,你的家人就报警,到时候我们肯定跑不了,不过警察恐怕也会抓到隔壁那位吧,我们可是称了称,那几包粉儿能有五斤重,国家规定六十克以上就是死刑…”

 “哼,谁能证明那是我的…”“我们当然证明不了,不过那位可就不一定了,到时候他肯定会把你咬出来,你以为五千克白粉这样的大案敢有人帮你遮掩吗?我听说洛刚换了市委书记…

 ““把手机给我。”“这就对了,但是希望卢老板也别在电话里说什么咱们听不懂的暗语,我知道你在江湖上认识的朋友多,如果你找你的朋友来堵我们,我就把那些东西和那位老兄交给警方,咱们来个同归于尽。”

 卢骗子给家里了电话,很普通,没说什么暗语。现在他还以为自己在洛,实际已经到了A市。“说吧,李锐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俩倍。”“他给我们两百万,你能给多少?四百万?”

 “放了我,我就给你四百万。”我转身出去对马刚说了这事儿,马刚想了想,摇摇头,表示这钱不能要。这种钱要是收了,以后在道上就没法立足了,我对他有点肃然起敬的感觉。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