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9章 没说钱事
我听见男人激动地息声。果然男人突然吼了几声,抱起子将她上,股猛顶了几下就开始哆嗦了。

 子的叫声也到达高。两条白花花的身肢体绞着不动了,过了一会儿,两人分开了,先后出去然后又进来。子坐在电脑桌前穿衣服,男人则赤身体坐在上抽烟。

 “你穿什么衣服,待会儿再做一次。把你跳芭蕾舞的衣服穿上,上次干的特过瘾。”他说话带命令的口吻。“我不想做了,以后咱们结束吧。”子的声音不大,但我听得很清楚。

 “什么,你说结束就结束啊。怎么了你?今天出什么毛病了?”男人的声音变高了“不是,我就是以后只想和我老公好好过日子,我不想再出来玩了。”“你老公?我靠,他一个开出租的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以前不就是对他不满意才出来找我们玩得吗?你不是说他在上让你不过瘾吗。”

 “现在他改变了,而且也找着工作了,我也不想再这样放下去了。”“他再找什么工作能跟我比吗?”“你能跟他比吗?他是我老公。你再牛你的钱又不是我的,你能跟你媳妇离婚娶我吗?”“咱们现在这样不是好吗?那你愿意跟你老公离婚吗?”

 “我跟你不一样。我从没想过和他离婚,我爱他,除非他先不要我了,出来玩是出来玩,过日子是过日子,和爱我分得很清楚。至于你的话就算你老婆不要你了你也不敢跟她离吧?你跟她一离你就什么都没了。”

 “靠,你个货还开始立牌坊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次那个人一直有一腿吧,你是不是傍上了他就想甩了我们。我警告你,那人可不是善茬,他玩过的女人没一个逃的出他控制的。”

 “什么甩不甩?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你不信等着看吧,我会跟他说清楚的…”“承认吧,你就是傍上他了对吗?跟谁搞不是搞,我绝对比他能足你,你刚才那样你忘了。

 我这巴你都吃了多少遍了,我多少子儿都到你子里了,你的管我叫爹时候你忘了?”“你走不走,不走我给你老婆打电话了。”“行行行,我走,你等着瞧吧,你肯定会后悔。”

 “你别吓唬我,我吓大的。”“行,你有种,不信你就试试吧。”“!我跟你上过还卖给你了是怎么地?你赶紧走吧,以后少再找我!”

 男人离开了画面估计是穿衣服去了,我迅速来到家门口,躲在暗处观察。就见那男人离开了我家,我暗中开车跟着他,一直跟到长江路的银隆花园。

 然后下车,跟着他进了小区,搞清楚了他的住所才回去。我开车到了丁慧住的地方,她最近有钱了,换了个新的公寓。我进屋后二话没说就抱着她把她顶到门上了,像是强一样扯下她的内,掏出硬已久的戳进了她的户里。

 丁慧不明白我这回怎么这么猴急,只不过她这次在我的冲顶之下很快开始呻叫,底下的水了一片,我抱着她疯狂的晃动,又把她按到桌子上狂。我的都酸了,后来搂着她直接倒在地板上,让她骑在我身上动作,最后我在沙发上把腔的进了她的嘴里,让她喝了下去。

 “你怎么了?今天这么猴急?”她衣服凌乱的靠在我身边,她的人还沉浸在无边的快当中,着大半只房,上面是口水牙印。脸上却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足,嘴角也挂着一丝的痕迹。

 “没事儿,就是想你了。”“你吃饭了没?我做饭给你吃吧。”“你还会做饭?”桌子上是简单的几个家常菜,我却觉得美味可口。“老马这两天他们公司的事忙得怎么样了?”“找了个地方,在北花坛。”

 “怎么那么偏?”“他说这事不能太招摇。”“也对,到时候你就去那儿上班去了?”“他要是叫我去我就去呗。”“行啊,以后你也算是白领了。”“你不也一样,马刚不是说让你当总经理吗?”

 “我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这是心里话,我身上背着一条人命,可能将来还有第二条、第三条…“你说女人,她都喜欢什么?”我躺在她的上,疲软的还停留在丁慧体内。

 “喜欢钻石、黄金、珠宝,嗯…化妆品、车、房子…太多了,说不过来。”“哼哼,你说的这是你自己吧。”“其实,女人只要有一样东西,我说的那些就全都有了,而且那些东西加到一起也比不上这样东西好。”她趴在我膛上,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皮肤。

 “什么?钱?”“找个值得爱的男人…”丁慧的心跳的很快,值得爱的男人…我值得子爱吗?她亲口说爱我,又和别的男人滥。“这爱都是骗人的,我见过有人口口声声说爱对方,又和别的人上。”

 “爱是爱,。有人单纯为了,有人是为爱而,有人为而爱。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哼哼,没想到你一个小姐也学人家做学问。

 那你跟别人上是为了什么?为了?为了钱?”“我自从那天跟你第一次上后,我再没和别的男人搞过…”

 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清澈透明。靠,我无语,仰头看着天花板…今天到医院做了个检查,好在没得病。下午我装作毫不知情的回家,子做好了饭在家等我。

 破天荒头一次做饭,都是从超市里买的袋装成品菜,热一热就能成盘。我看她焖的米饭,水放得少了,底下糊了一层,有点夹生。她看着我,脸上很尴尬。吃饭的时候电话响了,她去接的,刚听了一句脸色就变了,生硬的说:“你打错电话了。”

 然后挂了,再接下来她心不在焉,总是不自觉地看那个电话。再响的时候是我去接的,她脸色变了变,转身进了卧室。“喂…”“喂,你是沈灵的丈夫吗?”是昨天那个男人的声音,化成灰我也听得出来。

 “我是,你哪位?”我知道子肯定在卧室的分机上偷听。“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想告诉你,我把你媳妇儿搞啦,她和好多人都睡过啦,王八羔子。

 昨天我还在你们家的上把你媳妇儿搞得哇哇叫,她还给我巴,眼,我帮你在她子了好多子,多的她的都盛不下都出来了。

 我叫她给你打电话,你接她电话的时候我正她的门,你老婆门特别紧,夹得我都到她肠子里了,她还用嘴帮我添干净,她还喝我的

 你知道我的时候她管我叫什么吗?她管我叫大巴亲爹,她说我的巴比你大,她特别喜欢我到她子里,她说想让我一辈子她的…““你个变态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我要报警啦!”

 卧室里传出子歇斯底里的狂吼,喀喇一声摔电话的声音,接着她冲出来把我手中的话筒夺下,用力挂断,接着泣不成声。我搂住她,摸着她的头发,温声说道:“别哭,我不信他放的这些狗,这人肯定是电话扰变态狂,他要是再打过来你就报警。”

 子摆了我的怀抱,回身进了卧室趴到上呜的哭起来,我跟进去,劝道:“我不是说了吗,别为这些变态生气,他放的我一个字也不相信,你是我的老婆,我是你老公,咱们夫之间要是都没有信任的话,我还不如死了好。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报警。”

 “嗯,算了,别报警了,我不想城风雨。不行就换个电话号码吧…”子眼睛红肿,脸泪痕。“好吧,听你的,这个变态是不是经常扰你?”

 “嗯…”“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我怕你多心,你最近又在新公司里,我怕影响你工作。”“委屈你了…”我抱住她“要被我抓到这个变态王八蛋我活剥了他…”子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恨意。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找机会,那个男人还是经常打电话过来,有时一天打好几个。我去查过,电话都是从公用电话上打过来的。我决定自己解决这件事,那天下午我在银隆花园门口抽烟。

 忽然远远看见一辆柳州五陵开了过来,在马路对面停下,过了会儿车上下来个人,对我招手,是马刚那两个手下之一。“你们在这儿干什么?”“马哥让我们过来做一票活儿。”

 “做谁?”我心中一动。“就是他。”我接过照片,愣住了“出来了出来了…”一人指着前面。那男人从小区里出来了,在打电话,不一会儿他上了一辆出租,我们跟着他,来到了一个酒吧。我们进去,就见他在吧台上和一个染着金发、少妇打扮的女人正打得火热。

 我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小姐我在丁慧那儿见过,她曾经偷看丁慧和我,是个劲儿十足的货,现在穿着一身红色灯绒的低高弹连衣裙,黑色细网袜,低细高黑色尖头皮靴,像个夜晚出来消遣的居家少妇。

 那小子丝毫不知大难临头,还在金发货身上抠抠摸摸,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裙子里,货假装害羞的夹着腿,推着他的手,扭过身去。我基本明白了怎么回事,和两人返回车上。

 “为什么动他?”“不知道,马哥待下来的。”“他自己要动手的?”“不是,说是有人委托的,不过没说钱的事,我看是给人帮忙的。”“看这小子的样,说不准就是动了哪个不该动的女人。”另一个说道。

 “回去给老马说,现在咱们眼看要走正道了,以后这些事能推就推了,别再沾了。好不容易起个公司别再毁到这上面。”“我也是这样想,咱们现在又不是特缺钱,何必再干这些事。”人有钱了胆子就变小了。

 “不是,马哥这些天其实都没再接这活儿了,都推了两三个了,今天这事可能是推不了。”这不可能是巧合,我心中对自己说。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