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10章 冷笑着看着
货和那小子搂着出来了,那小子摸着她的股,两人上了一辆出租。我们跟着她到了工业高专后面,这里曾是丁慧住的地方。等我们打开门进屋的时候,只是听见从一间屋子里传来的亢奋的叫和重的息,以及吱哑吱哑的剧烈晃动。

 “哦…宝贝儿,你媳妇有我好吗…顶死我了…”那小姐的叫声真的超,我看见那俩人的子支起了帐篷。“呼…那黄脸婆,哪能跟你比,我都不爱碰她…哦…再夹紧点…”我悄悄把门推开了一条隙。

 只见上那小子光着着金发货,健壮的不停的摆动,皮的拍击声清脆悦耳,他的脸趴在两团房中间。金发货抱着他的头,穿着黑网丝袜的双腿盘在他上,一只高皮靴的鞋尖上挂着一团红色的感薄纱小内

 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晃动,像一面风招展的小红旗。“哦…那你跟她离婚,好不好…我特喜欢你的大巴…顶得我好…”

 “呼…好啊…我早不想跟她过了。我一看见她就烦…我就想你的小…你的小真紧,我待会要死你…”男人的兴趣更加高昂,股筛动的更加剧烈。

 我示意他俩可以动手了,两人从兜里出电,推开门走了进去,接着就是男女惊叫声还有东西掉地下撞击声、叫骂声、搏斗的混乱声音。

 接着一个赤身体面无人的男人从屋里冲了出来,正好遇上我。看来他这身肌也不是白练的,两个人都不住他,只不过外面还有我。我面一脚蹬在他肚子上,把他踹回了屋里。跟着就是噼啪电的声音,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周哥,这次好在有你在,没想到这小子还能折腾。”那两人很有些狼狈。“你看他这身肌就知道肯定有劲儿。”

 这小子已经被电打晕了,两人用胶带封住他的嘴,把他铐起来,金发货坐在上,脸带红晕,着两个大房。部一片黑森森的,刚才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一个摄像头藏在挨着的衣柜里,录制的画面非常清晰,声音的效果也很好。那两人看着金发货,面带。其中一个扔给她两千块钱,摸着她的腿说:“没想到你这个货越来越了。

 刚才叫得那劲儿我听得都硬了,让我一炮吧。”“哼,洋哥在这儿,也轮得到你?咋着也得让洋哥先来。”货毫不掩饰对我的挑逗。

 “老马知道这事儿?”我一指货。“知道。”“那是打算以后也让她进公司了?”“差不多吧。”这都是什么人,除了就是氓地痞,开了公司也还是那样,不过老子我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去。

 “我下去等你们,你们动作快点。”等那俩人下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他们把那小子进个大旅行包里抬了下来,扔到了面包车上。

 “下面怎么说。”“这录像带回去剪辑制作一下,今天这是第三个,前几天都是找的不同的小姐。完了就往他们家里寄,这小子是吃软饭的,傍了个大他十四岁的富姐结婚,要让他老婆知道铁定甩了他。

 再给他老婆娘家人寄一盘,她娘家人本来就看那小子不顺眼,有了这把柄还不收拾死他。至于他,马哥待暴他一顿。”“周哥你去不去,你要有事我先送你去办事。”“我没事,你开车吧我跟着去看看。”

 车子还是到了郊外山上一家废弃工厂的仓库,上次我就是在这儿一嘣了那个广东的毒贩子。一杯凉水泼在脸上,那小子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被绑着,惊恐的看着我们。“大哥,我没得罪过你们,是不是误会了?”

 他强自镇定。回答他的是一记非常响亮的耳光。那小子被扇的半天缓不过来气儿,一张脸上留下几道清晰的指印,很快肿了起来“大哥,我真不认识你们啊…”他吓得都快哭了。

 哆嗦着说:“你们是不是要钱,我的钱都是我老婆的,你们可以问她要,我可以给她打电话,我保证不报警…”这回他的右脸又挨了一下,我在后面看着,冷笑着。

 “大哥,大哥别打了大哥,我错了,你们说条件吧,让我怎么样我怎么样…”“知不知道你错在哪儿了?”这种氓似的口吻好久没听到了“不…知…不…”“知不知道A市谁最?”

 “不…不知道…”又是一耳雷子,他的鼻子留血了“知不知道谁最?”“大哥我真不知道啊…”这小子眼泪出来了,反复一连串的耳光,是用一种特制的宽皮带抡圆了照脸上的,很快他的脸就肿得变型了。

 布了血印子,英俊的形象然无存。他哭爹叫妈的惨叫,嘴是血,嘴也破了,跌倒在地,哭叫饶命。

 “大哥大哥别打了,我错了,我最,我再也不敢了…”“知不知道你搞得女的是什么人,有些女的也是你能碰的?要怪就怪自己吧…”说完这俩人狠狠照他脸上身上狂跺猛踹。

 他嗷嗷惨叫,身上被绑着躲不开,疼得在地上滚。我从地上扔过去两钢筋,说:“用这个。”两人不知道我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过还是捡起来他。他身上赤身体,很快被打出了无数青紫血印,钢筋抡在上的闷响,偶尔伴有骨裂的声音。他很快被打得都动不了了,脸是血,蜷缩着身子,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两个人的钢筋都弯了。

 看看觉得差不多了,估计再打下去要出人命,回头看看我。“完了?我还以为刚开始呢?”我过去抓着他头发把他提起来,他都快站不住了,我叫那二人把他双臂分开靠墙坐着绑在墙上,两腿叉开也分别绑在地上的铁环上。

 “把DV拿过来,放放咱们看看。”一人出去了,画面中两条虫在上翻滚绞“你看,这小子巴还大的。”其他二人嘿嘿笑。“啧啧你看,还给女人,我靠你讲不讲卫生,你就不怕她到你嘴里?”

 我冷笑着走到他旁边,他战战兢兢的看着我。我抓住他的手,从他的钥匙串上解下一个钢制的尖头小钥匙,顶进了他的大拇指甲里。“大哥,大哥别…别…大哥,饶命…”他明白了我想干什么,浑身颤抖。

 “你怕什么,我不要你的命…”我握住他手腕,要是狠命往里一戳一挑,那小子疼得狂叫一声,声音之大简直要震聋我的耳朵,简直不是人动静,身体剧烈的痉挛挣扎,就像发狂的野兽,浑身的肌都鼓了起来,眼睛几乎要驽出框子,接着大小便失

 他的大拇指甲被我用钥匙钉了进去,生生给挑开了,手上一片血。那俩人也给吓了一跳,没想到我这么狠。我来到他另一只手跟前,他疼得浑身颤抖,拼命攥着拳头。我抠不开,招呼那二人来帮忙。

 那俩人也是面带惧,看我的眼神好像在看一头怪物。另一只手的中指终于被掰出来了,那小子疯了似的大喊:“不要啊,不要啊,爷爷饶命啊,爷爷饶命,啊!…”

 我没理他,带着血的钥匙尖一点一点扎进了连着指甲盖的里,一股鲜血涌了出来,十指连心,那小子简直疼的透心透肺,双眼翻白疯狂的用脑袋往后面墙上撞,咚咚咚像敲鼓一样。

 另一个人不得不专门抱住他的头,我就像听不见他的叫声,一点一点把钥匙硬生生全了进去,他的指甲已经紫了。

 “你们杀了我吧!你们杀了我吧!”他疼得撕心裂肺的狂叫,一只脚竟生生的从绳套里拽了出来,脚背上被生生蹭掉了一层皮,连着血,疯狂的蹬。我手一抖,啪的一下把他的指甲给挑飞了。

 他发出了野兽般的惨叫,头一歪昏了过去。“周…周哥,行了吧,再他怕是要活活疼死了…”那俩人也被我的狠毒吓坏了,不停的冒冷汗。

 “放心,我有分寸,他死不了,时间有的是,那句英语怎么说得来着,ITJUSTBEGING,这仅仅是开始,把他醒。”现在就是白痴也该看出来他和我有私怨了。

 两人用水把他浇醒,他气若游丝,奄奄一息。“怎么样,觉得,要是觉得不咱们还可以再来一次。”

 “不!不!…不是,不!不是!!不是,大爷,大爷饶了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大爷,大爷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我给你脚,我给你鞋,你饶了我吧,我把全部家产都给你,你饶了我吧。”

 他给折磨得快神经错了,低着头伸着舌头。“把脸仰起来!”他仰起脸,我当着他的面掏出巴:“用嘴接着我的,全喝下去,敢洒出来一点儿,我把你的手指甲和脚趾甲全挑开!”

 我又示意那两个人把这一段拍下来。这小子早就吓疯了,大张着嘴。我冷笑着把到了他的嘴里,最近火气大,特黄,臊气扑鼻,那俩人看得都快吐了,这小子着眼泪张着嘴一边咳嗽一边喝。

 最后我把到了他的头上。“好喝不好喝?”“呕…呕…”这小子只顾着吐了,听我问他,还勉强说道:“好…”“好你妈了个!”我一脚跺到他的脸上,他的牙都吐出来了。

 “都拍下来了?”俩人点头。“行了,这没你们事儿了,下去等着我吧,把DV给我留这儿。对了。

 我记着赵屯那边有个狗市,你开车过去看看,买只成年的公狗过来,再买点给狗吃的药之类的,就是能吸引公狗发情的那种药,去吧。”“周哥你…”“少废话,叫你去你就去!”我眼一瞪,两个人不敢再说话了,赶紧下了楼。“哼哼哼…”屋子里就剩下了我和他俩人,我冷笑着看着他,心中无比的快意。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