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11章 顶在朒缝上
“知道我们为什么打你吗?”“…”他脸血污,浑身臭气冲天,两只手还在不停的哆嗦,看见我过来,就像看见了鬼,眼中充了强烈的恐惧。

 “你没见过我,我倒是见过你。知道我是谁吗?”“不…”“给你个提示,你前几天还给我打过电话,说你怎么搞我媳妇儿的眼儿。”“你…是你?!”他像看见鬼一样恐惧的看着我。

 “哼哼,你搞我老婆搞得吧,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也特别过瘾吧。你不是特别喜欢给别人戴绿帽子吗?现在怎么不得意了?

 现在你知道什么叫了吧?你等着吧,还有更的在后面,我不会死你的,我只会让你到极点。”我的目光像两把刀子。“大哥,大爷,我错了,我该死!我不是人!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我一条狗命吧。”

 他像发了疯一样不断的哀求,痛哭涕。“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早干什么去了?”我点了一烟,一口把烟雾吐到他脸上。

 “你的巴不小啊,搞我老婆的时候是不是真到她子里去了?”他浑身开始强烈的颤抖“我那是粪,我天生痿…”

 “是吗,不过你看看这上面可不是哦,你看你的的多直。你的巴这么大,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吧。”我用手拄抓住他的巴,把包皮往下捋,头。

 “你的不是多吗?现在出来点救命吧…”我把燃着的烟头按在了头的眼上,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叫声,空气中有股淡淡的焦糊味…那小子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我是看着的。警察只是去医院例行公事的问了一遍就没了下文。这小子被验出毒。

 后来警察得出个结论毒导致精神错,身体上的伤系自。简直笑话。他的四肢都被打断了。

 身上大小内外伤不下一百处,六个手指甲被尖锐物体挑开,生殖器遭到高温烧灼,还遭到滚水烫,大部分皮肤落,大部分神经都被烧坏。股遭到硬物侵犯,严重裂,体内直肠里还发现疑似动物。那张俊脸更是完蛋了。

 鼻梁骨被打断,牙齿被不加麻药用钳子生拔下来四颗,两个眼睛全肿了,与猪头无异。自若能到这种地步,也算是登峰造极了,达到自之神的境界了“老周,你是不是认识这孩子。”马刚在车里问我。

 “私人恩怨。”“叫咱们打他那主儿说咱们下手太狠太变态,他花了不少关系摆平这事儿。”“那又怎么样?反正这就是最后一次接这活儿了。”“靠,你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还是别知道的好。对了,这回这主儿是什么人?”

 “规矩就是规矩,你还是别问,不过…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那破公司到底怎么样了?还开不开呀?上次那钱你去问他要了没?”

 “就这个星期的事,你等我电话吧。对了你没事也去我那儿看看,以后你都在那儿上班了,也不心。”

 “那孩子他老婆家里反应怎么样?”“都巴闹翻天了,忙着打离婚呢。那女的跑到医院里检查看传没传染艾滋病。他兄弟姐妹他爹妈着她离婚呢。那女的都快发疯了,据说去了一次医院,看见那男的就当场呕吐。”

 “靠,这么夸张?”“靠,你那招够损的,往他嘴里撒,任谁看了不吐。”回到家,装作没事儿人一样,但是子晚上却没回来,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她说是一个朋友结婚过去帮忙去了,我没动声。晚上睡觉前。

 我在她身上晃动,进出中在的包夹下茎的膨已到极限,浓热的大股大股的灌进她的子,她则发出高哦,丝袜美腿在我股上磨蹭。我退出她的道,翻身躺好,两人都在息。

 “最近社会治安真,你上街要小心点。”“怎么了?”“那天跟我那个朋友去医院办点事,看见一个男的被打得浑身是血抬到医院里了,医生说晚送来一会儿人就没救了,警察来了也不管。”

 “怎么回事?”子脸色变了“不知道,听说是好像和谁挣女人还是怎么样,那人从车上抬下来时衣服都没穿,哎呀我看那人身材那肌健美的,像是个体运动员一样,人长的也帅的。被打得惨极了,浑身上下都是烂,那血在地上滴了一路。”

 “…你在哪家医院看见的?”“三院。”“哦…十点多了,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我知道她一定会去那看看的。“大后天是我生日了,那天你请假吧,咱们出去好好玩一天。”

 “嗯,好我听你的…”生日这天。恰好是马刚给我打电话,要我过去,说是那位正主儿的钱到了,公司的事已经定下来了,那位还要请吃饭,叫我过去照个面儿认识认识,今后好打交道。我说我今天哪儿也不去,我老婆在家给我过生日。马刚无奈,只得作罢。

 不过又说了地点,让我看着办。我早知道那人是谁了,李锐。A市几个比较牛的大家族企业之一,他老头子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他们家兄弟姐妹好几个,他还有个亲生哥哥,现在管着另一家公司。

 两兄弟在暗中较劲儿争掌门人的位置。子昨天就买好了蛋糕,我把蜡烛好,摆上红酒,坐等她回来。她去超市买卫生巾去了,等来等去等到的是她的一个电话,说她一个朋友突然出了点急事儿必须要她过去帮忙,她的口气非常歉疚,一个劲儿的向我道歉,都快哭出来了,说让我在家等着她,她一定尽快赶回去个给我过生日。我沉默了半宿问她能不能不去,她说实在没有办法。我尽量抑制着愤怒的心情,温声说那你去吧,然后我捧着蛋糕把它扔到了垃圾箱里。

 “老马,我过去你那儿,你们吃完了没?”“我们现在在紫龙城的KTV包房里面,靠,劈了,叫得有小姐,你赶紧过来吧。”我来到紫龙城,这是A市数得着的高级娱乐场所,能来这里的非富即贵。

 我还是头一次来这儿,果然这里连普通服务员都面容较好,身材匀称。有钱人的排场就是不一样,牛

 包间里充斥着动感的音乐,男女狂野笑。马刚和他的哼哈二将,丁慧还有金发货都在。黑色真皮大沙发上坐了人,场面热闹混乱而且靡,男的每个人身上骑着一个妙龄女子水蛇般的扭动着肢。

 丁慧和金发货则叉着腿,两个女人着电动具,跪在她们腿间帮她们,玻璃茶几上摆放着几盒避孕套,还有叫不出名字的洋酒。“老周,哎呀你可过来了。”马刚呼哧带的从身上女人的房里出脸来。

 “快来快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李总,咱们开公司的钱就是李总给赞助了,李总,这是老周,周洋,咱们这儿第一能干的大将,你的那两千万就是他一手要回来的。

 “旁边沙发上,上身穿着白衬衣,脖子上挂着金链子,下身光溜溜的男人勉强抬起头,向周洋打招呼。他身子下面着一个,直的茎还全顶在里面,身后还趴着一个帮他丸和眼。

 “啊,不用客气,都是自己兄弟,随便挑一个妞,你,过去帮洋哥吹箫。”他支起身子,股拱了一下给他眼的女人,说着又趴下搂住身下的女人猛戳。我像石雕一样站在那儿没动,我石化了一分钟。李锐则是哦哇叫:“我靠你怎么变得这么紧了,我靠货,老子把你了吧。今天我烂你。”

 抱着身下的女体股猛烈起伏,那女人蜷缩在他怀里,不敢抬头。我的拉链被拉开,巴被掏出来,温热的嘴含住了。

 我的脑子从空白处恢复了过来。我扶着女人的头往后退,她跪着这跟着我。我坐到马刚旁边,问他:“上次是不是就是他让去打那个孩子的?”

 “什么?”马刚吃了粒伟哥,正是大展雄威的时候。我又问了他一遍。“你怎么知道的?”马刚有些诧异。“我会算命,会相面,我有特异功能。”

 我笑得很古怪,像在哭,有点神经质。“神经病…”马刚的注意力重回身上的女人。口的女人被人暴的推开了,丁慧接替了她的位置。她的眼睛饥渴的看着我,里面燃烧着的火焰。

 金发货也了过来,帮我下衣服,膛。绵软的舌尖扫过我的两个头。“你叫什么名?”“孟丹…”“哦…你上次的啊…那小子的你,没把你的烂吧?”

 “洋哥,讨厌。我就想洋哥我,不如你把我的烂吧。”要说不要脸,她远在丁慧之上。“货,叫我摸摸,看你了没?”她的内早不翼而飞,整个股上全是水。

 “靠,这么多水,你很饥渴哦。”“对呀,我的得受不了了,拜托洋哥用你的大巴帮我止吧。”

 我从丁慧嘴中拔出直的大,丁慧一脸幽怨不。我摸了把她的,说道:“找双丝袜穿上,手给我看,待会儿我要把你的子。”我从茶几上的药板里拿出一粒蓝色的药丸咽下。

 然后把孟丹放倒,分开她的两条腿。她两腿之间高高凸起的户像个馒头似的煞是人,肥厚的暗红色因为充血已变得肿不堪。粉红色的也微张着,闪烁着珠的晶莹和光泽,再搭配上那已经了一片而显得有些杂乱伏贴的黑色森林,散发出一种强烈的靡气息。

 ,是个妇中的妇,一看就知道让人过多少遍了,我在起的巴上呆了个避孕套,然后顶在上,进了淋淋的道。一就顶到了头,孟丹夸张的叫着。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