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12章 从那时侯起
穿着高皮靴的双腿叉盘在我的上,双手扶着我的,身子一扭一扭。她的房比丁慧的大,摸起来手感很,我撑着沙发的垫,膝盖顶在沙发上,脚蹬地上,快速的进出。

 丁慧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双黑色长筒丝袜,又穿上高跟鞋,叉腿站在货头顶上,手上的那粒珠,离我的脸不到两公分。

 我伸出舌头她的,她像触了电一样浑身一阵哆嗦,手的动作加快了,我用力的捣着身下的货,大概是药力发作了,我觉得巴硬的利害。

 而且没有想的感觉,孟丹的头发散,闭着眼睛只懂得大声哦呻,每一下戳到头她都会小小的颤抖一下。巴进出带出无数飞溅的水星,孟丹的腿越我越紧。我得累了。

 便把她翻过来,让她的股撅着对着我,这样就把身体的部分重量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我着她的股,玩命猛

 孟丹被我强大的力量干的身子越来越往下趴,最后更是上半身趴在沙发上,下半身跪在地上,我从后面抓住她的两团大房,死命的捏,她嘴中发出痛苦而快乐的高亢呻,身子不住的哆嗦,把我的勒的死紧,大股大股的热水从体内浇了出来,随后身子软了,好像一滩烂泥。

 我从她的道里淋淋的,一把抓住丁慧,捋掉套子,让她骑到了我的上面。丁慧激动地紧搂住我的头,大股不住扭动,显然是饥渴之极。我的心中现在实在太冲动了,只想尽情的发,什么也不要管。我将丁慧抱了起来。

 她熟练的把双腿叉勾住盘在我身后,勾着我的脖子。我兜着她的股,不停的甩动她的身体猛顶猛,丁慧仰着头头发甩,发疯似的叫。

 其它的女人们也不示弱,叫得一声比一声高,屋里充叫。李锐那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战了,他足的四仰八叉靠在大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和丁慧恶战。她旁边的女人低着头穿着衣服,头发挡着脸,像是不敢见人。

 他或许是发望,对女人已经没了兴趣,说:“你老公不是还在家等着你吗?赶紧回去吧。”女人匆匆的穿好了衣服,低着头快步往门处走。“等等。”女人在我身边停住。

 “你上次拜托我的事就是洋哥帮你报的仇,连声谢谢都不会说吗?还不谢谢洋哥?”女人低着头,头发垂下来挡着脸,双手抱着肩,身子不停的颤抖,好像在哭,好像在笑。

 我抱着丁慧停下动作,丁慧的身体挡着我的脸,只是丁慧还在不停的扭动。好像一道墙遮掩了我们彼此面对。

 “谢谢…洋哥…”我只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随后女人跑了出去。“哈哈,最近刚泡的一个小少妇,还没见过什么场面,各位兄弟别介意。”“李总这马子长的真够漂亮啊,身材好!”马刚开始拍马

 “是吧,舞蹈学校的老师,的很,就喜欢男人使劲儿她,她老公足不了她,她就出来打野食。说真的这么漂亮的女人还真少见。”李锐得意洋洋。

 “李总真是风人物啊。”“那是,我不是吹,我玩过的女人除非我主动甩了她们,否则没一个能离得开我的,就这个马子那绝对是尤物,我玩的是手随心转,一天不找我她就受不了。”

 我又开始冲顶,在的气氛中,硬直的茎深深顶到了道的尽头,头顶到了子颈口上,大股的了她的腔道,丁慧被强烈的高击垮了神经,就在我身上叫着晕了过去。

 “李总这马子泡了多长时间了。”我穿好衣服,喝着啤酒。“两三个月了,怎么了?”“没事,想跟李总学学怎么泡的,这样的美女我就没有泡来过。”丁慧在旁边打了我一下。

 “靠,老周,我跟你说,有了钱就有一切了,等你有了钱,不用你去泡,女人们就要来泡你了,到时候多漂亮的女人都不在话下。”“不过我看这个似乎还有点…”“这个才上手没多久,饭也得一口一口吃不是。

 再说了,就算她不乐意又怎么样?咱们软的不行来硬的,钱不行咱还有刀子嘛,总能让她乖乖就范。前几天她还跟我这儿装,说什么回家当个贤良母。

 今天叫她来她就得来,为什么,我就跟她说了一句,我说我玩的女人没一个敢甩我的,你想想那个人,你想不想你老公也变成那样,你自己看着办。怎么样,今天随叫随到。”

 说完他喝了口酒,笑:“说真的,我还真想调教这种良家小少妇,她越不愿意我越想调教她,把一个良家小少妇调教成风妇,这才有成就感。”我吹了个口哨“李总真是玩出境界了啊,佩服佩服,不过你说她丈夫知道了会怎么样?”

 “,她老公要是有能耐她也不会出来打野食儿了,凡是我玩过的女人那就是我的人,什么丈夫不丈夫,哪天我把她调教成了,把她老公找来,我当着她老公的面搞她,搞出个野种就让她老公帮着我养。哈哈哈哈…”啪嚓!我手里紧握的玻璃杯突然被我捏裂了一块,我的大拇指掐进了杯子里,被锋利的边缘割的鲜血直。丁慧惊叫一声,我扔掉破杯子,皱着眉捂着手骂道:“我,这他妈什么破杯子,说碎就碎了。”

 “呀,你血了。”丁慧套出纸巾帮我捂住伤口,口子很大,血止不住,地上滴的全是血点。李锐叫来领班,二话不说就是两巴掌,后来连经理都过来了。

 不敢得罪李锐,说是今天的单全免,让人送我去医院看伤。李锐依然在对经理叫骂,马刚对我说:“老周,手没事吧,让丁慧陪你先去医院看看吧。”

 李锐也让我先去医院,我知道他并不在乎我的伤,他在意的只是自己的面子而已。丁慧陪我去了医院,上次也是她陪我去医院。“你认识那个女的是吗?”从医院出来她问我。“谁?”

 “你别装糊涂。”“我没装糊涂。”“我当时感觉到了,你的心跳得很快,你的胳膊在发抖。”“你瞎巴想啥呢?我抱着你我累我胳膊不抖?”“你以前也抱过我,我怎么感觉不到你抖?”“以前时间短。”“你胡扯。”“靠,我懒得理你。”

 “你肯定认识她。”“你发巴什么神经?你没完了是吧。”“那为什么借抱着我挡着你自己?你就是不想让她看见你。”“我不抱着你我还把你撂地下?”“那为什么你后来干的那么猛?”“我,这也成罪了?我她妈干的猛不是让你呢吗!”

 “不对,你只是在发。”“我是在发,谁打炮不是发?”“你只是在发你的情绪,你当时特别不,心里有股火,我能感觉出来你身上的杀气。”“靠,你变成武林高手了?还杀气?你跟我说说杀气什么味儿?”

 “就你现在身上这股味。”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坦然地看着我的眼睛,平静中带有一种凛然的气势。

 以前她根本不敢和我这样说话,现在她身上却有种强烈的气势,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关心我,因此她无所畏惧。这种气势触动了我的心。我发现我似乎开始喜欢这样的感觉。一瞬间我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开始融化了。

 “我只想告诉你,一个女人一生最大的财富就是找到一个值得爱的男人,我知道你心里有事,你就是去杀人放火,我也想跟着你一辈子。”

 我感觉受不了她的目光,那种目光太…我突然有种心里很不好受的感觉。我在目光软化下来之前扭过头去。

 “你别瞎胡说,我干什么去杀人放火。你赶紧回家吧。”我不由分说把她推进了出租车里。回到家,子呆呆的在上坐着,说真的,我不知道该不该回来,但又怕她出什么事。我不想失去她,尽管她曾经一再出轨,让我忍受了难以想象的辱,但是,见鬼了,我还是爱她。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在她旁边坐下。

 “你都知道了?”先开口的是她,声音毫无生气。“…是。”我沉默了一下,低声应道。“你早就知道了?”“…我不怪你。以前是我没本事,现在不同了…”“咱们离婚吧。”“你说什么?”“离婚吧。”“你胡说什么?!我…不离婚!”我跳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离婚?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吗?”“我只知道你是我子,我们可以从新开始。”“你为什么不面对现实呢?我们已经这样了,我以前就过着这种的生活,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妇!”

 接着她对我坦白了一切。子不是一个天生的女人,可是,在她和我认识前,她已经有过三个男朋友,并且都有关系。少女时的子,尝到的快乐和甜蜜以后,她的心真的开始有点波动了。

 她认为我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要不也不会在众多追求者中选择了我,但是,自从我下岗后,说实话打击很大,自卑颓废了一阵儿,干什么都没劲儿。从那时起她见我长期陷于此不能自拔。

 甚至直接影响到生活,就开始不了,因为是舞蹈学校,平时课并不多。那段时间白天子起后就独自一人在家呆着,她偷偷的从女友那里借来了一些北欧的AV片。上了那些肌男,和他们持续的雄的进攻,说实话,从那时侯起,震器和假子就已经买了,只是她藏的很好,我一直没有发现。AV+震器+假茎+内心不断升温的情=红杏出墙!

 而我持续的工作不顺加自卑使我越少越与她交流,觉得自己不敢面对她。以往子出去只要说一声“我出去一下”我从来不问她去哪里。

 也许子认为我对她很信任。也许她认为在我眼中,她这个教别人高雅艺术的女子,不会和以及放有任何关系吧。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