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13章 三天后结婚
其实,平时子出去都是和一些男人女人们一起到歌舞厅里去跳舞。子喜欢跳舞。也喜欢去DISCO。那里的惑和的挑逗及暗示随处都可见。很多男人会在舞池里吃子豆腐。

 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碰感部位,她就随便了,但是,这样的活动真的是越发煽动子内心的火。她那么的受,那么多男人愿意…我当时表现又那么差,人生那么短,人生那么多苦。

 她为什么不能寻找自己的快乐呢?给我的第一顶绿帽子,是在过年后不到一个月那个星期三下午,她骗我说单位有事。

 关门出去的一刹那,她真的有点后悔。可望太旺盛了,她明白,自己更需要刺。因为当时她给自己的理由是:即便她体上不出轨,心也已经出轨了,为什么不呢?那天子打车到了那个男人家,他家是复式的大的,而这个男人。

 其实就是子教的一个12岁小女孩的父亲。男人很魁梧。子一见心里就激动。他碰她的时候,她已经瘫了,心跳的极快。只想着让他快点占有她。

 后来她通过那个男人认识了高鹏(就是被我整残的那个小白脸),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她每周都会去找那个高鹏偷情做,而高鹏这人很变态,他有一次竟然又叫了两个男人来一起搞子,其中就有李锐。

 而那次就是文章刚开始我遇见丁慧的前一天,那天我晚上给她打电话她关机,后来凌晨回给我说在医院照顾朋友,其实她在酒店里。那天子包里还装了跳芭蕾用的练功服和鞋,后来整整30多个小时里,除了中间睡觉6小时以外。他们一直在作爱。他们还让子穿上芭蕾舞的服装,却不让她穿内

 这样一直作爱…子告诉我,当时在和别的男人作爱的过程中,她内心里除了兴奋和舒服的感觉以外,什么都没想。

 但,一旦停了下来,她就会想起我,很愧疚…等到星期天下午,那个李锐开车送子到我家住的小区的时候。子身心都很疲惫,而且没有洗澡。身上和那里都是别的男人的味道。

 她的道里甚至还残留着别的男人!她的嘴也和别的男人接吻了,还用嘴…房和以及大腿都被别的男人抓的伤痕累累。我当时在上网,她自己关上门,在浴室里洗了整整一个小时!那天夜里,我对她提出了要求。子没拒绝我,或许她没脸拒绝。

 她感觉比平时要舒服兴奋。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和别的男人做过后几个小时又和自己的老公做的缘故,后来子还和原来的一个初中同学的老公发生了一次关系,而且是在我自己家里,她和我睡的上。

 那单上还残留有那个男人的斑…后来我被马刚带入了另一个世界,舍弃了人和道德,慢慢的重拾了自信,开始大把大把的挣钱。

 子说男人有了钱,就开始有了一种别样的感和魅力,她的心开始重新回到我身上,慢慢和那些男人们减少了联系。

 而我从洛回来后,我和她的心恢复了交流,她对我的爱重新燃烧起来,便下决心和李锐高鹏等人断绝往来。再后来的事情她没说我大概都清楚了。

 高鹏不愿分手,打来了恶毒的扰电话。子气不过,就去找了李锐,而李锐正好和老马打得火热,便把这事交给老马。老马正巴结他,便派人去堵高鹏,恰逢其会我也去了,亲手把高鹏折磨成了废人。

 而子却无法离李锐的控制,他以我的安危作为威胁子的手段。子看到高鹏的下场,怕我出事被迫继续和他保持关系,直到今天事情全部曝光。

 “你知道了吧,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而的坏女人,我不配再让你爱我。你去找别的女人吧,你去找吧,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踏实好受点,这是你应该的。

 今天和你做的那个女的很爱你,我可以让她来找你…“我沉默半宿,问道:“你还爱我吗?”“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有意义,你还爱我吗?”“爱又怎么样,不爱又怎么样呢?咱们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呢?子当着丈夫的面和别人通,丈夫当着子面和别的女人做,这样的婚姻还有存在的价值吗?”子哭了。

 “那不是我们的错,那是客观环境造成的,以前我们没能力反抗,现在我们有能力反抗了。”“你真的不在乎吗,一个曾经红杏出强的子。那个混蛋打电话说的都是真的。”子嘶哑着嗓子哭喊道。

 “他已经付出代价了。”“那个人是你打的。”“是。”“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配再让你爱了。”子泣不成声。“你错了,以前是我不配你。但是现在我配的上你了。”

 “我已经不干净了,我身子已经脏了,我是个货,我不配再有爱情。”子激动地摇着头。“只要你的心还在我这儿,你就是干净的,只要你的心以后都在我这儿,我就永远爱你。”

 “我的心已经空了。”“你骗人,你说过只要我还要你,你就不会离开我。你说过这话的。”

 “你…怎么知道。”我语“你别管我怎么知道,你就说你说没说过这话。”“是他给你说的?”“…是。”“他骗你的,我没这样说过。”

 “你说过的!”“你别说了!”“不是他告诉我的,是我亲耳听到的。”“什么…”“我当时通过摄像头看到了一切,我知道你还爱我!”子愣愣的看着我,突然发疯似的往墙上撞去。

 速度之快我只来得及抓住了她的一只袖子,墙上绽开殷红的花朵,很刺眼,我感觉天旋地转。医院里。子躺在病上,头上着厚厚的纱布。她了七针,以后就算拆了线,她那光滑美丽的额头也会留下永远的疤。

 “病人的伤势稳定下来了,但是情绪很不稳定。”丁慧和我站在门边,透过玻璃看着里面。“她是你爱人?”我没说话,我现在能说什么。

 丁慧抱住了我的“别冲动,千万别冲动。”我不会冲动的,也许不会…“丁慧,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从医院出来,我对她说。“说吧。”

 “在我子伤好了之后,帮我把我子带离这个城市,你们去西藏吧,我处理完一些事就去找你们。不要让别人知道。”“你要干什么?”“你到哪儿办个新的电话号码,不要让别人知道,悄悄告诉我。”

 “你到底想干什么?”“什么都别问!如果你以后想和我一起过,就什么都别问!”丁慧痴痴的看着我,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了某些东西。

 “你想杀人是吗?”“我知道你想杀人,我知道上次那个毒贩子后来是你给杀了对不对。”“我不走,我要留下来和你一起。”“你…我会去找你们的!”“万一你不来呢?”“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来。”丁慧哭了。

 “周洋,我会去西藏的,我会在拉萨等你,我会等你一年,一年后你不来,我就去间找你。”我含住了她的嘴,这是我第一次吻她…***

 马刚的公司的开张已经快半年了,这些时间他的生意异常火爆,从原先单一的盯梢偷拍发展到婚姻调查、财产调查、寻人、解决财务纠纷、提供安保服务、提供法律援助、打假反骗等好几个部门,其中不乏专业的人士,公司虽然没有营业执照。

 但是逐步在走向正规化。他的公司已经是A市乃至周边县市最大的地下私人侦探公司,全市为他工作的线人他自己也不清楚有多少,公安局有时候会把一些取保候审后消声匿迹的人的资料交给他,让他去把这些家伙们带回来。

 而法院的执行局有时候也会交给他一些欠债出逃的老赖的资料,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精力和人手去找他们,但是接得最多利润最大的还是婚姻调查。世界上有钱的人多了,包二、找二爷的男男女女们也就多了起来。

 马刚作为老板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的接待那些上门想离婚并多分财产的客户,告诉他们每周的收费是三千块,杂费另算。

 马刚的老婆成了公司的会计,他老婆的娘家人充斥着公司的内勤部门,而哼哈二将和孟丹成了部门经理,手下都管着十几号人。连以前的那两个小孩子也成了公司的职员。

 丁慧没有在马刚的公司上班,几个月前她老家来电话说的父亲出了车祸,她回老家了,后来打电话说他父亲去世了,她不会再回A市了,马刚和我们几个人凑份子给她汇去了五万块钱以示心意。我又私下里给她汇了二十万,这是我全部积蓄的五分之四。

 这半年我的生活有条不紊,派人出去要债,寻人,保镖,忙于工作。我的手下多的是退伍军人,还有退役的侦察兵,动活的事儿已经轮不到我,我只要指挥就行,渐渐的我在A市的黑白两道也有了名声。我也成了某些所谓大佬们的座上客。

 现在走在大街上,凡是认识的人看见我都要叫一声洋哥或者老周,但是我想要得并不是这些。我一直在等待…

 “老周,这次又要辛苦你了。”马刚拍着我的肩膀,手里拿着大红色的烫金请帖。是李锐的,他三天后结婚,子是本市副市长家千金,长得非常漂亮。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