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14章 里面好热好痒
副市长早年丧,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视如珍宝。他是靠李锐的爷爷起来的,现在也算是政治联姻。他爷爷当年是市委书记,现在是省人大副主席。

 “算了,工作的事要紧,能回来就回来,回不来礼金只能以后补了。”电话说外面有一组人出了事,在外地要债的时候叫人家给打了。有人住了院,我得亲自过去处理。

 “他们人前天已经出发了,我今天坐下午的火车。”十个最能打的业务员被我挑了出来,先期奔赴目的地。

 “路上保重,一切小心。”我对马刚摆摆手,以后我们将不再见面。下午,在市郊的贫民窟里,一个浑身伤疤的男人躺在肮脏的上,身上尽是烂疮,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黑暗的小屋老鼠蟑螂横行,与他作邻居的都是些乞丐汉。他的四肢都断了。

 他已经是个废人,他只是在等死。这半年里有人定时给他汇钱,延续着他的生命。因为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为了今天。深夜,在郊区山顶的废弃工厂里,在给别人动私刑的那间屋子里。

 一具烧焦的尸体蜷缩曲卷着倒在地上,浑身焦黑,烧焦的四肢被卸下堆在一起。旁边还有一些被烧焦的衣物和证件,在被烧去了一半的身份证上,还可勉强看到周洋的名字。墙上用血写了四个大字:血债血偿。

 三天后,在无数的礼花绽放下,李锐挽着他美丽的新娘走上红地毯。乐队高奏婚礼进行曲,数不清的宾客向他祝贺,无数只手在向他敬酒。他感到自己实在太幸福了,自己今生注定是要高高在上的。

 黑白两道的朋友都来向他祝贺,他哥当年结婚的时候都没来这么多人,今后自己掌门人的位置恐怕也是注定了的吧。他看见了马刚,上去拍拍他的肩,说:“老周呢?怎么没见他?”

 “公司在外面出了点事,有职员受伤了,他赶过去处理了。”“哦,这次多谢兄弟们捧场,过几天我再摆一桌,叫老周也过来。”“行,话我准给他带到。”礼车直奔新房,这是他老爹专门给他置办的花园别墅,环境幽静,风景优美。

 他谢绝了所有想闹房的人,人们知趣的离开了,没人敢忤逆他。接下来是他和他子的二人世界。他打开房门,将穿着婚纱的子抱起来,快步上了楼。推开房门,将子轻轻放在上。

 他的子还是处女,他急不可待得想占有她,但是他突然听见洗手间里有一阵水声,他感到奇怪,新房子,难道水管漏了不成。他莫名奇妙的到了洗手间,打开门,然后他看见了我。我微笑着看着他。

 “老周?你怎么在这儿?”“你今天小登科,我特意来向你庆祝,怎么,不?”“不是,老马不是说你去外地了吗?”

 “我是去外地了,不过我回来了,没告诉他们,今天是你重要的日子,我怎么能不来?我等这天很久了。”“靠,你还给我玩很什么玄虚?行了,你意思到了就行了,改天吧,改天我摆一桌好好聚聚。”

 “OK,你有这意思就行,不过我是来和你道别的,我以后就要去外地生活了,咱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有话你明天再说。”“好吧,再走之前我还没见过新娘子,我还给你们带的有礼物,不让我见见嫂子吗?”“你…好吧,什么礼物?”“你一定会喜欢,我冒着生命危险特意为你准备的,价值五十万呢。”

 “哦…”新房中,美丽的新娘端坐在边。“嫂子你好,我给你们带了礼物。”我打开手中的提箱,把里面的东西呈现在他面前。“这是什么?”他的脸色变了“我专门给你们带的,能让你到极点。”

 “什么,你神经病?!”李锐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你赶紧走吧!”新娘的脸色也变了。

 我微笑着看着他,关上门,拔出格洛克,黑口顶住了他的头。“你…你疯了?!你要干什么?!”李锐脸色大变,新娘则尖叫起来,不过没用,这里的墙壁都是隔音的。“干什么,干你老婆喽。把自己铐上。”

 我扔给他一副铐子。他没动。我对着他的大腿开了一,大腿上爆开一个血,血点渐到了新娘脸上,她立刻晕了过去。

 李锐面色苍白,捂着腿倒在地上,在我的威下,他把自己铐在了暖气管子上。我又把他另一只手铐上。他头冷汗,说道:“老周,你这是干什么?我和你无缘无仇,我哪里得罪你了明说。”

 我用布带扎住他的伤腿,他腿上的血还在就让他死最好。“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在哪儿吗?”“在紫龙城…”“对,记好,还记得我见你的时候在干什么吗?”

 “我…”“你玩的那个小少妇,还记得吗?她那天原本要给她老公过生日,给你硬叫来了。”“你…你怎么知道。这怎么了?你认识她?”“我那天没来,原本就是想在家过生日。

 但是我老婆被人给叫走了,无奈下我才去找老马他们。”“你…你…难道是你…”李锐的眼睛睁大了“我老婆并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她也没见过老马他们,她一直以为我在一家正规的公司上班。”“我…我不知道她是你老婆…”“我也不知道你在泡我老婆。”我用抹布住了他的嘴。

 我俯下身子抚摸着新娘的婚纱,新娘穿着白色的蕾丝长筒白丝袜,白色高跟鞋,腿很。我摸着她的大腿,手指伸进了她的道,笑着对李锐说:“很紧哪,不会还是处女吧。”李锐呜的摇着头,眼睛充血,可惜只能眼看着。

 我轻轻下她的内,然后慢慢的光自己的衣服,我得茎已经完全起,这半年来我一直,飞机都没打过,就是等着今天。新娘渐渐醒了,看见我的巴,吓得不知所措。我对她说:“别害怕,我和李锐是哥们儿,我们曾经互相换玩。

 他以前玩过我的老婆,所以今天他愿意把你交给我,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伤害你的,听懂了吗?”

 新娘惊恐的点了点头,副市长家的千金又怎么样,在子弹面前人人平等。我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身躯,我不她的衣服,我就想让她穿着婚纱,这样我才有征服的足感,有种毁灭的快

 “会手吗,手给我看好吗?”新娘眼是泪,对着我叉开腿抚摸着自己的,我掏着自己的,蓄积着快。新娘始终进入不了状态。我扔给她一粒红色小药丸,让她吃下,这是传说中的西班牙金苍蝇。过了一会儿,新娘的开始了。

 手的动作加快,口中发出娇和呻。我说:“你愿意和我做吗?”回答我的是的呻

 “你现在需要男人吗?”“是的…我里面好热,好,我要男人…”女人的脸通红,脑门上有细密的汗珠,两片开始充血肿

 “你要我的巴么?”“我要…我要…我要男人,我受不了了…”新娘扑上来抱住了我,身体不断在我身上磨蹭,嘴狂的吻着我的膛。我冷笑着翻身把她上,用手扶着巴慢慢顶进了她的道。

 “疼…”娘娘皱着眉,眼泪横。我股一沉,大的茎撑开了她的腔道,撕裂了那层薄膜,血了出来,新娘的指甲扣进了我的里。我开始慢慢的运动。

 渐渐的新娘的呻由痛苦变为快乐,处女的道非常紧,简直是男人的恩物,我的在强有力的包夹下做着活运动,充分享受着紧夹的快

 新娘的舌头进了我的嘴里,她的两条丝袜美腿还穿着高跟鞋盘上了我的,随着我的晃动而晃动。

 “哦…好舒服…我爱你…”“叫我老公。”“老公,我爱你…哦…”“喜欢我的大巴吗?”“喜欢…”“叫我大巴老公…”

 “哦…大巴…老…公…哦…”我抚摸着她的丝袜美腿,这两条腿正有力的勾着我的股,把我使劲往里面顶。我的头顶到尽头会感觉到一个圆圆的滑东西,我动着股,用头在上面连续不断的顶着。

 每碰她一下她就哆嗦一下,搂抱我的力量就会更紧一些。“喜欢我这样搞你吗?”“喜欢…我好舒服…美死了…哦…好像飞起来了…”还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就当着自己新婚丈夫的面在上和第一次见到的男人,她的火已被药点燃,口中发出饥渴的呻

 沾着血的在鲜里进出,新娘的部已经沾了血,我抬眼看着李锐,只见他的眼睛无神的看着他们,充了怨恨和羞。恨吧,我不过是把你给我的还给你而已。

 我动着身子,搂着穿着婚纱的娇躯,女人的快活呻接连不断,原来当着别人的面搞别人的老婆遮么

 我感觉她在抱紧我,她的身体在僵硬,在使劲。她的两条白丝袜美腿叉勾在一起盘着我的,几乎想把我的夹断。我的完全埋在她的道里,只能做小规模的运动,我的股划着圈,茎在她紧窄的体内搅动。

 “哦…快点…要来了…我要来了…”新娘哆嗦着呻道。我突然停下了动作。“你别停啊…快点动啊…快动啊…”她扭动着身体,火在她体内沸腾。“你想让我使劲吗?”“是…快我,我里面好热好,你使劲儿我好了。”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