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灰色轨迹 下章
第15章 真爱永恒(全书完)
“可是你会怀孕的,我的子会灌你的子,你以后会帮我生个小孩吗?”“会,我帮你生个小孩,你在我的子吧,你得越多我越喜欢你。”新娘的小嘴呼出人的热气,药的力量让她变成了发情的母狗。

 “可是你老公怎么办?他的腿在血啊,不管他会死的。”“别管他,让他去死好了,我就要你,你快点我啊。”

 “李锐,你听到了,没办法,你的老婆就是想要我她,谁让咱们认识呢,这个忙我不能不帮,我只能先足你老婆再管你了。”说完我开始大起大落的猛,新娘初经人事,被这一抡狂干的哀叫连连,我毫不怜香惜玉,每次都死命的顶到头,终于,新娘的身体僵住了,然后开始一下一下的哆嗦,我的全部被她进了体内。

 她的腿仍然盘在我的间,股仍在不停的动,药的药力还没过去,她仍有,而我,甘愿效劳…第二天早上,双方新人的父母都在等着这对新人去给他们请安。

 但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打电话则关机,打屋里电话则接不通。两家人耐着子等到了中午,终于忍不住了,李锐的老爹亲自到了新房,看到的却是惨不忍睹的一幕。

 他的儿子已经死在新房里了,是被人用浸的牛皮纸蒙在脸上活活闷死的,他的手指像鹰爪一样弯曲着。

 大小便失,被绑着的手腕上勒出道道血印,两个眼珠努出眶外,嘴被咬得稀烂。可见生前被窒息的痛苦折磨到了何种地步,而新娘则不翼而飞…李家立刻报了警,警察在屋中没有找到任何指纹。

 但是从屋里搜出了五包奇怪的东西,拿去化验才知道是纯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海洛因,而重量高达五千克。还有一张带血的照片,里面是一个人手持一把站在一具尸体旁。

 这是A市自建国以来发现的最大规模的涉毒案件。案件惊动了省里,而后,经人报警,警察在北郊荒山的一处废弃工厂的仓库里发现了一具被肢解得烧焦的尸体,面目已不可认,仅过现场勘查发现半张被烧焦的身份证,上面有周洋的名字。

 墙上四个大字,血债血偿!警方经过调查,马刚最终坦白说出了一切,包括以前曾帮助李锐要债,从洛绑架了卢骗子和一个毒贩到这里,强迫他吐出两千万,后来那名毒贩可能被周洋杀死的情况,又称当时毒品并没有见到,周洋自称烧掉了,但谁也没有亲眼目睹。

 掌握了这一情况,警方认为可能是周洋隐匿了毒品,后来认识李锐后,便卖给了李锐。卢骗子勾结毒贩对李锐和周洋实施报复,卢骗子想夺回那张要命的照片,毒贩们想夺回毒资和毒品,于是便对其人实施了报复。

 周洋和李锐都已被害,李锐的新婚子可能被绑架。警方的注意力给集中到了毒品上,开始对卢骗子和南方毒贩进行秘密调查。

 当然这一切都与那些死了的人无关了,后来等到他们发现其中的种种疑点的时候,才发现真正要找的人已经销声匿迹了。***尾声。拉萨火车站,随着涌动的人,一男一女出了车站,男的帅气英,女的靓丽可爱。

 随着青藏铁路的开通,这条线上往返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女人的脸红扑扑的“哇,西藏,好美的山,好蓝的天,这里的空气好好哦。这里人好多哦。

 我还以为这里很荒凉很落后呢。“她挽着男人的胳膊,好奇的东张西望。“傻,八几年的时候内地的汽车还不多见,拉萨就已经街都是了。”

 “啊?这里这么先进哪?”“这是旅游圣地,外国人多得很,所以外国的那一套来这里的比内地快得多。”“嘿嘿嘿,老公,我又想要了,咱们坏一坏吧。”女人娇媚的粘到男人身上,好象个撒娇的小树袋熊。

 “我靠,你还要?!你是魔附体还是鬼转世,在火车上你就没让我消停,你想把我干是怎么地?!到地方了再说,记住,待会儿看见人了要叫姐姐知道吗。”

 “好嘛,我知道了。”“说真的,我真搞不懂你,我曾对你那样儿,你都不恨我吗?你就这么爱上了你的仇人?你真的要舍弃过去,和我过这没有未来的生活吗?”

 “什么仇人?李锐还是我亲手用牛皮纸捂死的呢。他们李家的人没一个好货早就该死,我记得很清楚,那年我才八岁,我的妈妈就在家里被他爷爷强了。

 当时他爷爷是市长,我躲在屋里他们没看见我。”“后来我爸爸为了自己的前途双手把妈妈送了出去,妈妈不断被他爷爷、他爸爸叫去玩,后来我十三岁那年李锐这王八蛋才十七岁,他竟然也强了我妈,我妈不堪其辱,自杀了。

 从此我就一直把仇恨埋在心底,想着总有一天要让李锐家破人亡。就算那天晚上你不来,我以后也会想办法死他。”“靠,李家也算是恶贯盈了。”“所以啊,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是很感的女人,我相信我的直觉。

 我的处女身都交给了你,以后只能跟着你了,那种肮脏污秽的地方我再也不要回去了,以后你到哪儿我就跟你到哪儿。”

 “你这个小魔女。”男人刮了一下女人的小鼻子。拉萨八角街背面僻静的小巷子里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酒吧,门口的牌子很奇怪:灵丁洋。

 这里在来西藏的旅游者中间有些名气。因为它的民族特色风情。因为它的中西合璧氛围。最大的原因还是有两位美丽的女老板。男人和女人站在酒吧门口,男人看着酒吧,心起伏。半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了。

 她们还是我熟悉的人吗?“你干什么呢?进去呀。”推开门,酒吧里的灯光恬静而柔和,几个桌子上坐着旅行者打扮的酒客,正在浅酌。吧台前,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正在和吧台里面美丽的女调酒师说些什么,美女的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在应付着这个令人头疼的男子,她的脸型很美。

 只是额角好像有一处不太明显的疤痕。吧台的另一边一个同样漂亮的女人看着她吃吃的笑。男人把头上的牛仔帽低,带着女人来到吧台前。“先生你好,需要点什么?”调酒师借机摆了喋喋不休的狗皮膏药。

 “我想要一次生日,我想要一个生日蛋糕。”低沉绵和的声音,唤醒了心底的封藏的记忆。女调酒师的身子骤然僵住了,她呆呆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手在微微发抖。

 “请问这里有吗,一个半年前的生日蛋糕。”男人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脸上多了两行晶莹的东西。吧台那边的女人不敢置信的站了起来,她的手捂着嘴,眼泪夺眶而出。

 “有…有…永远都有。”激动的声音中含着颤抖的喜悦,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的相思爱,多少背井离乡的艰难困苦,多少在他乡异地的委屈泪水,在这一刻都化为微不足道的尘埃。

 “对不起了,各位,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打烊了,各位的单小店今天请了。”女人的声音带着哽咽。

 但她的泪水是幸福的味道。客人们善意的对他们表示了祝福,因为他们也感觉到了那种重逢的喜悦。吧台前的男人黯然离去,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在他出去后,灵丁洋的门轻轻的关上了。

 但是,心中的门却打开了,男人女人们相坐在一起,喜极而泣,互相诉说着离别后的衷肠。他们之间经历过磨难,经历过背叛,经历过挫折,经历过等待,但是。最终他们经受住了考验。所以。他们应该得到幸福。

 任凭时光流逝,唯真爱永恒…【全书完】  m.UjiXs.COM
上章 灰色轨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