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的梧桐院子 下章
第一章
我非常喜欢雨、喜欢雨天。坐在窗台,在雨点叮咚的背景音乐中读喜欢的书。赖在被窝,在雨声丝滑的催眠曲中做美好的梦!

 在下雨的时节,我总是能感觉心中一片空灵、一片淡然,全没有很多人形容的和烦躁!尤其是闭目细听,与雨接触的各类声音,总让我忘却周围、忘却自己。

 或许这也是一种自我的超脱吧?我在近来如此繁忙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一场雨,为我捎来一丝空闲,可以为大家继续编织《雨季》的故事!

 奈何几近岁末,俗事皆多…只是几位大大盛情邀约,让兄弟无论如何,也要挤出些些空间,为城中的各位前辈大大、为文心雕龙的各位牛人写手锦上添花,写上这篇文章,权当绿叶了。

 P话少说,大大们还是看文章吧!***透着雾气蒙蒙的窗户,张颖看了看外面,深秋的雨丝,如同一线线冰针,带来越来越多的寒意。院子里的梧桐,早已向寒冷低头,洒下地的落叶!不知道是第几次把目光瞟向院门,还没有动静…

 张颖一次次告诉自己,我是在看老公回没回来,不是…可是她心底知道,自己其实最希望看到的,将要推开那扇门的,是自己的弟弟…张亮…因为今天是礼拜五,所以,每到这天的傍晚,在b大上学的弟弟,总会来到她的家,她和老公胡军的家!

 因为娘家远在几百里外的乡下,所以,弟弟只能在休息的时候住在这里!手中做的是弟弟最爱吃的麻婆豆腐鱼,当然,老公也喜欢吃!其实,张颖和胡军是相爱的。从大学开始,两个人就是大家都羡慕的金童玉女,甜蜜的恋爱。

 然后幸运的都被分配在这个大城市,再然后就是幸福的结合。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结婚已经三年,仍然没有孩子!

 张颖曾经偷偷去妇科看过,自己没问题,那就是…可张颖怕伤了老公的自尊,这事也就这样拖着,天色渐渐的暗了,雨没有消停的意思,即使是在厨房,没有开暖气的张颖,也感觉到阵阵的寒意!

 这可能与她的穿着有些关系!平时总是爱穿牛仔的她,似有意似无意的,总是在礼拜五穿上裙子,如此冷的天气,她竟然还是穿着一条裙子,不过是羊绒的。

 为什么要穿裙子?张颖问自己,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亮亮断了那种关系吗?你不是已经暗下决心,如果亮亮还是像以前那样威胁你,你就死给他看吗?

 可你这是算什么?方便亮亮侵犯你?方便亮亮进入你只是想想,就已经的下体?你的决心呢?你的意志呢?你心里一直愧对的老公的位置呢?你真的是个的女人!

 不…不是这样的!我这样,只是为了让亮亮专心学习,不用胡思想,在外面胡作非为。亮亮不是说了吗,如果自己断绝和他的关系,他就去外面找…这绝对不行,爸妈就这一个儿子,不能让他走到路上去!

 可你张颖真的就是为了弟弟才这样的吗?你不想弟弟那英俊的脸庞、健壮的身体吗?你不想他那巨大的男吗?想到那里,张颖感觉自己的双腿之间更加润了!

 看了看锅里的鱼,张颖的目光又转向院子里。透过雾般的雨丝,似乎看见院门动了一下,张颖的心也随之猛地颤了一下!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不用看清楚面孔,张颖知道,那是亮亮,因为老公没那么高。

 心脏怦怦的开始剧烈工作着,把大量的血输送到每一个需要的细胞里。寒意在霎那间消失了,代之的是小腹升腾而起的阵阵热!张颖的眼光一直没离开过那个身影,在大门口逗留了一下,然后快步奔进客厅中。张颖心中默念“一…二…三…”

 然后自己被揽入一个温暖的宽大的膛,一股热气吹到自己的耳窝,让张颖浑身颤抖着:“颖颖…想死我了…”

 与此同时,自己一对圆滚的房,就被一双大手包围了,必须要拒绝,张颖告诉自己,双手向外攘着,想要把那双手推出去:“我是你姐,不许叫我颖颖…不要…”

 可是力量的悬殊显得那么重要,那双手仍然紧紧占据着那对柔软,隔着一层衣,一层内衣,张颖仍然能感觉到手掌的温度正不停的传到自己的身体中。

 弟弟显然没有理会姐姐的要求,他的嘴开始寻找姐姐那娇的红:“颖颖…你是我的颖颖…”扳不开亮亮的手,张颖把手背到身后要推开弟弟越来越紧的身体。是无意的?她的手碰触到一个坚硬的器官。

 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应该立即挪开小手的,可是她的手为什么却更加的用力握住了?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真大啊…像是受到了鼓励,张亮的手一只开姐姐的衣摆。

 直接进了内衣中,里面没有罩,他抓了把的滑腻柔软,还能感觉到尖上的坚,另一只手把姐姐的粉脸转了过来,张口含住她的樱,把姐姐的呢喃含进嘴里!

 美美的品尝了一个礼拜没有品尝的甜蜜口水,张亮好一会才松开气吁吁的姐姐。张颖逮住机会,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这死小子,每次都把自己吻到透不过气来。

 感觉到自己的裙子早已被亮亮了起来,一只温柔的手正在自己泛滥的私处摸索着,一直紧紧抓住弟弟茎的手紧了紧:“你要…就快些…你姐夫要回来了…”这次张亮很听话,他收回手,飞快的把自己的宝贝从子里解放出来。

 姐姐的裙子已经被他部以上,内也被他拨到一边,肥美圆滚的部中间,乌黑的漉漉的贴在两片紧紧粘在一块的上。张颖已经熟练的把化气给关了,双手扶在灶台上,股微微撅起。

 张亮扶着自己的宝贝,轻车路的顶进让他朝思暮想的温柔乡“嗯…”两声快乐的叹息织在一起,就如同一曲春天的赞歌,而此时窗外,风和雨所谱写的摇滚。

 对于情燃烧的姐弟俩,早已没了脾气。张颖不敢闭上眼睛来享受这美妙的快,她不时的张望着院门,害怕会突然打开。

 张亮似乎已感觉到姐姐的顾虑,他俯下身子,一边在姐姐体内剧烈的运动着,一边告诉她:“颖颖…好好享受,我把大门扣上了…”张颖回头白了弟弟一眼。

 然后闭上一双美目,专心享受弟弟带给自己的快。娇的呻也不时从嘴中溜出来,只是因为有风雨的掩护,他们并不怕会漏出去!“亮亮…快些…快些…”

 随着雨点的急促、风声的凛冽,张颖心中的火把也越来越旺。那铁一般坚硬、火一般滚烫的生命之,每一次撞击,都给她送来更高的温度,似乎要在这寒冬将至的时节,把她带回热辣辣的浓夏!

 就在张颖似乎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敲门声的时候,最烈的几次冲击让她失明了,眼前只能看到姹紫嫣红的朵朵鲜花“啊…”美丽的高让她不顾一切的叫喊着。

 就连那窗外风雨,似乎都不能阻挡她对快的呐喊!张亮也听到了那阵敲门声,对于姐姐这个时候的喊叫,他想阻止,可是正在往姐姐的子深处源源不断供应华的他,暂时已经没有阻止的力气。张亮虽然对姐姐无以复加的恋,但是他还是怕被姐夫发现的。

 刚刚,他就俯身趴在姐姐的玉背上,一直用手掩在姐姐的嘴巴上面,轻声息着:“姐…是不是姐夫回来了?”稍稍平静一些的张颖拨开弟弟的手:“坏东西,你还怕你姐夫…还不把你那脏东西拿走?”

 这时,敲门声又传了进来,这次清晰的多了,张亮足中带着惊慌,连忙将渐渐疲软的离姐姐的温柔,一同出来的,还有一股白色的

 张颖已经顾不得擦拭,连忙放下裙子,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弟弟:“快穿好衣服,看看有没什么不妥的…”本来红晕面的她,走到院门后面的时候,已经平淡的和墙角的一汪积水没什么两样!

 跺着脚、着手的胡军,嘻嘻哈哈的从张颖的边上挤了进来:“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冻死我了…这鬼天气,说冷就冷到底…”张颖关上了院门:“我给你们做豆腐鱼呢!喊亮亮给你开,那懒猫躲在厕所里…快进屋去暖和暖和!”

 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厨房的窗户。晚饭很丰盛,一桌子好吃的。胡军嘿嘿的笑着夹起一块烧牛,边吃边说:“老婆知道我最近身子虚,这么多好吃的给我补补是不是?”

 张颖瞟了一眼埋头吃饭的弟弟,对老公埋怨道:“这么多的菜还堵不住你的嘴,快吃你的吧!”胡军转移了说话的对象:“亮亮,我们单位最近来了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长的比你姐还漂亮,要不要姐夫给你介绍介绍?”

 张颖又白了一眼老公:“没大没小的,怎么拿我比起来了?”不过她还真的想要弟弟能有个女朋友,那样…她往弟弟看去。张亮一边吃着碗里姐姐给他夹的鱼,一边跟姐夫说:“姐夫,我有女朋友了,你还是别心了!”说着偷偷向姐姐眨了下眼睛。

 张颖连忙埋头吃饭。胡军说:“好…算我瞎心…对了,我等会吃完饭还要去出差,颖颖你给我准备点厚衣服!”

 张颖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晚还要去出差?明天没天了?”胡军也是苦着脸:“妈的死老板要我和他一起去广州参加个什么博览会,坐晚上八点的火车…”  M.ujIxS.cOM
上章 姐姐的梧桐院子 下章